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96. 孫子,去接個客

96. 孫子,去接個客(1 / 2)



推荐阅读:

陳平微微歎了口氣,臉上有著些許的無奈:“你錯過了天大的機緣。”

“這就是命。”袁文英沉默片刻,然後才開口說道,臉上古井不波,“但我不後悔。”

“你也就隻差那最後的半步了。”陳平看了一眼站的筆直的袁文英,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複雜,“你和小魚是我最信任的人,也是跟了我最久的人,所以私心上我自然是希望見到你們兩個實力再有長進。但是你啊……”

袁文英一直沒什麼神色變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無奈。

要說不羨慕莫小魚,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畢竟不是什麼聖人。

本來,他和莫小魚的實力極為相近,都是屬於半隻腳踏入天人境,而且他們也是天資極為出色的真正天才,又有陳平的悉心指導和培育,所以非常有望在四十歲前踏入天人境的境界。

要知道,陳平也是在過了五十歲後才踏入天人境的。

如今的他,彆看他看起來似乎才三十四、五歲的樣子,但是實際上這位關中王已經快七十歲了。隻不過突破到天人境的時候,讓他增長壽元的同時也帶了一點返老還童的特效。

在碎玉小世界裡,哪怕就算是如今那二十多名天資縱橫的真正天才,也沒有人敢說自己絕對有把握在四十歲前突破到天人境。唯獨莫小魚和袁文英兩人,敢開這個口,說一聲自己必然可以在四十歲前突破到天人境。

可是!

自莫小魚在三天前得到蘇安然的一劍指點,有所明悟後,袁文英和陳平就發現,莫小魚許久未曾鬆動的修為居然又一次鬆動了,甚至還隱隱有所增長。

這個發現,就讓袁文英的內心有些不是滋味了。

若無意外的話,莫小魚很有可能將在一到兩年內,突破到天人境。

三十五歲的天人境強者,這在碎玉小世界可是真正的獨一份,是屬於可以打破記錄的那種!

因為在碎玉小世界的曆史上,天資最好的一位天人境強者,也是在三十八歲的時候才突破到天人境,然後在他之前和之後,都沒有一個人能夠打破他的這個記錄。

“這就是命。”袁文英苦笑一聲,“我有些羨慕,但不會嫉妒。正如王爺您之前所說,我沒有仙緣。但是……我有拚勁。我敢拚,也願意拚,更想拚。縱然沒有仙緣眷顧,我可能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才能夠達到小魚即將達到的境界,可我不會後悔,因為那是對我努力的見證,是我的功勳!”

陳平目光閃動,眼裡有些訝異。

他能夠感受到袁文英的氣勢有所變化,整個人也變得更加猙獰起來。

但卻並不是麵目可憎的那種可怕猙獰,而更像是一柄開鋒利刃終於出鞘的那種徹骨冰寒。

那是一種雖萬人吾往矣的沙場崢嶸。

“好!”陳平欣慰的點了點頭,臉上有著相當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雖說有仙人到來,稍微打亂了我的布局,但計劃我並不打算改變。……而且說不定,你也不是沒有機會的。”

最後一句話,陳平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袁文英沒有開口,他隻是點點頭:“但憑王爺吩咐!”

……

飛雲國物產豐饒,占據了這個世界最中心的一片廣袤土地。

在這個國家裡,哪怕就算是分封出去的幾位異姓王的藩地也都是一等一的豐饒,絕不存在誰的土地貧瘠,誰的領地落後。當年打下飛雲國的那位仲家先祖,是一位真正願意和手足分享的大人物,也因此才有了後來的數百年昌盛與和平。

隻是,人心終究是會變的。

一輛馬車就在這時搖搖晃晃的上了路,出了京,然後開始南下。

從京城離開南下,約莫五到七天的行程就會抵達另一座大城,沿途會經過幾座村落。不過因為距離京都較近,所以也並不見兵荒馬亂的跡象,或許這些村落不夠發達,村民也多有饑色,但是相比已經徹底亂套的其他地方,京畿道所在的這些村落已經要幸福許多了。

馬車裡的人並非彆人。

正是蘇安然與莫小魚,駕車的是以仆役、車夫身份自居錢福生。

對於如今這個身份角色,錢福生那是相當的入戲和滿足,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羞恥的地方。甚至對於莫小魚一開始居然妄圖搶走自己車夫的位置時,感到相當的憤怒,甚至差點要和莫小魚決鬥——若是在以往,錢福生自然不敢如此。可現在就不一樣了,他覺得自己是蘇安然的人,是蘇安然的老仆,你一個孫子輩的想乾什麼?

動不動什麼叫尊老?

至於錢家莊,陳平也已經答應會幫忙照顧,不會讓中西劍閣的人亂來,所以錢福生就真正的徹底放心了。

“少爺,我們馬上就要進城了,但是天也快黑了,您看我們是馬上就前往渡口租船,還是先在城裡休息一天?”馬車外,傳來了錢福生的聲音。

從“前輩”到“少爺”,稱呼上的改變意味著很多事情也都發生了變化。

哪怕明知道這隻是一個喬裝——錢福生扮演車夫和類似於管家的角色;莫小魚扮演的則是打手和侍衛的角色——但是錢福生依舊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所以說他入戲快,真的不是一句客套話,而是錢福生的的確確對自己的新身份地位有著非常明顯的清楚認知,這一點其實是勝過莫小魚的。

雖然莫小魚是目前和蘇安然接觸的眾人裡,唯一一個獲利的,而且他也確實對蘇安然非常的恭敬,可他身上就是少了一種味道。蘇安然說不出來具體是什麼,他隻是本能的覺得,莫小魚並不像自己的侍衛,倒真的像是自己的孫子一樣——他突然就有了一種正在帶熊孩子的感覺。

“租船。”蘇安然的聲音,從馬車裡傳了出來。

“好嘞!”錢福生立即應道,然後揚鞭一抽,馬車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陳平給蘇安然提供了一些線索:關於那副藏寶圖最早出現時的線索。

他雖然因為忙於政務沒時間去理會這種事,但是對事情的把控和了解還是有必要的,畢竟這種關係到藏寶圖秘密的事情,向來都是江湖上最引人心動的時刻,往往隻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流言都有可能讓整個江湖瞬間變成一個絞肉機,更何況這一次那張核心的藏寶圖還真實的出現過,所以自然更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

若非陳平的邀請,中西劍閣這一次說不定也會參與到這張藏寶圖的搶奪中。

因此為了防止事情的過度發展,以及有可能影響到自己計劃的事,陳平肯定是會暗中有所調查。

陰差陽錯間,這些調查內容也就成為了蘇安然了解事情真相的線索。

從這座被稱為“河城”的大城渡口出發,沿著運河開始逆流東上,途徑三座城市後,就會進入柳城。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