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時局(一)(1 / 2)



推荐阅读:

呼嘯的狂風極為猛烈。

本該是無形無質的強風,可此時吹拂起來之時,卻是有著開山裂石的可怕威勢。

綠意盎然的大地,在這股狂風的吹拂下,所有的植被都以驚人的速度被撕裂,大地也不斷的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從翠綠到土黃,從肥沃到乾涸,一切的變化都不過隻是在短短幾個瞬間而已。

狂風夾帶著無匹的氣勢,由遠至近,如同王者般踏空而至,衝向了前方的濃霧。

然後?

沒有然後了。

足以開山裂石的驚人狂風,在觸及到那片高不可視、寬不可望的濃霧,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或者說,連石沉大海的氣象都不如,彆說是濺起一點聲響了,甚至就連稍微將霧氣吹散的能力都沒有。

威勢剛猛的狂風,就這麼消散在那片濃霧裡。

“哈哈哈哈哈!”一聲刺耳的嘲諷聲,毫不遲疑的響起。

依舊是這道聲音,但是對方卻是拿捏起了嗓音:“我的領域是狂怒烈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我的烈風。唯一能夠阻止,就隻有我的意誌。……哈哈哈哈哈哈哈!”

驚人的狂笑聲,充滿了聲音主人的濃濃惡意。

“哼!”一聲冷哼響起。

不過那股聲勢驚人的烈風,也同時消失了。

一名麵容陰鷙的中年男子伴隨這烈風的消失,突兀的出現在霧壁之前。

不過很快,又相繼有兩個人出現。

一位是一襲白衣長衫的中年男子,蓄著一副山羊胡子,有事沒事就總是伸手摸上幾下,眼眸裡的笑意沒有絲毫的遮掩。尤其是望向那名麵容陰鷙的中年男子時,他眼裡的笑意就格外濃烈,甚至還有濃濃的譏諷。

很顯然,這位就是剛才發出嘲笑聲的人。

而站在他身側的,則是一名穿紅戴金的女子。

約莫三十歲上下的樣子,容貌豔麗,渾身散發著一種非常獨特的氣質:眉宇間帶著幾分慵懶的笑意,一笑一顰間都在散發著一種勾人的旖旎味道,可實際上她的一舉一動卻又透露著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漠然。

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在她身上並沒有讓人感到突兀,相反卻融合得非常完美,竟莫名的讓人感到怦然心動。

此時,場中氣氛有些劍拔弩張,於是這名女子也不得不開口說話:“行了行了,我們都是在為少主探路,都是自己人,沒必要如此。”

“嘿,誰跟他是自己人。”白衣長衫的中年男子淺笑一聲,“都不知道你們從哪裡找來的老古董,連這點規矩都不懂。我可不敢繼續跟這人走一路,否則的話說不定回頭連怎麼死都不知道。”

“你想死?”麵容陰鷙的中年男子,終於忍不住扭頭望著白衣長衫的男子。

字麵意義上的真正扭頭。

明明站在兩人的前麵,可是他的頭卻是直接從前麵扭轉到後麵,望著身後的兩人。

但是不管是那名白衣長衫的男子,還是那名女子,卻是一臉的正常,並沒有因此而大驚小怪。

“嗤。”白衣長衫的中年男子嗤笑一聲,滿臉的不屑,“你打得過我?區區一隻……”

“咳。”麵容豔麗、氣質冷豔的女子輕咳一聲,打斷了對方的話,“許先生第一次進龍宮,有些不清楚這裡麵的規矩也是正常的,總得要親自試一試才知道真假嘛。我沒記錯的話,袁先生你當年第一次進龍宮時,似乎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呀。”

“我可沒他那麼猖狂。”白衣男子語氣稍淡,“至少我是知道這地方不好惹。”

“許先生也彆動怒,袁先生的脾性你也是知道的,他對誰都這態度。”女子麵帶微笑,也不繼續對著白衣男子窮追不放,將自己和事老的職責發揮得很好,“這一次還是需要依靠兩位的幫助,少主對兩位……”

“彆。”白衣男子揮了揮手,“我閒雲野鶴習慣,這一次也隻是看報酬不錯的份上願意出點力而已,我可沒答應青書的招攬,所以彆把我算進去。”

女子的臉色一僵,眼裡有幾分尷尬。

本來她就打算通過這段時間的同行,依靠語言潛移默化的將這兩個人給綁到自己少主的戰車上,為自己的少主在族群內部爭取更多的話語權,畢竟眼下這兩人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之類的貨色。

麵容陰鷙的男子,化名許渡,本是一隻食腐渡鴉,因為機緣使然曆經數次蛻變,如今的本體究竟是什麼,誰也不知道。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儘管他的成長過程極為艱辛,但卻沒有人敢小覷他的實力,因為許渡在如今妖族仿照萬事樓推出的妖族內部排名裡,他的妖帥排位可是位列前二十的——許多妖族對人類依舊存在偏見,因此除非是萬事樓羅列的當世、絕世兩榜,其他諸如天地人三榜,妖族是幾乎不會參與其中的排名,因為他們隻認可妖盟的排名。

彆小看這個排名。

因為妖族內部等級森嚴,尊卑地位非常明顯,雖說散修的日子要比人族那邊滋潤一些,但也終究相當有限。所以內部的排名競爭,自然也就顯得相當的激烈和血腥——萬事樓的天地人排名,除了太一穀那幾位橫空出世的天才曾掀起一片血雨腥風外,很多時候排名的競爭其實都不會死人的,無非就是名次的浮動。

但妖族排名就不同了,名次的浮動很多時候都意味著死亡與傷殘。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