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青箐(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看著青箐,神色顯得格外的詭異。

他之前一直都以為,狐妖都是那種霍亂天下的女人,畢竟|“魅惑”這個詞就是專門用來形容她們的,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騷狐狸”這種說法了。

但是現在,蘇安然覺得,玄界的狐狸可不是那種澀氣滿滿的小sao貨。

她們的本質都是瘋的!

青玉是瘋的,青書也是,現在青箐同樣也是!

喜歡我?

這是什麼鬼?

“咦?是不是沒見過像我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呀?突然被我說喜歡,你激動得都說不出話了吧?”青箐的臉上,流露出相當興奮的神色,“不是我自誇呀,我可是我們青丘氏族裡這一代最漂亮的,就連姐姐都沒有我漂亮哦。”

蘇安然臉色抽抽。

平心而論,青箐的容顏的確是屬於相當驚人的類型。

以蘇安然至今在玄界遇到的諸多女性裡,唯一能夠和青箐在相貌這方麵一較高低的,隻有九師姐宋娜娜——並不是說方倩雯、唐詩韻、葉瑾萱等就有所不如,而是在綜合氣質等方麵的因素上,宋娜娜的確是壓了整個太一穀其他八女一籌。

不過現在,倒是要加入一個青箐——這是一位氣質多變且能夠完美相容的獨特女子。

就這麼短短幾分鐘的接觸,她就先後展示了冷豔、天真、乖巧、調皮、活潑等多種性格氣質。

但這些都不是蘇安然覺得無語的地方。

真正讓他感到無語的,是在玄界這種世界觀的世界裡,漂亮有毛用啊?

“你確實長得很漂亮。”蘇安然開口說道,“不過據我所知,你的天賦……似乎並不怎麼樣?”

“哼哼哼。”青箐突然一臉驕傲的笑了幾聲。

如果她這個一臉得意驕傲的笑容,是搭配叉腰的動作來展示,那倒是會顯得有幾分傲嬌的味道。

但很可惜,她沒有,所以這味道就遜色了一點點。

“不是我自誇……”

聽著青箐的話,蘇安然開始懷疑,他之前聽說的情報是否有誤,眼前這位青箐也是一位擅於藏拙的人?

畢竟,青丘氏族已經有一位懂得藏拙隱忍的青樂,再出一位青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在整個青丘氏族如今年輕一代的天資方麵,我可是能夠排進倒數前五的!”

蘇安然的表情已經僵住了。

你的天資已經爛到這種鬼樣子了,那你驕傲個屁啊?!

你真的是青玉的親生妹妹嗎?

你怕不是出生的時候被人狸貓換太子了吧?

“咳。”一旁的夜瑩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輕咳了一聲,“雖然青箐小姐在術法天資方麵不儘人意,但是她卻是擁有其他方麵的強大優勢,這一點是其他王狐都無法比擬的。”

蘇安然翻了個白眼:關我屁事。

“青箐小姐……天生就擁有媚骨,她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掌握了一項本命神通,而且因為媚骨的緣故,她無法修煉其他功法,哪怕強行修煉,也事倍功半。”黑犬在一旁解釋道,“所以她的個人實力並不算出色,但是在洞察人心以及……其他方麵,她的天資可以說是得天獨厚,或者說……整個青丘氏族裡最強的。”

蘇安然知道黑犬沒有說出來的“其他方麵”指的是什麼。

媚骨天生,這並不是人族的獨有專利。

或者說,最早的時候,這項特殊能力就是狐妖一族的專屬天賦。

就如同人族常言的佛子、道體、劍胎、先天正氣一樣,都是屬於這方天地給予世間物種的一種饋贈:這類人在修煉對應的功法時都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經由他們這類人的出手,功法威力都要遠超其他修煉同樣功法卻沒有特殊天資的人。

但是,就蘇安然所知,他並沒有聽說過擁有此等特殊體質的人,在修煉其他類型的功法會事倍功半。

很顯然,青箐是屬於比較特殊的那一類。

“青玉需要的可不是《天狐心法》。”蘇安然開口說道。

“我知道呀。”青箐點了點頭,“姐姐曾經嘗試教我《妖皇典》的,隻是我比較笨,沒學會。但我還是將整本《妖皇典》都背下來了。”

“背下來了!?”蘇安然一臉的震驚,“包括妖皇圖錄?”

