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天威(1 / 2)



推荐阅读:

“為什麼要帶上他?”

蘇安然雖然帶著謝雲一起上路,但是他還是有些不解。

“因為他能劍開天門。”邪念本源傳來回應。

不過她大概是知道蘇安然不懂其中的意思,於是很快就又解釋起來:“這個世界,還沒有真正的完成蛻變,所以世界的力量本源是有限製的,這也是為什麼這個世界裡的人修為境界都隻能止步於本命境的原因。因為這片大地,靈氣還沒有正式複蘇,還處於蟄伏的狀態……隻有極少見的地方有類似於靈氣複蘇的情況。”

“聽起來,你似乎很了解這些呢。”

“我不是說了嗎?本尊有一次差點隕落了。”邪念本源的語氣很淡,但是蘇安然能夠聽得出,其中所包含著的凶險。

“這個世界的靈氣還沒有複蘇,你也隻能使用屬於你的力量,作為你最為依賴的底牌,那張劍仙令是沒辦法用的。一用,你就得死,因為天劫是不會放過任何破壞平衡的人。哪怕你這一次僥幸逃脫了,可是你身上已經帶有天劫的味道,下一次你如果還進入這個世界,你還是會死。”

蘇安然心中一驚:“你又偷看我的想法了?”

“不需要。”邪念本源一副理直氣壯的口吻,“和你在一起也有段時間了,你怎麼想的我還會不知道嗎?”

蘇安然無語了。

在他看來,這玩意除了會把車門焊死之外,也沒什麼彆的本事了。

但是現在想來,自己果然還是小覷了邪念本源。

不過仔細想想也能夠明悟,這玩意被鎮壓在試劍島不知道多少年了,一直都有各種心懷鬼胎的劍修接近它,就算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可這麼多年過去,有那麼多的實驗接觸素材,對於人性的把握也早就已經達到了極為了解的狀態了。

可蘇安然不得不承認的是,邪念本源的確是說中了他的心思。

在此之前,蘇安然的確不把碎玉小世界的情況放在眼裡。

尤其是在見到陳平之後。

他和陳平之間,哪怕不動用劍仙令,也有接近七成的勝算。

而陳平,在碎玉小世界裡已經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那一小簇巔峰強者之一,其他和他同實力的人都跟他半徑八兩。蘇安然能夠穩勝陳平也就意味著,他能夠穩勝其他人。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蘇安然並不在意這個世界會出現什麼變故。

實在不行的話,他不是還有劍仙令嗎?

一道劍仙令下去,管你什麼妖魔鬼怪,隻要不是道基境大能,統統都得死。

就算不死,也必然是重傷的下場。

不過這些都不是蘇安然的底氣。

他真正的底氣,是可以隨時隨地的離開萬界。

因為他從來就不會有任務限製所帶來的困擾。

所以正如邪念本源所想的那樣,蘇安然是真打算哪怕惹出天大的麻煩,他大不了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哪管它洪水滔天。可現在被邪念本源這麼一說,蘇安然就覺得自己或許要謹慎一點了,他可不想未來的某一天,自己死得莫名其妙的,除非他永遠都不打算再進入萬界。

“明白我的意思了吧?”看到蘇安然陷入沉默,邪念本源開口提醒道。

“唉,你確定真的可行嗎?”

蘇安然又不是笨蛋,他隻是對萬界和玄界的認知不夠準確而已,但是如果有人給他解釋科普一些常識的話,那麼蘇安然自然是能夠瞬間就明悟過來這裡麵的重點。

他是真的發現,自己的腦袋似乎越來越聰明了。

而且不僅僅隻是聰明,反應力、思維活躍度等等,都有了一種變化。

準確點來說,就是腦瓜子更靈活了。

他有些懷疑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修煉所帶來的好處?

“當然可行。”邪念本源的聲音顯得格外認真,“他是這個世界的人,以他自身的力量開天門,就會造成短時間內的區域空間被‘道’的痕跡所覆蓋。在這種情況下,隻要把握好時間差的話,你就可以蒙蔽這個世界的天機感應,從而避免雷劫的突然降臨。……不過世界是公平的,所以一旦你做出這種事的話,那麼未來也肯定會因此改變。”

末了,邪念本源的聲音顯得有些遲疑。

“具體的情況,我記不太清楚,似乎本尊刻意抹除了我這方麵的記憶。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變化是極不穩定的,有可能是好的一點,也有可能是壞的一麵。不過這種連鎖反應短時間內肯定不會見效,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若是好的一麵那還算不錯,若是壞的一麵……”

“壞的一麵怎麼了?”

“說是生靈塗炭都是輕的了。”

蘇安然沉默了。

他突然想到,因為玄武的豐功偉績而產生變化的天源鄉了。

如果不是他把那位梁帝給摁下去的話,隻怕大戰一起時,還真的是生靈塗染了。

然後蘇安然又很自然就想到,當時似乎就是因為玄武殺了那個世界的天命之子,結果才導致任務難度發生了改變。那個時候,天源鄉的發展上限肯定是不止凝魂境和地仙境的,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那時使用了劍仙令才沒有發生諸如雷劫降臨的事情。

明悟了這一點,蘇安然的臉色也就更難看了。

因為這對他而言,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

謝雲和莫小魚,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雙方眼中的謹慎。

此時馬車內,顯然是有一股低氣壓存在著。

就連駕車的錢福生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

他們都有些埋怨謝雲。

本來以為是要和謝雲交手的,結果卻沒想到居然是自己人。那你說既然是自己人,為什麼一來還要擺出那副即將生死大戰的樣子,搞得錢福生和莫小魚真以為謝雲是要來阻攔他們,為中西劍閣的弟子報仇。

“我本來還以為,你是打算來報仇的。”沉默片刻後,蘇安然突然開口。

謝雲心中一驚,臉上露出無奈苦笑:“就算是,那也要我打得過才行。”

他倒是沒有否認,很直接的就承認了。

蘇安然微微點頭,道:“其實你若是出了那一劍,你未必沒有勝算。”

“但我也會死吧?”謝雲輕笑一聲。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