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95. 失蹤成員的線索

95. 失蹤成員的線索(1 / 2)



推荐阅读:

“爹,您喝茶。”

“爹,要來點瓜果嗎?”

“爹,需要人給你捶腿嗎?”

“爹……”

錢福生臉上的表情,正在懷疑人生。

陳平,關中王,如今飛雲國裡五位世襲罔替的異姓王裡最有本事的一位,也是力挽狂瀾、拯救飛雲國於水火之中的英雄人物。如果沒有他,飛雲國早就被猛汗部族南下攻破了,哪還有後來的什麼藩王之亂,所以不管是鎮東王還是鎮南王,私底下其實都是有些敬佩這位關中王的。

但是現在。

這位大名鼎鼎的關中王,正像一個孝子那樣,在一旁伺候著蘇安然。

這一點,不止是錢福生這麼覺得,就連一旁的袁文英和莫小魚也是這麼覺得。

這可是讓猛汗大軍止步綠玉關、讓東海鮫人退守東海、將鬼族摁死在南林、讓鎮東王和鎮南王不敢出兵離藩、甚至哪怕飛雲國各地開始內亂脫離朝廷掌控,也依舊能夠將整個京畿治理得如同盛世的關中王啊。

可為什麼……

“爹,您累了嗎?”陳平笑得跟個天下第一的大孝子一樣,不斷的噓寒問暖。

蘇安然揮了揮手,示意陳平不需要再這麼低聲下氣。

對於陳平的心態,他自然能夠理解。

因為彆人不知道,但蘇安然是實打實的利用了神識的技巧,直接在陳平的腦海裡傳話——當然,這並不是蘇安然的能力,神識傳音畢竟是凝魂境才能開始學習的手段。所以蘇安然是借用了邪念本源的手段,把他想說的話傳給了陳平,所以才讓陳平如此深信不疑。

畢竟,蘇安然是切實的給陳平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一扇能夠通往天人境之後的大門。

像陳平這樣天資橫溢的人,如果之前沒有希望的話那倒是另當彆論,可現在既然知道了武道這條路還能繼續走下去,那麼他自然不願放棄了。

彆說就是喊蘇安然爹了,隻要不是違反他原則立場的事,陳平覺得都可以妥協和讓步。

畢竟那可是通天路啊!

“王爺……”袁文英和莫小魚兩人,看了一眼陳平,他們總覺得陳平像是被洗腦了。

雖然事實上,陳平的確是被洗腦了,隻不過與他們兩個所想的洗腦情況不太一樣。

“這兩人是誰?”

“這位是袁文英,這位是莫小魚。”陳平笑嗬嗬的指著兩人介紹起來,不僅將他們的生平都解釋得清清楚楚,甚至就連他們的功法特點也都一一說出,“……是最為信賴的嫡係。”

蘇安然點了點頭,道:“也就是說,這兩人是你的後輩了?”

“是。”陳平想了想,這兩人的確和他差了一個輩分,說是後輩也沒什麼毛病。

“那就是我的孫子了?”

“孫……”

袁文英和莫小魚兩人,當場就懵逼了。

陳平也同樣有些懵。

不過三人懵逼的地方,有些不太一樣。

袁文英和莫小魚總覺得,蘇安然說這話帶有很強的侮辱性,所以聽起來總覺得相當的不爽。

而陳平則是覺得自己突然間就多了兩個乾兒子?

不過最重要的是,陳平聽出蘇安然話語裡的潛台詞了:按照蘇安然這意思,自己以後會有很多的孫子和兄弟姐妹了?難道他之前說的那句這世間的人都是他的孩子這話是認真的?

陳平不敢繼續想象下去了,他第一為自己的想象力過於豐富而驚恐。

在場的人,唯一還能保持淡定的,隻有錢福生了。

或者說,笑得有些樂嗬嗬的。

因為不管是陳平,還是袁文英、莫小魚,這三個人隨便哪一個隻要扯上關係,他就再也不是無根之萍,而是真正有靠山的人。尤其是,他是第一個接觸蘇安然的人,是蘇安然親口承認的自己人,這輩分就算比不上陳平,怎麼也要比袁文英和莫小魚這兩位大人物高吧?

