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 / 2)



推荐阅读:

青書麵色平靜,實則內心卻是有幾分慌亂和憤怒。

這次跟著她一起進來的部下,除卻她自己出資聘請以及氏族裡安排來保護她的妖修之外,一共有十三人,其中五名都是本命境修士,剩下的八人則是蘊靈境。

雖說這批蘊靈境修士的修為有高有低,但是他們卻是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日後必然能夠以蘊靈七層以上的修為開始渡雷劫,等若說這些人,未來都是實打實的本命境修士。

這一點,也是青書願意將這些人帶來秘境的原因。

畢竟他們都是自己未來的助力,所以提前讓他們感受一下更為激烈的戰鬥氛圍,不管是對他們還是對自己來說,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是,龍宮遺跡秘境內的靈氣濃鬱程度,遠超玄界的正常地方,如果能夠在這裡獲得充足時間的修煉,他們也能夠更快的達到本命境的修為。

畢竟蘊靈境的境界,可不是通竅境第五重那樣需要感悟,隻要用足夠的靈氣就能夠加速修煉——天資這方麵,他們肯定是不缺的——所以將這些人帶到龍宮遺跡秘境來,最終受益的必然是她自己。

至少,在此之前,青書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隨著傳來妖族與太一穀弟子交手的消息之後,這一切都開始變味了。

尤其是現在。

更讓她感到憤怒的,是這些人居然拋下了她獨自逃難。

這是青書所無法忍受的背叛!

如果是那些蘊靈境修士,青書還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的修為太低,根本就發揮不了多少戰力。

可這些獨自逃跑的人裡居然有兩位本命境的妖修,青書的怒氣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堅持一下吧,等袁飛趕來,我們就安全了。”青書開口安撫了一下身邊剩餘的幾人,“我已經給袁飛傳信了,他很快就會趕到的。”

青書沒有提到許渡和玉離,是因為她知道,這兩人已經被敖蠻調集過去相知林找王元姬和宋娜娜的麻煩——雖說玉離是她背後的三公主一脈找來保護她的,但是她很清楚,就算此時傳信給玉離,也已經來不及了。

唯一的希望,就隻有遊離在外的袁飛。

“希望趕得及吧。”宰冉輕歎了一口氣,“太一穀的人果然名不虛傳,每一位都有著近乎於同境界碾壓的實力。”

說到最後,宰冉的臉上已經露出無奈的苦笑聲。

就在兩個多小時前,因為要逃離魏瑩和另外兩位凝魂境強者的戰場,所以狼狽逃竄的他們和隨後追擊上來的蘇安然展開了一次短暫而又激烈的交鋒。

在交鋒前,他們雖然已經足夠重視蘇安然,但是宰冉等人認為憑借他們有四名本命境的實力,再加上幾名蘊靈境修士的從旁掠陣,隻是對付一名同樣是本命境的劍修應該不成問題。

畢竟在此之前,他們又不是沒有和劍修交過手,以他們幾人的聯手默契程度,彆說就是一位劍修了,隻要人數方麵是他們占優的話,他們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對方擊敗,然後再通過逐個擊破的手段,將對手殺死。

這種戰術,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所以哪怕麵對蘇安然,他們也有著絕對強烈的自信——之前會逃竄,純屬凝魂境強者和魏瑩所帶來的壓力太過強烈,這使得他們不得不遠離戰場。可在得知蘇安然居然選擇追擊他們,而不是協助自己的師姐,這就讓宰冉等一眾本命境妖修感到憤怒了,區區一個本命境劍修,憑什麼敢追殺他們?

他們這裡,可是有四個本命境修士呢!

