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赤麒(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有些好奇的看著身邊的赤麒。

赤麒本來的名字不叫這個,隻是因為他的血脈發生了一些異變,激活了部分麒麟氏族的血脈,所以才改名赤麒。按照其本體形象來算,他應該是屬於馬這個種類——值得一提的是,妖盟裡還真的有獨角獸這種玩意,隻不過按照赤麒的說法,獨角馬除了好看之外,沒什麼用處,都是一群戰五渣。

當然,蘇安然好奇的地方並不是赤麒的族群。

而是他的身份。

或者說,輩分。

按照蘇安然的地球見識來看,麒麟應該是屬於應龍的孫子,應該是能夠和鳳凰、真龍同輩的存在。但是玄界的妖族發展史顯然並非如此:依照赤麒的說法,麒麟一族隻能算是瑞獸,最多算是沾邊的神獸,並非像鳳凰、真龍這樣秉承天地氣運而生,所以地位上是要比真龍、鳳鳥這兩個族群低一級。

而應龍,也和他們沒什麼親戚關係。

真要嚴格論算,應龍最多也就和麒麟平輩而已。

不過赤麒並非真正的麒麟,他隻是擁有了一點返祖血脈的焰馬,將來或許可以成長為火麒麟。

是的,就如同很多爛俗的作品設定一樣,麒麟氏族也是有許多種類的劃分:如火麒麟、水麒麟、雷麒麟、風麒麟、土麒麟等。雖然不知道這些種類的麒麟到底是如何誕生的,它們的祖先又是誰,但是玄界對於麒麟一族的記載,就是這麼的扯淡——從某種程度上看,蘇安然倒是覺得麒麟也是秉承天地氣運所生。

不過很可惜的是,自第一紀元後天地間就再無麒麟的蹤跡了,所以就連妖族自己都搞不懂,這個族群到底是怎麼回事。

赤麒會纏上魏瑩也正是出於這一點曆史遺留的問題。

在蘇安然的詢問下,赤麒並未對自己這個“小舅子”進行隱瞞。

他看上了魏瑩培育靈獸的技巧手法,覺得魏瑩是一個非常有愛心而且又心善的女人,所以希望能夠和魏瑩共結連理,一起研究出能夠將靈獸進化成瑞獸、甚至是神獸的培育手法。

赤麒坦言,以他的親和魅力,魏瑩根本就不會缺少靈獸,隻要他勾勾手指頭,就能夠讓無數靈獸自己跑過來,所以隻要有他在,在研究素材的數量考量方麵根本不是問題。

但是蘇安然卻覺得,赤麒說這番話的時候,實在是很有渣男的氣質。

按照他對魏瑩這位六師姐的了解,以赤麒這種口吻去跟魏瑩說這些話,沒有被魏瑩當場打死已經算他命大了。

要知道,魏瑩所生存的那個世界可是一個環境一直都處於相當壓抑氛圍的戰爭世界。在那樣的環境下,婚姻之事更多是依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再不濟也是出於政.治或者經濟方麵的聯姻,簡單點說就是以利益來維係。

如果一直處於那種受壓迫的奴役環境,魏瑩在沒得選擇的大環境下,最終也隻能選擇妥協。

可是在因為穿越,來到玄界後,經曆了數百年的改變,魏瑩自然不可能再對那種命運選擇妥協。可偏偏赤麒的說法,就是一種利益糾葛,魏瑩要是能夠接受那才是真的怪事——好不容易脫離了某種噩夢環境,但是卻偏偏突然跑出來一個人,不斷的刺激你,讓你回想起當初那種噩夢,是個人都受不了。

因此蘇安然自然能夠理解,為什麼六師姐完全不給赤麒好臉色看了。

可偏偏赤麒並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問題,他甚至還覺得自己那麼好的條件和優勢,為什麼魏瑩就看不上呢?是不是太一穀的人都這麼心高氣傲?

對此,蘇安然表示相當無奈。

剛開始接觸的時候,蘇安然自然也覺得赤麒這人有些混賬。

不過在經過一番深入交流後,他才覺得,赤麒這個人其實也是個情商基本為零的蠢貨。

用地球的話語來說,赤麒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寵物宅。

就像有的人喜歡養一大堆貓貓狗狗,什麼蘇牧、邊牧、德牧,什麼布偶、西伯利亞、挪威森林,稍微提個名字他們就能給你分析得頭頭是道,甚至一眼就能看出其品種的純正與否,自身也有門路能夠輕易的買到真貨而不會奸商忽悠。

就本質上而言,他們並非壞人,隻是一心渴望能夠培育出一個全新的品種。

赤麒正好屬於這一類。

隻不過他養的不是什麼邊牧布偶之類,而是妖狐、鬼狼、壽龜等等之類地球絕不可能見到的珍稀品種。

對於這些妖獸靈獸,赤麒自然也是一直都在精心飼養,對待它們的態度完全不在魏瑩對待小青小白小紅之下。也正是因為這種類似於“同好之人”的心喜,所以他才會喜歡魏瑩,渴望能夠和她一起踏上培育神獸的道路。

隻可惜,赤麒的嘴不太會說話。

所以,他在魏瑩那邊的好感度已經是負數了。

……

“蘇師弟,你是個好人啊。”

蘇安然眨了眨眼,自己這就被發了好人卡?

而且還是一個男人發的?

“唉,如果不是魏瑩說你是他師弟,你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太一穀的弟子呢。”

“因為我是男的?”蘇安然有些奇怪,為什麼赤麒要這麼說。

“不是。”赤麒搖頭,“你們太一穀的弟子都非常的冷傲和霸道,像上官馨、唐詩韻、葉瑾萱等等就不說了。我曾見過你八師姐林依依,那會她還不過隻是個蘊靈境的小修士而已,但是在一眾陣法大師的麵前,她就表現得非常的狂傲……不過她也的確有狂傲的資本,那次好像是白雲宗升格三十六上宗,要重新布置護山大陣,請了一群陣法大師過去。”

“那會我八師姐就是陣法大師了?”

“還不是。”赤麒搖頭,“你八師姐是不請自來的,所以她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是被白雲宗轟出去的。如果不是看在她是太一穀弟子的身份,恐怕她當時下場就不是被趕出去那麼簡單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