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遺跡裡(1 / 2)



推荐阅读:

龍宮遺跡內的景色,與蘇安然想象中的情況,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他本以為,這裡應該是一個類似於廢墟一樣的地方。

畢竟“龍宮”這個名字,不管怎麼聽,第一印象聯想起來的,肯定是類似於某個巨大的宮殿一類的場景。而在時光的洗刷下,又用“遺跡”這樣的字眼,那麼這裡應該是殘壁斷垣,各種倒塌的柱子、建築等等之類,到處都應該是充滿一種荒涼、破敗、殘缺等等之類的氣息。

但實際上,卻並不是這樣。

進入秘境內的第一眼,蘇安然看到的是一片類似於草原一樣的原野。

這裡的靈氣並不算特彆濃鬱,但是相比起玄界的許多地方,卻已經算是足夠好了,尤其是對於那些小門小派而言,秘境內的靈氣怎麼都要比他們的宗門強許多。

這也是為什麼每當有固定秘境開啟時,那些小門小派的修士總是會想方設法的進入這些秘境的原因。

不說奪取天材地寶等之類追求機緣的事,光是在這些秘境內修煉,就已經足夠讓這些小宗門出身的修士感到滿足了。

一望無際的原野上,蘇安然不由得聯想到了之前在幻象神海裡通過那條無回徑後見到的那片遼闊廣袤的世界。

那裡的景色,和眼前這片原野有一種異曲同工的感覺。

隻不過不同的是,在幻象神海那裡,蘇安然當時和妙言小和尚並未見到除他們兩人之外的其他修士。但是在這片原野上,他們卻是能夠看到不少的修士,或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等著其他同伴的進入,或向著不同的方向前進探索、直到最終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裡,或乾脆就已經開始盤膝而坐、完全就是一副放棄了去尋求機緣隻想在此修煉的模樣。

蘇安然眺望遠方。

巨大的霧氣將遠處的景色遮蔽,形成一片朦朦朧朧的光影,很有幾分類似於水天一色的朦朧美感。

“那是霧壁,也稱霧牆。”王元姬開口說道,“那是由這方天地裡的靈氣凝聚而成,用於阻擋外人的進入。很久以前已經有人試過了,不管用什麼方法都無法破開這些霧壁,唯有等到時間到了,這些霧壁自然消散後,才能夠通往霧壁後麵那片更廣袤的世界。”

“就是這些霧壁,阻攔了其他修士前往錦鯉池和龍門?”蘇安然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的。”王元姬點頭,“明天開始,這些霧壁才會逐漸消散,到時候才能夠通過。……不過如果你運氣足夠好,僥幸能夠遇到幽徑,那倒是可以在霧壁消散前提前一步進入霧壁後麵的世界。”

“幽徑?”

“取自‘曲徑通幽處’的意思,是某種比較特殊和罕見的自然現象。”王元姬回答道,“根據師父的說法,這個龍宮有一個非常特殊的法陣,勾連了這方天地的一切,也是維持這方天地運轉的根基。其核心位於龍門……”

說到這裡,王元姬斜了一眼蘇安然。

蘇安然自然明白自己這位五師姐的意思。

黃梓讓王元姬過來,既是保護自己,同時也是監視自己,避免自己把龍宮遺跡給……

玩炸了。

“我知道,我知道。”蘇安然歎了口氣,“我不會去龍門的。”

“不要靠近一公裡範圍內就可以了。”王元姬一臉認真的點了點頭,這讓蘇安然簡直無力吐槽,“我們剛才說到哪了?……哦,對了,法陣!按照師父的說法,這個法陣是維持整個秘境能夠運轉的關鍵,具體的原理沒有人知道,因為沒有人能夠堪破這方天地的奧秘,那些有能力堪破的卻沒資格進來。”

“而這些霧壁的形成,就是這個法陣的某種運轉原理,它的作用是避免秘境內的某些關鍵設施遭到破壞。隻是因為一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原因,例如法陣進入自我修複狀態,或者類似於靈氣潮汐的影響等原因,導致這方天地的大陣停止運轉,所以霧壁才會因此消失,讓我們得以探索這方天地。”

聽到五師姐的話,蘇安然也就明白過來了:“所以那些幽徑的原理,也是如此?”

“是的。”王元姬點頭,“幽徑的原理,則算是這種情況的延伸,也是一種先兆。隻不過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出現,所以才說是比較罕見的自然現象。……當年老九進入秘庫,就是因為她曾無意中進入到了一條幽徑裡,卻沒想到對麵那頭就是秘庫。”

對於九師姐宋娜娜的氣運之強,蘇安然算是有一個比較充分的了解了。

“九師姐在裡麵,找到了什麼?”

“她什麼都不懂,進去之後剛拿起一塊普通的寶石,就被傳送出來了。”

“普通的寶石?”蘇安然目瞪口呆,“九師姐的氣運不是很強的嗎?”

“我還沒說完呢。”王元姬的臉色顯得格外古怪,“那塊寶石是很常見的普通寶石,沒什麼特殊效用,但是老九卻是在一次外出時,用那塊寶石跟一位凡人換了一株結了九花的紫金藤。”

蘇安然瞪大了雙眼。

紫金藤,是玄界一種比較罕見的靈植,千年結花,一般隻會長出三到五花,花期百年。因由紫金藤上所結,所以被稱為紫金花,在紫金花枯萎前可以入藥,是玄界多種七品以上靈丹的主藥。

不過紫金花比較特殊,因為這種靈植的藥效並不是按年份來計算價值的,而是按照一藤所結的花數多寡決定其效果高低。所以結出五花的紫金花自然是要比四花、三花的紫金花更有價值。也正因為如此,能夠開出五朵以上紫金花的紫金藤,都會被稱為紫金藤王,往往一經出世,立即就會被藥王穀拿下,其藥效價值幾乎是五花紫金花的兩倍。

至於九花紫金花,那已經不是藤王了,而是仙藤了。

九師姐宋娜娜用一塊凡間尋常可見的寶石,換了一株紫金仙藤?

蘇安然覺得,哪怕是也不敢這麼寫啊!

“那塊寶石很大?”

王元姬知道蘇安然在想什麼,不由得白了對方一眼:“你覺得我像是那種知道人間疾苦的修士嗎?”

蘇安然無言以對。

修士幾乎不會過多的參與到凡俗的生活,所以自然不會知道凡俗的物價。

在修士眼裡,沒有任何靈氣價值的寶石跟路邊的石子沒什麼區彆,所以哪怕就算有一塊籃球那麼大的寶石,隻要這玩意在修道界裡沒有任何價值的話,就不會有修士去在意。

“對了,九師姐呢?”蘇安然有些好奇的問道。

“估計在哪裡躲著吧。”魏瑩這時才接過話。

蘇安然發現,自己這位六師姐似乎並不太喜歡說話。

但是她雖然話說,可是如果真的要動手,那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之前在遺跡外,隻是抖了一下肩而已,展翅四十米寬的火焰鳥就讓外麵無數修士第一時間跑人了。更不用說她還暗搓搓的把小青和小白都放了出來,這兩家夥跟小紅一樣,都是走在四聖獸進化路線上的靈獸——彆看它們現在的樣子很萌很可愛,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一旦顯露原形出來的話,那足以橫掃凝魂境以下的所有修士。

哪怕就算是凝魂境修士來了,如果不是一個編隊的話,都不是魏瑩的對手。

社會我瑩姐,人狠話不多。

“老九的身份畢竟還是見不得光,所以不能夠隨便暴露。”

“以那幾位北海劍島長老的心思,隻怕是早就已經知道老九混進來了。”魏瑩撇嘴。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