所以毫不意外的,雙方立即爆發了一場戰鬥。

但是結果,卻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僅一個照麵。

蘇安然就重創了一名本命境修士,並且斬殺了三名掠陣的蘊靈境修士。

這份強大的實力所帶來的震懾,使得接下來的戰鬥裡,剩下的人都有些畏畏縮縮,根本不敢拚死一戰,深怕會被蘇安然給一劍斬殺。所以這場戰鬥僅僅隻是持續了一個相當短暫的時間,就由激烈變得相當保守,以至於當蘇安然再度斬殺了一名蘊靈境修士,並且傷到另一名本命境修士後,戰局就瞬間瓦解了。

逃跑的,就是那名被蘇安然一個照麵就重創的本命境妖修以及另一名負傷的妖修。

此時,還跟在青書身旁的,就隻剩宰冉、黑犬,以及另一名蘊靈境的修士了。

青書現在麵色有些複雜的看著黑犬。

因為她沒有想到,此前一直都被她羞辱的黑犬居然會在這種關頭還選擇跟隨著她,甚至在這之前,當她直麵蘇安然所帶來的死亡威脅,以至於就連她都覺得自己要死了的時候,是黑犬救了她一命。

當然,也並非沒有代價的。

“你還好吧?”看著黑犬正再包紮著自己胸腹處的傷口,青書沉吟了片刻,終究還是開口詢問道。

“還好。”黑犬楞了一下,似乎沒有預料到青書居然會開口關心自己,於是顯得有些慌張,“傷口並不深,沒有傷及內臟,隻需要好好的休養一段時間,還是能夠痊愈的。隻是……接下來的戰鬥,我可能沒辦法發揮全部實力了。”

“嗯。”青書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在場的人都很清楚,要想說接下來不再有戰鬥,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除非下一秒袁飛就趕到。

隻是,這可能嗎?

再度看了一眼吞服了丹藥,開始打坐儘快吸收藥效,以加速傷勢恢複的黑犬,青書的臉色顯得更加複雜了。

而且不止是臉色,她的內心也同樣非常的複雜。

就在這時,宰冉卻是輕輕的拍了拍青書的肩,示意自己有話說。

青書沒有猶豫,跟著宰冉走向一旁。

這個位置距離黑犬和另一名蘊靈境妖修並不遠,但是卻足以保證他們在這裡說的話另外兩人都不會聽到。

“什麼事?”

“你不覺得黑犬有點奇怪嗎?”宰冉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

青書挑了挑眉頭,臉色一沉:“什麼意思?”

“蘇安然能夠一個照麵就重創了飛岩,飛岩的本體是石頭成精,可那一劍的威力照樣能夠打碎他的外殼,你覺得以黑犬的實力,就算他修煉了外家橫練功夫,還能比擁有本命神通的飛岩更強橫嗎?”宰冉沉聲說道,“所以那一劍,肯定是蘇安然留情了,他和黑犬之前必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們必須得提防黑犬!”

青書挑了挑眉頭,並沒有開口說話。

她隻是凝視著宰冉,直到看到宰冉的神色有些不舒服後,她才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宰冉同樣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但是他看向黑犬的目光,卻是顯得格外的凝重,甚至其中還有著幾分他自己都沒有掩飾的憎惡——這種眼神,青書並不陌生,因為以前不管是賈青還是黑犬、落勝,都是用這種眼神看自己的。隻不過不同的是,後來落勝死了,而在自己架空了青玉後,賈青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種眼神。

唯獨黑犬。

一直到他被宗親會逼得走投無路,自己收留了他後,他才終於沒有再用這種眼神看向自己。

宰冉和青書沒有再說什麼。

而青書也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隊伍之中,隻不過跟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她卻是坐到了黑犬的麵前。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麵前有人,閉目打坐著的黑犬,睜開了雙眼。

他有些疑惑的望著青書:“青書小姐,有什麼事嗎?”

“你以前,和蘇安然的關係不錯吧?”青書開口問道。

黑犬楞了一下,然後在沉默了一小會後,才點了點頭:“因為青玉……的緣故,所以我和蘇安然的關係尚算可以。在天元秘境的事件之後,我和蘇安然其實在萬事樓見過一麵,那是我和他最後一次交流。”

青書點了點頭:“難怪。”

聽到青書的話,黑犬失笑一聲:“青書小姐看出來了吧?”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