“包括哦。”青箐嘻嘻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能夠記住,但是我就是能夠全部背下來,而且還能夠還原。……或許,這就是我所具備的特殊本事了。”

青丘氏族一共有三套功法,分彆是《天狐心法》、《青丘九訣》以及包含了妖皇圖錄在內的半部《妖皇典》。

青丘氏族,除了身為金玉錦毛狐的王狐一族外,還有夜狐、火狐、碧眼凶狐、白玉雪狐等四狐豪族。不同於四狐豪族需要積累功勳才能夠獲得九尾大聖賜予的《青丘九訣》修煉機會——而且還是有所刪減的版本——王狐一族直接就是以完整版的《青丘九訣》作為根基功法開始修煉。

《天狐心法》雖然也是和《青丘九訣》同等級彆的功法,但是這門功法卻隻有擁有媚骨——不管是先天還是後天——的狐妖,才有資格修煉。雖說在功法威力上不及《青丘九訣》,但是《天狐心法》修煉的是本命神通而非術法,兩者在作用方麵本來就不一樣。

至於《妖皇典》,那更是非常特殊的功法。

隻有參悟了妖皇圖錄上所記載的奧秘,才有資格修煉《妖皇典》,否則的話就算看到《妖皇典》所記載的內容,也根本就無從下手修煉——值得一提的是,另外半部《妖皇典》是在幽影氏族的手上,但是幽影氏族卻沒有妖皇圖錄這一卷畫冊,所以她們根本就無從修煉,隻能參悟部分內容然後創立出屬於她們幽影氏族自身的功法。

蘇安然也正是了解其中的隱秘,所以他的本意是想從青書這裡獲得《青丘九訣》的修煉功法。

至於《妖皇典》,他乾脆就當不存在。

因為他知道,妖皇圖錄上麵所繪製的妖皇像是包含了某種道蘊的,那玩意可不是素描就能夠解決的事:如果不能將其中所蘊含的道蘊法理一起繪製,那麼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張妖皇像罷了。

而此時,聽青箐的意思,顯然她記住的並不是一張妖皇像。

這才是蘇安然震驚到難以置信的原因。

“難道說……你這是《天狐心法》的另一種妙用?”蘇安然開口說道。

青箐臉上原本笑嘻嘻的神色,瞬間消失,轉而變得凝重起來。

場內的氛圍,瞬間有了些許的變化。

蘇安然知道自己猜對了。

青箐雖然在天資方麵不佳,但是如果她真的是個花瓶的話,那麼她也不可能被三公主一脈的人推出來接任青玉的位置。雖然她不算是藏拙,但是隱藏在她嘻嘻哈哈的天然外表下,或許才是三公主一脈真正隱藏著的利器——妖族與人族一樣,都有曆練的說法,所以一旦將青箐放入玄界,憑借她洞察人心的本事以及天生媚骨的能力,恐怕會有不少人族修士淪陷。

要知道,人族對於狐妖一族的接受程度可是非常強的,甚至常有人族以擁有一名青丘狐妖為道侶而驕傲。

所以隻要青箐開始曆練,順利打入人族,憑借她所具備的特殊能力,恐怕人族各家的功法都會被她搜羅一空。

蘇安然此時才驚覺,她之前所說的需要三十年布局來弄死青書,並不是在開玩笑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在青丘氏族的重要性隻會越來越大,最終壓過青書一頭也並非不可能。

“你真的非常聰明呢。”青箐沒有否認,“難怪姐姐那麼喜歡你。……嗯,我開始真的有點喜歡上你了。”

“原來之前是在說笑呀。”

“當然了。”青箐一臉認真的神態,“我又不是姐姐那種喜歡幻想的笨蛋,從來就不會相信一見鐘情,而且這和我從小接受的教育方式也有所違背。……你其實是個很危險的人,身上有著太多姐姐所向往的特征了。”

蘇安然和青玉是有過深入交流的,所以他自然清楚青玉所渴望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因此對於青箐這句話,他同樣沒有反駁。

因為對方說的是事實。

“我跟姐姐不同,我喜歡聰明人。”青箐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你們人族的書籍裡都記載了,和聰明人交流就會讓事情變得非常簡單,而且和聰明人結合的話,生下來的孩子也會非常聰明。”

蘇安然臉色一黑。

他有些不太適應青箐的說話方式,因為他發現青玉這個妹妹比青玉那個笨蛋要難纏得多了,對方不僅才思敏捷,而且思維方式也相當的跳脫,恐怕一般人都很難跟得上對方的思路。

這樣的人,說實話蘇安然是相當討厭的,因為很難從對方身上占到便宜。

他有一種在和另一個自己交流的感覺。

“沒事少看些有的和沒的。”蘇安然最終隻能臉色發黑的說了一句,“人族很多書籍都是在胡扯,你看多了對你沒什麼好處。而且如果你真的以那些書籍來推論人族的話,將來你在玄界曆練的時候會吃很多虧的。”

青箐的修為並不強,也就蘊靈境二層的修為,比起青書都要差得遠。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