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來了老弟(1 / 2)



推荐阅读:

桃源的地形風貌還算不錯。

靈氣濃度相比起初入龍宮遺跡的“門口”位置,自然是要濃鬱許多。

如果是以往,桃源這裡其實是會聚集了不少修士的——不管是人族還是妖族,數量規模上都不會太少。而且能夠深入到這裡,基本都是對自身實力有相當程度自信的強者。

但那是以往。

這一次,桃源這裡沒有任何人族,有的隻是妖族。

就連蘇安然和魏瑩兩人行走在桃源都不得不小心翼翼,深怕暴露行蹤。

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自身蹤跡暴露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所有在桃源的妖族就都會知道他們的蹤跡。甚至,很可能會反過來被敖蠻利用——目前龍宮遺跡裡,妖族和太一穀之間的關係,已經可以說是完全降到低穀,什麼時候雙方撕破臉皮開始毫不掩飾的**裸下毒手,都不是一件值得驚奇的事。

一直以來,玄界對太一穀的不滿是早已有之。

隻是礙於黃梓的強勢,而且太一穀在同境界基本擁有橫掃之力,又從不會去挑釁上位者,所以很多人都拿其沒轍。

當然,怕黃梓報複也是一個原因。

但整體而言,哪怕就算是妖族,也從來不會對太一穀下死手。

可這次的情形不同。

不管是被阻於相知林外的人族,還是已經深入平川、桃源的妖族,他們都已經感受到,碧海氏族這一次是真的想要跟太一穀撕破臉了。否則的話,在相知林局麵被破,敖蠻就會選擇退一步,雙方重新達成某種勢力平衡,可現在的情況是,敖蠻不顧一切的用權勢調集一切能夠調集的力量,繼續針對王元姬和宋娜娜兩人。

所有人都清楚,這些被調集過去進行二次針對的妖族,幾乎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一旦蘇安然和魏瑩兩人的蹤跡被發現的話,那麼接下來的局麵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管是蘇安然還是魏瑩,他們可不想被妖族抓住,成為用來威脅王元姬和宋娜娜的人質。

“我們,或許該用另一種方式趕路。”

看著地形平坦,幾乎可以說是一望無際沒有任何可供遮掩的平原,魏瑩皺眉沉思了片刻後,開口說道。

“例如?”

蘇安然心臟突然砰砰直跳,內心有一種不好的念頭。

太一穀的九位師姐什麼都好,就是這個不靠譜程度挺要命的。

……

而幾乎就在魏瑩帶著蘇安然在桃源裡玩潛行的時候,另一邊的青書等人也已經開始重新上路了。

黑犬輕輕的歎了口氣,並沒有說什麼。

他知道青書是不可能完全信任他,畢竟他是屬於“舊朝廷臣子”,哪怕就算想要得到重用,以妖族的時間觀念來看,他起碼還需要千年以上的時間。

隻是,黑犬卻是知道,自己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

其他人或許會震驚於他的修為進步飛速,前後不過就一年多的時間,他就從通竅境晉升到本命境——要知道,哪怕是天資聰穎的青書,此時也不過隻有蘊靈境的修為而已。

這個實力提升速度,已經足以被稱為妖孽。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他是服用了秘丹強行提升的實力,這種快速晉升實力的方法是一種會傷及到本源的雙刃劍。

換句話說,他是強行透支潛力提升上來的實力,屬於根基不穩的修行方法。

倘若他無法在百年之內突破到凝魂境,重新穩固根基的話,那麼他此生也就隻能止步於本命境了。

無論妖族還是人族,不管其天資是高是低,他們幾乎都不會選擇這種修煉方式。

可是黑犬沒得選擇。

就如同青書之前對那名年輕男子所說的那樣,黑犬被青丘氏族宗親會的長老們已經逼入絕地,他的氏族也完全放棄了他,是青書出手保下了他。儘管黑犬很清楚,那會青書隻是想要羞辱他,畢竟他是追隨青玉直到最後一刻的人,可他也的確已經沒得選擇了,如果他不能在短時間內體現出自己的價值和作用,青書在羞辱過他一次後,就不會再看他一眼,到時候礙於他和賈青之間的關係,他就會被賈青所殺。

所以為了活下去,黑犬隻能出此下策,強行透支潛力突破境界。

而之後的發展,也如他所預料的那樣,他又重新進入了青書的視野。

哪怕在這之後他換來的,是近乎於無止境的羞辱,但黑犬知道,他成功的活下來了,也為自己爭取到了百年的時間。

百年後,他若是能夠突破到凝魂境,那麼一切都好說。

若是無法突破到凝魂境,那麼已經徹底透支完潛力的他自然也就毫無價值了——真正意義上的毫無價值。因為到時候,不管是青書還是賈青,修為必然都是本命境甚至凝魂境。而且選擇投靠青書的那一批人,除非真的不適合修煉,否則的話這百來年的時間過去,修為肯定也是本命境起步。

他現在還能有價值,完全是因為青書目前麾下的本命境妖族不過四、五人而已,他正好是其中之一。可一旦青書麾下的投靠者全部都是本命境修為,那麼他還有什麼價值呢?

所以,對於青書今天決定立即出發通過天塹絕壁,黑犬是一點也沒有覺得奇怪。

他隻是望著開始忙碌起來的隊伍,有些感慨而已。

因為黑犬聞到,空氣裡正散發著一股帶有恐慌的情緒。

儘管臉上麵無表情,可是內心他卻還是想要發笑。

他知道這些人在恐慌什麼。

太一穀的弟子。

而一想到他曾和如今算是鬨得整個玄界沸沸揚揚的太一穀小師弟同行過一段時間,還一起喝過酒,黑犬的內心就升起一陣自豪感。隻不過這種自豪感並沒有維持太久,就又消失了,開始變得有些惆悵起來,畢竟這一切已經物是人非了。

至於恨蘇安然這種想法?

黑犬覺得挺可笑的。

由始至終,他就沒有恨過蘇安然。

因為他知道,替蘇安然擋下那一刀的青玉,她是自願的。

既然他曾發誓效忠的人是自願替蘇安然擋下那一刀,那麼他有什麼理由去憎恨蘇安然呢?他唯一憎恨的,隻是自己那個時候居然不能跟隨在青玉的身邊,如若不然的話,青玉是不會死的。

因為死的人……

肯定會是他。

“應該會是我吧?”黑犬想了想,低聲呢喃了一句,“畢竟我是一名合格的舔狗。”

他覺得,他肯定會選擇替青玉擋下那一刀的。

畢竟,蘇安然說舔狗就是忠臣的意思。

“可惜了。”

“可惜什麼?”一道清亮的嗓音突然在黑犬的背後響起。

“沒什麼。”黑犬轉過頭,望著身後開口的人。

一名相貌英俊、身姿挺拔的年輕男子就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一臉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宰冉。

一個很奇怪的名字。

不過卻沒有人會恥笑他的名字,畢竟他是出身於高貴的二十四路妖王氏族之一,血牙氏族。

但是黑犬卻不喜歡對方,甚至可以說相當的討厭。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