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百因必有果(1 / 2)



推荐阅读:

“對了,老黃啊,我神海……”

“你神海裡的那位,倒是不用擔心,她不會對你不利的。”

試劍島被毀的事,早已傳遍整個玄界。

雖說更加坐實了蘇安然的天災名頭,但畢竟沒有真實的交手數據,所以他的地榜排名並沒有變動。當然,沒有人去追究蘇安然的真正原因,是這一次試劍島的事他並非事件主角,隻能說是某種巧合。

試劍島被毀事件的真正主角,是邪命劍宗。

這一次,邪命劍宗風頭可謂是一時無兩——當然,這是指忽視掉因為邪命劍宗所帶來的其他損失的情況下。據不可靠消息統計,據說七十二上門以上的宗門幾乎都有左道七門和魔門的潛伏奸細,而且有不少宗門甚至都被滲透成篩子了:有魔門或左道七門的死士成為了宗門高層。

一時間所有宗門都陷入了某種詭異的緊張氛圍。

尤其是,整個玄界都認為,邪念劍氣本源已被邪命劍宗所奪,北海劍宗這次可謂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十九宗因為這事,都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名譽損失。

但事實真相如何,隻有太一穀、邪命劍宗清楚。

尤其是在剛才聽聞蘇安然的更詳細描述後,黃梓也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此時,黃梓的話語剛落,蘇安然正想開口時,他就又補充了一句:“這個故事告訴我,好奇心太強烈是真的會死人的。還有,路邊的野外不要隨便采,你都已經有了青玉,還去招惹邪念本源,等回頭青玉蘇醒了,我覺得你都要進入修羅場了。”

蘇安然臉色一黑,一臉的蛋疼:“老黃,你彆亂說……”

“你有了我還不知足嗎!我們都結為一體了!你居然還敢去找其他人!”

果不其然,神海裡傳來了邪念本源的大吼大叫。

蘇安然隻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字麵意義上的頭皮發麻。

“有點意思。”黃梓卻是突然眯起雙眼。

“這老家夥能夠感應到我。”神海裡,邪念本源傳遞出來的情緒也變得嚴肅認真了少許。

“當然可以感應到了。”黃梓輕笑一聲,“你劍宗弟子吧。”

蘇安然有些愕然。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可以和邪念本源交流。

在此之前,哪怕是在試劍島當著好幾名地仙境和道基境大能的麵,也沒人能夠發現他神海裡潛藏著的邪念本源。

“忘了。”邪念本源沉默了片刻,然後才情緒低落的傳來回應,“本尊沒給我留下這方麵的記憶。”

“這樣啊。”黃梓點了點頭,“劍宗已經隕落了,或者說被滅門比較合適。”

“滅門?”邪念本源的聲音再度響起,但卻並沒有任何情緒起伏,顯得非常的平靜,也就僅有幾分好奇,“為什麼?”

“具體緣由我不太清楚,不過我猜可能跟窺仙盟。”黃梓開口說道,“劍宗是當時玄界少有的幾個能夠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妖盟的強大存在,和靈山、天宮不相上下。連同諸子學宮一起並稱正道四大領袖,是當時與妖盟抗衡的最強主力,靈山在這方麵都要稍遜幾分。”

“在天門宗和靈山還在的時候,就算妖盟有三大聖坐鎮,也被壓得有點喘不過氣,後來是聯手了魍魎四共主才能夠與人族修士抗衡。……不過我並沒有出生在那個時代,所以具體的經過我並不了解,也隻是從一些門派典籍裡看到一些記錄而已。”

蘇安然心中有所震撼。

這是他從未聽過的玄界曆史。

劍宗、靈山、天宮,在第三紀元靈氣複蘇時期,號稱玄界最強的三個宗門,分彆代表了劍道、佛門、道宗,再加上諸子學宮所代表的儒家,作為正道四大領袖並不過分。

而且聽黃梓的意思,在劍宗存在的時候,玄界似乎沒武修什麼事。

“劍宗到底是怎麼滅亡的,沒有人知道真相,或許萬劍樓可能有所記載,畢竟那是依靠部分劍宗傳承才崛起的門派。”黃梓再度開口說道,“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等以後有機會時,讓我這個小徒弟陪你走一趟。”

“老黃,合適嗎?”

