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藏拙?(1 / 2)



推荐阅读:

王元姬笑靨如花。

真正的笑靨如花。

她的發色微紅如血,膚色卻變得宛如白霜般雪白明亮,臉頰上則有著奇異的黑色紋理,這些紋理構築成類似一朵盛開鮮花的模樣——看起來就好像有人用墨水在一張宣紙上描繪出一朵鮮花那般。

儘管詭異,但卻反而為王元姬增添了幾分異域美感。

“呦嗬,這就不行了啊?”王元姬笑道,“你怎麼這麼沒用啊,這才多久就體力不支了。……你們碧海氏族都是像你這樣的軟蛋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太沒意思了,枉費我一直以來的高估。”

“怪……怪物。”

麵對王元姬的冷嘲熱諷,另一邊的敖成卻是響起了微弱的聲音。

他的聲音聽起來疲憊不堪,而且還有著非常明顯的虛弱感,就如同重病臥床多年的人一樣。

而事實上,敖成此時的情況也的確沒有好到哪去。

他那翩翩公子的形象早已儘毀,不說披頭散發的形象,他身上的衣物也已經變得破破爛爛,整個人看起來並沒有比凡俗的乞丐裝好到哪去。不過真正讓人感到可怖的,是他胸腹間的一道長疤,宛如猙獰的蜈蚣纏身。一道淺淺的冰霜覆蓋在這條“蜈蚣”上,倒是勉強起到了止血的作用,隻不過從身體上傳來的痛楚,就不是這種冰凍所能夠緩解的。

而透過這道覆蓋在可怕創口上的薄冰,隱約間似乎還能看到他的內臟和胸骨。

敖成的左手捂著自己胸口上的冰晶,蒼白的臉色上布滿了驚懼。

這就是天榜第五的實力?

可是,空不悔也沒有如王元姬這般恐怖啊!

敖成在驚懼的臉色下,隱藏著的深深的疑惑。

“你走不掉的。”王元姬臉上笑語晏晏,若非敖成臉上的驚懼之色極為明顯,尋常人根本就看不出王元姬出手如此狠辣,“我不是已經和你說過了嗎,你想看我的修羅訣,我可以給你看,反正又不是什麼秘密,但前提是,你要做好隕落的代價。”

敖成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

他知道,自己這一次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身上這道可怕的傷口幾乎讓他喪失了一半以上的戰鬥力,僅存的真氣也需要消耗過半用以防止身上的傷口惡化,以及保持頭腦的清明,避免被修羅域的力量所滲透,從而影響到自身的理智——敖成的領域空間,隻能勉強維持在周身一米的範圍,早已不複之前那般還可以和王元姬的修羅域分庭抗禮。

“世人是真的低估你了。”

這一次,敖成的這句話才透露出一種真正的心悅誠服。

並不像之前他見到王元姬那會時說的,還帶有幾分調侃的意味。

“修羅域和修羅訣的加成,沒想到居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疊加效用。等你入了地仙境,證得阿修羅王身,恐怕這世間就真的再也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製衡你了。”

王元姬依舊麵帶微笑,並未因為敖成的話而在內心產生任何波瀾。

古井不波。

這是王元姬此時狀況的真實寫照。

說其傲慢也好,說其自大也罷,王元姬從來就不會因為外界任何人的任何評價而做出改變或者妥協。

但是隻有太一穀的人才知道,王元姬的性子才是真的冷靜到近乎於冷酷——或許,這就是名將之後的性格:外界的喜怒謾罵於她而言,就如清風拂麵,並不會對她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她喜歡謀而後動,並不會因為內心的一時心緒而做出任何不理智、不恰當的行為。