“王爺,這個人就是個江湖術士!”袁文英沉聲說道,“他不知道從哪知曉了一些關於天門的事情,所以就來招搖撞騙了。剛才那個所謂的懸空飛劍,必然就是障眼法之類的幻術,而且殺死侍衛的那些手段也與微臣所知的鬼族妖術極為相似。……說不定此人就是鬼族奸細。”

蘇安然挑了挑眉頭。

他倒是沒想到,會從這裡聽到一些關於鬼族的情報。

碎玉小世界,目前已知的兩大異族,分彆是鮫人和鬼人。

前者是位於東海的族群,形似人類,兩側有類似魚鰓的呼吸器官,雙足,但是雙足卻比正常人要大一些,足間有蹼,擅用長柄兵器,在岸上的力氣就已經堪比人類中的大力士,若是入了海那就更加力大無窮。

而後者,則是一群身高不過一米五的矮子,膚色黝黑,長相猙獰,有獠牙,常於夜間行動。他們的力氣雖然並不大,似乎不比小孩子強多少,可是他們卻懂得施展一些妖術,尤其是針對人類血氣方麵的妖術尤為擅長。被鬼族的人所殺,死狀就和之前被蘇安然以屠夫的血氣掠奪所殺的形象差不多。

這也是袁文英懷疑蘇安然是鬼人的原因——雖然蘇安然看起來不像,但說不定有例外呢?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袁文英和莫小魚沒有陳平的眼力,所以他們之前在閣樓上並沒有看到太多的東西,也感受不到蘇安然之前散發出來的那股壓迫感。

陳平雖有所暗示,但無奈袁文英有些直,因此並沒有領會到其中的深意。

用蘇安然之前傳音給陳平的話,那就是他和袁文英沒有仙緣。

“你不是我的孫子。”蘇安然瞥了袁文英一眼,淡淡的說道。

他沒忘記,現在自己正在扮演仙人,這逼就不能裝得太俗氣,得有一些仙氣,說的話也不能太直白。

“我當然不是你孫子了。”袁文英冷聲說道。

見袁文英似乎還打算說些什麼,旁邊的莫小魚扯了一下對方,趕緊讓他閉嘴。

這個舉動,倒是讓蘇安然覺得有趣。

“你為什麼阻止他?”蘇安然開口問道。

“文英畢竟是打將軍,他的性子直率,而且也需要顧慮很多。我不喜歡想那麼多,所以既然王爺信任你,那麼我也會信任你。”莫小魚想了想,然後才開口說道,“隻是……這孫子……”

“你用劍?”

莫小魚愣了一下,然後才說道:“是。”

剛才陳平已經介紹過他修煉的是快劍了,這人還明知故問。

“快劍不一定要快。”

莫小魚皺眉,有些不理解。

快劍不一定要快,難道還要慢不成?

那還叫什麼快劍啊,乾脆叫慢劍算了。

蘇安然也不解釋,他突然抬手一招,以神念衝擊的力量折斷了一截廳堂外的樹枝,然後隔空攝取。

看到蘇安然似乎有意指點莫小魚,袁文英雖不認同蘇安然,但還是退開。

陳平、錢福生也同樣如此。

蘇安然沒有說什麼,隻是抬手朝著莫小魚就點了過去。

這一劍,蘇安然的速度並不快,相反在場幾人都能夠清晰的看到蘇安然出劍的招式和劍路,他們都覺得這一劍並沒有什麼出奇,甚至認為自己都可以輕鬆的躲開這一劍,因為這麼慢的劍根本就不可能刺中人。

但是下一刻,蘇安然的樹枝就已經點在了莫小魚的眉心處。

陳平、袁文英、錢福生三人皆驚。

不同於另外三人的驚訝,莫小魚的臉色卻是相當的蒼白,眼裡甚至還有抹之不去的驚恐。

沒有人能夠明白,蘇安然剛才那一劍對莫小魚所帶來的震撼。

他明明看到了蘇安然的出手,也看到了那支樹枝的移動軌跡,幾乎是在看到蘇安然出手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想好到底要如何出手攔截了。可是最終的結果,所有的一切行為卻都隻停留在“想”這個念頭,等到他回過神來想要拔劍而出的時候,樹枝就已經點在了他的眉心處。

他,死了。

“雖然有句話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那是指低你一個層次境界的人。如果你麵對同境界實力的對手,如果你的劍法威脅不夠,那麼你的劍再快又有什麼意義呢?對方隻要防住要害,就等你疲勞了輕鬆把你拿下。”蘇安然淡淡的說道,“說到底,劍術本來就沒有什麼快和慢的區分,有的隻是如何更有效率的解決對手。”

莫小魚抬起頭,望著蘇安然,駭然的眼神漸漸變得明亮起來。

“這一劍,我取名‘星跡’,快慢隨心,隻是一種變化手段而已。”蘇安然繼續開口裝逼,然後右手一抬。

這一次,沒有人看得到蘇安然的動作。

但是當蘇安然的右手停止移動時,樹枝則是點在了莫小魚的咽喉處。

“所以我說了,你一味的追求快並不是正道,你已經走上歧途了,不過現在還有挽救的機會。”蘇安然一臉淡然的說道,“那麼,你現在可有所悟?”

“謝謝爺爺的教誨!”莫小魚急忙拜謝。

蘇安然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尤其是看到袁文英一臉便秘的表情,他就更得意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