“我跟萬劍樓有點交情,沒問題的。”黃梓笑道。

蘇安然閉嘴了。

黃梓交遊廣闊,他還能說什麼呢。

“不去。”

但是讓黃梓和蘇安然沒想到的,卻是邪念本源居然拒絕了。

“都被滅門了,已經是過去的曆史了,我還去了解乾什麼?”邪念本源倒是理直氣壯的,不過語氣倒是顯得有些懶散,給人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顯然是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而且,就算我和劍宗真有什麼關係,那也是本尊的事。現在本尊都已經沒了,我就和劍宗沒任何關係了。”

“好吧。”黃梓楞了一下後,很快就回過神來,笑著說道,“那麼,你有名字嗎?”

“有啊!”提到這個,邪念本源瞬間就不困了,“石樂誌!”

黃梓眨了眨眼,一臉的懵逼。

“你說什麼?”

“石樂誌!”

黃梓的目光落在蘇安然的臉上,彼此四目相對——之前黃梓的目光也落在蘇安然身上,但是蘇安然卻是知道,黃梓並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邪念本源。但這一次,蘇安然也同樣知道,黃梓是在看自己。

很顯然,能夠起這種名字的,普天之下除了黃梓以外,就隻有蘇安然了。

“石,意思是玉石,代表我相當的寶貴,而且石也有堅定信念的意思,是我獨一無二的象征代表。而樂,就是歡樂的意思,代表著我脫困而出,象征新生,這是一件值得歡樂慶祝的事情。至於誌,就是意誌的意思,與我姓氏裡的‘石’和名字裡的‘樂’結合到一起,就變成了堅定意誌、獨一無二、新生、歡樂、充滿無窮可能性未來的意思。”

大概是見黃梓沉默,怕理解不了自己名字的意思,邪念本源又一次開口了,語氣充滿了歡呼雀躍。

黃梓的臉部抽搐了幾下,滿臉的“槽點太多竟不知從哪吐起”的表情。

但是他看向蘇安然的目光,卻是讓蘇安然也感到萬分尷尬。

當初一時口嗨起的名字,蘇安然是真的沒想到邪念本源居然會記住了,以至於他現在想給邪念本源改個名字都不行。

因為她不接受。

“真是個……好名字。”黃梓最終隻能昧著良心說了這麼一句。

“是吧!”邪念本源很是興奮,“這是我夫君給我起的名字。”

“你夫君?”黃梓驚了,他看向蘇安然的目光充滿了探究意味。

“我不是!你彆亂說!”蘇安然慌了。

這稱呼什麼時候變成夫君的?

昨天之前還不是這樣的啊!

“夫君,你我都已結為一體了,還害羞什麼啊。”

“我明天就給你找個身體!”

“好的,孩子他爹。”

蘇安然:“……”

黃梓:“……”

麵對蘇安然求救的目光,黃梓伸手阻止,一臉的義正言辭:“彆看我,這事我幫不上忙。她現在和你神魂相纏,除非她自己願意出來,不然的話誰也沒辦法幫你解決這事,因為不管是她還是你,隻要你們其中一人死人了,另一個也會跟著死。”

“夫君且寬心,妾身絕不會做出拋下你獨自偷生的事。”邪念本源一副深情款款的說道,“你若死了,妾身定然陪你共赴黃泉。……哦,不對,我會先把殺了你的人殺死後,再陪你一起共度黃泉。”

蘇安然已經一臉生無可戀了:“老黃……”

“彆想了。”黃梓搖頭,“現在她隻是喊你夫君,但是你真給她找一副契合的身體,你就真成孩子他爹了。”

“為什麼?”蘇安然愣了一下。

他本以為邪念本源隻是在開玩笑,但是此時聽到黃梓這麼一說,蘇安然也緊張起來了。

難道這裡麵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仙俠法則?

“因為你打不過她。”黃梓語氣幽幽,“以我的觀察,她生前起碼是滅界尊者,大概是無限接近於半步彼岸,否則也不可能身隕之時劍氣激蕩,硬生生的開辟出一個試劍島秘境。……或許被斬離的邪念實力有損,但最起碼也相當於初涉離界的修為。你如果找到一個能夠契合她的身體,她最少也是地仙境起步,半年內就可恢複到道基境,最多五年就是離界尊者。”

蘇安然一臉茫然。

黃梓在說什麼?

看著蘇安然一臉懵逼的樣子,黃梓歎了口氣,然後才開口說道:“除非你橫渡苦海,踏足彼岸,否則的話當她擁有肉身之時,就是你精疲力儘之日。”

黃梓在某個字上,著重加強語調。

蘇安然瞬間就蔫了。

彆人說這話,蘇安然大概就覺得對方隻是在玩笑而已,可是邪念本源說這種話……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