真正的做到了“麵對朋友時如春天般溫暖、麵對敵人時如冬天般冷酷”。

不過隻要是人,就終究會有弱點。

王元姬並非聖人,自然也不是無欲無求。

她唯一的死穴是太一穀的同門,當然她的逆鱗也同樣如此。

所以,對於敖成的這句話,王元姬有點想要發笑。

她從不低估自己的實力,但是也不會真的目中無人。

且不說玄界還有多少隱而未出的天才、大能,就說如今同境界的修士裡,王元姬就很清楚自己絕不是上官馨和唐詩韻兩人的對手。哪怕就算是對上葉瑾萱,除非是以性命相博的話,她的勝算才有可能達到五成,如若不然的話,她其實也打不過葉瑾萱,畢竟她所修煉的功法非常特殊。

修羅訣,其前身是《萬兵修身訣》,是上官馨代師傳授給王元姬的功法。

這門功法的立意,是將全身所有部位都修煉得如同兵器法寶般鋒利。

例如劍指、掌刀、肘槍、腿鞭、腳斧、臂盾、頭錘等等。

《萬兵修身訣》是將武修修士的肉身錘鍛成十八般兵器,讓其可以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夠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完全不會受到任何乾擾和限製。而且就功法的立意上來說,這門功法是能夠直指大道的功法,也就是說當修士將全身所有部位都開發完畢時,自然而然就能夠踏入道基境。

若非後來出現的變故,王元姬的修道之路本該如此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隻是自從那次入魔事件後,王元姬修煉出修羅域,與《萬兵修身訣》這門功法的修煉路徑背道而馳。可是王元姬又舍不得這門功法,她是真的喜歡這種全身所有部位都儘在她的掌控中的這種感覺。

所以在沉澱許久後,王元姬終於將這門功法加以改進,變成了如今的《修羅訣》。

本質上,看起來似乎和《萬兵修身訣》沒什麼不同。

但是《萬兵修身訣》的本意是於己不敗,有著不殺的理念;而《修羅訣》則是以殺道證道,世間萬物皆可殺。

所以誠然如同敖成所言,她的這套功法配合修羅域,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最大的威力——她並不驚訝於敖成能夠窺破其中的隱秘,事實上能夠在修羅域內和其交手的人,都能夠看出這一點。隻是玄界至今都未有風聲流傳的原因,則是因為所有看破了其中奧秘的人,都已經死在她的手上了。

這是一個整個玄界除了太一穀之外,再也沒有人知道的秘密情報。

因此如今天榜上將其排名列於第五,倒也並非是真的小覷王元姬。

隻能說,王元姬深諳“低調發展,苟到最後”的理念。

當然,也可以說,她前麵的幾位師姐光芒太盛,以至於徹底將其掩蓋住了。

但若是因此就覺得王元姬沒什麼了不起,那麼就會像敖成現在這樣,打開驚喜盒了。

“差不多了吧。”王元姬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敖成楞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王元姬此時說這話的意思。

“你的後手啊。”王元姬笑了笑。

然後,在敖成先是茫然疑惑,繼而醒悟驚懼,最後怒目圓睜的三重變臉環境下,王元姬身上的血氣稍微一斂,整個領域竟是開始出現一陣晃動,仿佛就像是王元姬此時遭到重創,以至於整個領域都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一樣。

甚至於為了效果的逼真,王元姬還強行讓血氣切入了敖成的領域,然後開始給他的領域注入大量的血氣,讓其領域氣勢瘋狂膨脹起來。

這一幕,咋看之下就好像是敖成突然發威,然後重創了王元姬,並且在領域的爭鋒之中壓製住了她一般。

若非身處其中的兩位當事人,任何在外界窺探的旁觀者,必然隻會震驚於敖成的強大,以及即將落敗的王元姬。

但是隻有被囚禁在修羅域內的敖成才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王元姬的陰謀。

甚至,他此時已經徹底失去了對自身領域的控製權。

哪怕今天他沒有隕落於此,但是領域破碎的結果也是無法改變的,他就算僥幸逃脫,也必然會修為大降,沒有百年甚至更長久的時間,都不可能重回如今的境界修為。

“你是什麼時候入侵了我的領域?”敖成一臉的驚慌,“為什麼我全然不知!”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