145. 阿帕(1 / 2)



推荐阅读:

在玄界的傳說裡,作為自古相傳的四聖獸之一的玄武,天生就擁有操縱水與土的能力。

隻不過在操縱土的權柄能力方麵,玄武是要與青龍均分。

這也是為什麼在玄界的諸多門派學說典籍裡,都用玄武作為鎮壓水域象征的原因。

阿帕沒有想到,魏瑩居然有第四隻禦獸。

而且還是一隻擁有純正血脈的玄武!

這是情報上沒有提及到的信息!

阿帕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不同於魏瑩的另外三隻禦獸,玄界都有著非常清楚的認知:魏瑩在玄界之所以如此揚名,甚至曾被獸神宗的宗主看好,以至於一度被稱為小獸神,為自己博得一個“猛獸”的彆稱,就是源自於魏瑩對這三隻禦獸的悉心栽培——從普通野獸一步步的成長到靈獸,甚至是人為移植激活了聖獸血脈。

這點,在整個玄界絕對是獨此一例。

所以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都很清楚,魏瑩的手上有激活了朱雀血脈、青龍血脈、白虎血脈的三隻靈獸。隻要給予魏瑩足夠的時間讓她繼續悉心栽培這些靈獸,讓它們的血脈力量徹底顯現,那麼這三隻靈獸就絕對能夠蛻變成聖獸,甚至是神獸。

不過在此之前,它們依舊隻是靈獸而已,最多隻是擁有一點類似於聖獸的力量,並沒有真正的完全具備聖獸的能力。

但玄武不同。

這頭玄武幼崽雖還隻是幼年期而已,但它天生就是一頭聖獸,與魏瑩的青龍、朱雀、白虎這三隻偽聖獸截然不同。

所以如果這頭玄武願意的話,它是真的能夠操縱這片水域的力量——畢竟,這片水域也並非真正的湖水、海水,而是阿帕以術法的力量再加上自身的領域能力所隔絕出來的“死水”,所有的暗流全部都是他自己利用術法的力量形成的,與天地神威所形成的自然偉力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

阿帕的雙眼微微一眯。

他發現,自己操縱這片水域的力量並未受到乾擾,在水域之下十數道暗流縱橫交錯,以這些暗流和漩渦所形成的力量衝擊,任何卷入其中的東西,哪怕就算是修士也休想完好無缺。

要知道,那可不是簡單的暗流操縱而已。

阿帕的領域能力可不僅僅隻是禁空,否則的話他也沒有那個自信敢叫囂說王元姬和宋娜娜來了也沒用。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阿帕望著站在玄武背上的魏瑩,然後笑了起來,“看起來,你還沒有馴服這頭玄武幼崽呢,難怪從來沒有見到你將這隻小烏龜召喚出來。”

魏瑩冷冷的望著阿帕,但是卻沒有開口反擊。

她的心神完全沉浸在和玄武的溝通上。

“幫我鎮壓水域!我可以幫你開眼!”

“不。”

“為什麼?”

“你打我。”玄武的意識傳遞,有些委屈和懊惱的情緒。

“我什麼時候打你了!”

“之前。”對時間的流速感知有些緩慢,玄武無法準確的說出具體時間,但並不代表它就真的不知道,“兩次。”

魏瑩知道玄武說的是哪兩次。

第一次是在靈湖山水小秘境內,當時魏瑩為了趕回太一穀,所以不得已動用了一點暴力手段,強行收服了玄武。

第二次,則是在太一穀內,她將玄武放出來打算開始進行調教馴養,結果卻沒想到玄武居然試圖趁機偷跑。

這兩次揍玄武的行為,魏瑩可沒有留手,而且打完後還關到禦獸環裡——那可不是什麼好東西,完全就是一個獨立的幽閉空間,隻是時間流速會減緩了,能夠大大的延遲禦獸環內禦獸的一些需求,以及傷勢惡化——所以對於玄武來說,魏瑩的這種行為自然是讓它極為不滿。

要知道,在獸神宗的靈湖山水小秘境裡,它一直都活得相當自在,甚至可以說是無憂無慮。

哪曾想還沒長大,就遭到了一頓教做人……獸的毒打。

玄武的小情緒瞬間就爆發了。

“你記錯了。”魏瑩直接開口說道,“第一次打你的是小青和小紅,第二次是小白和小紅。跟我沒關係。”

魏瑩的頭發裡,傳來一陣騷動。

她伸手拍了一下,頭發頓時就老實了。

“是……這樣麼?”玄武迷迷糊糊的,“那個在天上飛來飛去的,最討厭了。”

“那是小紅。”魏瑩開口說道,“你幫我鎮壓水域,消除暗流,讓這片水域平靜下來,我回頭就抓小紅給你打一頓。”

玄武沒有回答。

“怎麼樣?”

“那,開眼呢?”玄武的尾巴扭動了起來。

它的尾巴是體長的兩倍,足有近二十米的長度,而且直徑差不多需要三名成年人合抱。此時因為興奮,它揚起尾巴然後又重重的拍向水麵,頓時就炸起數道十米高的水花,巨大的力度向著水域下傳遞,頓時就又化作了數條新的暗流在這片水域內激蕩著。

這數道新的暗流,並非是由阿帕控製的暗流。

反而因為力量的衝擊和傳遞,破壞了阿帕在這片水域布下的暗流網絡,整個水域的局勢轉瞬間竟隱隱有點失控——水麵上,陡然浮現出數個巨大的漩渦,所有被卷入其中的樹木竟瞬間就被水流給絞碎了。

阿帕的臉色都不由得微變。

他的目光緊緊的鎖定在玄武的身上,僅僅隻是一個無意識的舉動,都能對他的水域產生巨大影響。

這個變數,是他沒有預料到。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顯得格外的焦急:不能繼續這麼放任下去了,水域的力量已經不是絕對依仗,看來還是得動用其他手段來解決對方。

“你隻能選一個。”魏瑩沒有注意到阿帕的神色變化。

若非此時情況特殊,她甚至不會放出玄武,這頭強行收服的靈獸雖然成長潛力極高,但它畢竟還隻是一個幼崽,大概就相當於五、六歲的孩童,正是屬於頑劣的年紀。任何禦獸師都不會與這種不穩定的禦獸合作配合,必須得經過相當長的馴養,直到徹底讓其明白規矩後,才會正式采用。

隻是,魏瑩沒得選擇。

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會無限放任玄武的要求,因為她很清楚,一旦此時不做限製的話,那麼以後她再想馴服這頭玄武,就幾乎不可能了。

“可是,我都想要。”玄武又要鬨情緒了。

“成年人才能全都要,你現在隻是小孩子,隻能選其中一個。”魏瑩開口說道。

“那……”

“嗖——!”

銳利的破空聲,驟然響起。

魏瑩猛然抬頭,卻見阿帕踏水而至。

他的速度是在太快了,以至於身形幾乎都要化作一道虛影。

如果不是藏在魏瑩頭發裡的青龍警示,魏瑩恐怕得等到阿帕臨身才能夠發現對方的襲擊——不過此時就算發現了,她也沒辦法做出太多的選擇,因為她的身體動作跟不上她的反應思維,因為阿帕的速度是在太快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