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碎玉事了(1 / 2)



推荐阅读:

昏黑的地牢內,有三道人影被吊在了半空中。

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六條鐵鏈:四條分彆釘住了他們的手腕和腳腕,另外兩條則是直接穿過了他們的琵琶骨。

借著地牢內油燈的光芒,依稀能夠看到他們的身上有著恐怖和猙獰的累累傷痕。

顯然,他們遭遇了非人的虐待。

“錦公子,我,大概不行了。”左側那人,傳來了聲音。

“彆說胡話。”被吊在中間的金錦,沉聲開口說道,“老賀,再堅持一下,事情已經有了轉機。”

“咳……咳,都,好幾個月了吧,真的……還有希望嗎?”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誌氣了。”金錦雖然聲音顯得無力,但是卻能夠從中聽出他的意誌依舊堅定,“你剛才沒聽到提示嗎?世界難度改變了,這證明又有輪回者來了,說不定這就是我們的希望。”

“沒有希望的。”賀武也是輪回者的一員,所以自然也聽到了剛才直接在神海裡響起的大道聲音。

【重要警告!!!世界難度已提升!!!】

【重要警告!!!世界難度已提升!!!】

【重要警告!!!世界難度已提升!!!】

連續三次的刺耳響聲,將本就有些暈眩的他們,強行刺激得都提起精神來。

自從被關在昏暗的地牢裡,他們對於時間的流速就已經徹底失去了感知。

一開始還能依靠自身的生物鐘習慣來判斷時間和日期,可是隨著後來的折磨開始,他們對於時間感知就漸漸變得混亂起來,除了偶爾能夠從折磨他們的人身上聽到一些信息來判斷時間外,他們已經徹底混亂起來了。

這種混亂,在很大程度上是削弱了他們的抵抗能力和意誌力。

但這還並不是最糟的情況。

真正讓他們覺得無奈的,是他們沒辦法跟折磨他們的人妥協。

他們很清楚,那些折磨他們的人是看上他們的功法,想要從他們這裡獲得關於玄界的功法。

可問題是,碎玉小世界並不是一個充滿靈氣的世界,所以在玄界能夠修煉的功法,在這個世界可不一定能夠修煉。而且橫亙在他們麵前的最直觀問題,是他們不能暴露萬界的存在,否則的話就會跟他們的另一名同伴一樣,當場化作飛灰。

在被抓到這裡的第二個月,他們就有一位同伴承受不了這種酷刑,於是開口說出了自己的功法修煉方法。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才發現,這個世界的靈氣稀薄得根本無法足以讓這些人進行修煉。

這已經不是什麼天資不天資的問題了。

而是涉及到大道法則的本源問題。

就好比在某些靈氣枯竭的絕境險地裡,他們體內的真氣根本就不可能得到補充,所以用一分少一分,最終就隻能像原始人那樣掄起拳頭直接赤膊上陣。碎玉小世界的武者,在金錦他們看來,就是那種隻能赤膊上陣的原始人。

所以結果可想而知。

那麼選擇招供的人自然被對方憤怒的修理了一頓。

之後當他開口解釋起關於靈氣的問題時,又因為涉及到萬界的原因,進而遭受到了萬界的懲罰——就這麼當著所有人的麵,在短短一瞬間內直接化作了飛灰,連點渣子都沒有留下。

不過因為對方的犧牲,倒也讓金錦等人在接下來這段時間的日子稍微好過了一些。

最起碼,那些折磨他們的人不敢逼得太緊。

甚至,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來折磨他們了。

這也就給了他們一個喘息的機會。

“你忘了老田的下場了嗎?”賀武咳嗽了幾聲,聲音顯得格外的虛弱,“錦公子,我可能堅持不了了。”

“彆放棄!”金錦的聲音難得的提高了幾分,“我想到辦法了!”

這一次,就連一直沉默著不開口的另一個人,也不由得轉過頭來。

“你……有什麼,辦法?”

一聲沙啞的女聲響起。

聲音裡,透露著無儘的憤恨。

對於她的遭遇,金錦和賀武兩人都非常清楚,也深表同情。

但也隻能是同情了。

因為更多的事情,他們也是愛莫能助。

不過相比起賀武而言,金錦卻會是更佩服對方的勇氣與毅力,在遭受到了那麼大的折磨之後,她卻始終沒有放棄,而是一直堅持著。但是從她的氣質變得越來越冷漠,金錦倒也很清楚,這個女人在心態上已經徹底轉變了,甚至性格、脾性等等,也已經不再是他們之前認識的那個溫婉女子。

這是一個求生欲極強的女人。

金錦也無法確定,一旦讓她恢複實力,或者說自由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世界難度的改變,隻有一種可能,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的。”

沒有回答,隻有鐵鏈似乎被扯動的叮當聲。

金錦也沒有賣關子,於是便繼續說道:“隻要我們稍微透露出還有和我們一樣的人,肯定能夠引起他們的興趣。如果想要找到那些人,就肯定要帶上我們,接下來我們隻需要找個機會脫身就可以了。……不過風險,你們也知道的。”

說出了這麼多話,本就虛弱疲憊的金錦,也不由得大口喘氣起來。

他們如今已經算是修為儘失了。

而且那些折磨他們的人也肯定不會放鬆對他們的警惕,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逃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一旦逃跑失敗的話,那麼下場絕對是可想而知的。

“我明白了。”沙啞的女聲,再度響起。

但也僅僅隻有一句,然後就沉默了。

“老賀?”

“我,會配合你的。”賀武沉默了許久,終於給出了回應。

“好,那我們……”

“砰——”

一聲沉悶的巨響陡然響起。

然後三人就隻看到一片塵埃揚起,似乎有什麼東西被直接踢飛了。

這一幕,讓三人都有些愣神,完全沒反應過來。

片刻之後,有一道身影持著一盞油燈從地牢的門口走了進來。

很快,人影就來到了三人麵前。

借著近在咫尺的明亮燈光,雙方彼此都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的情況。

“你……你是誰?”金錦看著眼前這個戴著詭異麵具的男子,不由得開口問道。

金錦、賀武都是見過蘇安然的人。

雖說輪回者進入萬界時,相貌會獲得一定程度上的修改,保證了他們在離開萬界時不會被其他萬界輪回者認出,但是如果知曉了對方在玄界的實際身份,那麼這一點保障就毫無意義了。

而“過客”這個身份,對於蘇安然還是有些作用與價值的,因此他並沒有打算暴露在金錦的麵前。

畢竟,驚世堂是屬於典型的入世者一派,與修行者陣營有著極大的衝突。而“過客”作為一名不能暴露身份的掮客,所以隱藏自己的真實相貌就自然也就很有必要了——最主要的一點,是驚世堂並不知道蘇安然能夠進入萬界,所以這種情報上的隱瞞在蘇安然看來是相當有必要的。

“太一穀,蘇安然。”蘇安然開口說道,“受驚世堂所托,來救你們的。”

聽到蘇安然的話,金錦等人的臉上,都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

而蘇安然也不廢話,直接喚出屠夫就將三人身上的鎖鏈斬斷,徹底解放了這三人。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