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第四頭禦獸(1 / 2)



推荐阅读:

漫天星屑火焰,轉瞬間就被阿帕的水箭全部點滅。

而由此產生的高溫蒸汽,在天空中彌漫成霧,甚至逼得朱雀都不敢輕易下降高度。

正如它所散發出來的火焰並非凡火,阿帕所凝聚出來的水箭也同樣不是凡水,而是由靈氣凝聚而成的靈水,是屬於術法的力量。所以這兩種並不屬於凡間事物的水與火在彼此碰撞之後所產生的高溫蒸汽區域,自然也就同樣不是朱雀能夠輕鬆穿越的區域——或許當它蛻變為真正的朱雀時,就能夠穿越這種高溫區域,無懼蒸汽燙傷。

但是此刻,隻是偽朱雀的小紅,便隻能在高空中盤旋,無法降落。

“傳聞魏小姐有三隻靈獸,分彆取名小青、小白、小紅,象征著青龍、白虎、朱雀三聖獸。”阿帕輕輕的揮了揮手,甩掉了右手上的水珠,麵帶笑意的說道,“如今嘛……白虎重創,朱雀也被驅逐,你也就隻剩一條青龍了吧?……哦,不好意思,說錯了,是一條青蛇吧。”

阿帕的臉上,滿是猙獰惡意的笑容。

魏瑩沒有開口,隻是神色凝重的望著對方。

她能夠感受的到,阿帕那絲毫沒有掩飾的殺意。

做了一個深呼吸,魏瑩的神色也漸漸變得平靜下來。

她很清楚,既然眼前這名妖族鐵了心的想要將自己和蘇安然都在這裡殺死,那麼他就不會顧忌太一穀的名聲,也不會在意自身氏族的問題。所以想要以太一穀作為威懾的話,於對方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意義,反而還會被人嗤笑。

儘管魏瑩早就知道,玄界不可能放任太一穀這麼一直壯大下去,這種顧忌遲早有一天會變成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隻是她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

不……

魏瑩神色變得認真嚴肅起來。

其實她們早就應該想到的,隻是一直以來過得順風順水,以至於忽略了這其中最為關鍵的一點。

老三突破到地仙境了。

在這之前,太一穀除了一個穀主黃梓之外,門下其他弟子的實力都隻有凝魂境和本命境,雖說橫壓了整個玄界所有這兩個境界的修士,但在許多宗門眼裡,這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隻是小打小鬨而已。而且因為黃梓的耳提麵命,所以很多大型秘境,太一穀從來就不會去參與。

可隨著唐詩韻的境界突破,這就意味著,日後太一穀在這些大型秘境的競爭上,也擁有了足夠的話語權。

這無疑是動了很多人的蛋糕——不僅僅是人族,妖族也同樣在列。

此時此刻,魏瑩總算明白,為什麼黃梓之前要讓她們壓製自身的境界修為,儘可能的把自身的根基底蘊修煉穩固後,再去嘗試著踏入地仙境。

以前的時候,隻以為是黃梓不想讓她們根基不穩。

如今方明白,這是一個信號。

一個太一穀已經做好準備,要跟其他宗門開始競爭秘境資源的信號了。

想明白這一點,魏瑩的內心已經不再存有任何僥幸的念頭。

“走!”

魏瑩低吼一聲,然後整個人竟是不退反進的朝著阿帕衝了過去。

“找到老五和老九,告訴她們,妖盟的真正指揮者不是敖蠻!”

敖蠻,雖是碧海氏族的七王子,但就以他的身份而言,是做不到讓阿帕毫不顧忌的出手,因為一直以來,不管是妖族還是人族,之所以沒有對太一穀的弟子以大欺小,就是深怕黃梓不顧身份的強行出手。

這一點,也是玄界一條默認的規矩。

下位者除非是對上位者進行挑釁,否則的話上位者是不能輕易對下位者出手的。

如若不然的話,整個玄界早就亂套了,哪還會有其他實力低微的修士的發展空間?

當然,這個默認的潛規則也並非是絕對。

那些沒什麼背景身份的小門小派,就算是被人欺辱了,也隻能自己默默承受。

畢竟沒有人會去替他們出頭。

可太一穀並非如此。

黃梓的實力之強橫,絕對能夠在玄界排得上號。

所以阿帕的對手,隻會是王元姬、宋娜娜這樣的凝魂境修士,而非魏瑩、蘇安然這樣的本命境。

但現在,阿帕完全不顧自身與魏瑩之間的差距,一副就是要置對方於死地的態度,絲毫不怕黃梓秋後算賬,這樣的狀況可不是一個敖蠻能夠命令得了的。

所以在這背後,必然會有一個比敖蠻身份更高的人。

“你真聰明。”阿帕看著朝著衝了過來的魏瑩,輕聲笑道,“不過你的表現越是如此優秀,我就越不可能讓你們活著離開。”

“說得好像我不表現得這麼優秀,你就會讓我們活著離開一樣。”魏瑩冷笑一聲,直接開口譏諷道。

“也是。”阿帕笑了笑。

然後下一刻,隻見阿帕抬手輕輕一舉:“起。”

在他身後的那個湖泊,陡然升起了一道寬十數米、高數米的巨大水幕。

“你們不應該躲到這裡來的。”阿帕搖了搖頭,臉上帶著幾分戲虐,“如果換一個地方,我或許沒那麼容易對付你們,但是在這裡,就算是王元姬和宋娜娜來了,也不一定會是我的對手。”

“嗬。”魏瑩麵露不屑之色,“也就她們兩人不在的情況下,你才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了。……你敢當著她們的麵說這話?”

“我當然敢了。”阿帕笑道,“隻不過,你這輩子是沒機會見到了。”

舉起的右手,猛然揮落,帶著阿帕癲狂而又顯得格外猖狂得意的笑聲:“落!”

水幕轉瞬間便化作了海嘯,朝著這片樹林猛然衝落。

巨大的高度差所形成的水流衝擊,其破壞力有多麼可怕,不管是蘇安然還是魏瑩,兩人都非常的清楚——距離湖泊最近的那一排樹木,頃刻間就被這些水流衝擊得連根拔起,然後又順著海嘯衝刷的力道,宛如攻城錘般的向前衝了過去,然後撞倒了更多的樹木,將整片水域都化作了死亡區域。

魏瑩和蘇安然,都如同阿帕一樣,迅速升空懸浮起來。

海嘯的衝擊有多可怕,蘇安然和魏瑩不會不知道,畢竟他們之前所在的世界,可跟玄界以及王元姬的世界不同,他們是見識過這種大自然力量的可怕程度,因此自然也知道該如何避免被卷入到海水的暗流之中。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