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80. 快給我停下你的戀愛腦!

80. 快給我停下你的戀愛腦!(1 / 2)



推荐阅读:

孟玲和餘文、餘樂兩兄弟,一臉驚恐的望著試劍島。

本該是無形無質、溫和如春的劍氣,陡然間宛如冷冬寒風,一道道淩然現形、充斥著狂暴混亂的氣息。

大地在這些劍氣的肆虐下,以驚人的速度崩裂、分解、消融。

而且很快,就連整個空間也都開始承受不了這些劍氣的肆虐。

如同破碎的鏡片一般,半空中開始不斷的出現一塊塊的破碎區域,顯露出無儘的黑暗。

那些黑暗,僅僅隻是看一眼,就會讓他們的內心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懼的情緒。

孟玲知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虛無,當即喝止了餘文和餘樂兩兄弟,令他們不許再看。

“師……師姐……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樂性子較為活潑,但是此時也是結結巴巴,一臉的震撼。

“邪念劍氣本源,被人帶走了。”孟玲的聲音,也顯得有氣無力。

“啊?”阿文一臉呆滯。

“轟隆——”

一聲雷鳴震響,眾人隻見天空中頓時劃開了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痕。

那道裂痕距離孟玲等守門人相距甚遠,起碼也得在十數公裡之外。可哪怕相距如此之遠,眾人也依舊能夠看到本是蔚藍的天空中突然有了一道如同蜈蚣般猙獰的裂痕,可想而知若是在那處位置底下,這道裂痕到底有多麼遼闊了。

下一刻,不等三人回過神來,又是一聲巨響。

然後,裂痕就開始崩潰了。

大片大片如同鏡片一般的光幕開始碎落,然後紛紛化作星屑消散在空氣裡。

裂縫之後,就是虛無。

“師姐……”

阿文和阿樂兩人,一臉驚恐的望著孟玲。

此時此刻,在他們的心中,所謂的末日大抵也就如此了。

“啟動大陣,讓所有人離開!”孟玲一臉的咬牙切齒,“邪念本源消失了,試劍島……沒了。”

餘文和餘樂兩人,麵露悲苦哀戚之色。

試劍島的意義,對於整個北海劍島而言可不僅僅隻是能夠讓他們多賺些錢那麼簡單,同時也是一個風險隱患的分攤——在有試劍島存在的情況下,北海劍島可以把大量的劍修都轉移到這邊,減輕靈氣潮汐所帶來的修煉壓力,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北海劍島完全可以獨占試劍島,但是他們卻從來就不這麼做,甚至還一臉無私奉獻的原因。

因為如果失去了試劍島,北海劍島必然不可能再讓那麼多修士進入島上修煉,肯定是優先為自己門下的弟子提供修煉機會,畢竟一個宗門的弟子才是一個宗門的根基,這一點北海劍島看得比誰都清楚,不可能本末倒置。

可是如此以來,進入北海劍島的名額有限,肯定會引起新一輪的物價競爭。

如此一來,北海劍島就會處於一個風口浪尖的狀態。

這才是北海劍島一直以來竭力避免的狀態。

餘文和餘樂兩人不知曉這些情況,但是孟玲卻不會不知曉,畢竟在北海劍島裡她的身份很不一般。

如果當年不是和唐詩韻比鬥輸了的話,她也不至於被關在悟劍崖三百年之久。

儘管這三百年裡,她的修為進境雖不算快,如今也隻是勉強進入凝魂境的第三個小境界:鎮域,甚至還沒達到巔峰。但是在劍道方麵的感悟卻是一日千裡,如果讓她現在出山的話,劍仙榜和天榜排名必然要重新洗牌。

當然,最讓孟玲憤恨的,是她本來有望成為北海劍島年輕一代裡的大師姐,可就是因為這件事,如今北海劍島裡知曉她名號的人也沒幾個——跟她同一時期的北海劍島弟子,如今要麼已經隕落,要麼也早已在玄界遊曆很少回師門了。

若非如此,北海劍島也不至於等到三年多前的時候,才從青丘氏族那邊搶回一個劍仙榜的排名。

而且還是第十位——如今已是第九位,這還是因為唐詩韻下榜了的緣故。

孟玲望了一眼已經開始加速崩潰的試劍島,然後輕輕歎了口氣。

北海劍島的格局,怕是要變天了。

……

“我不會要死這裡吧!”蘇安然一臉的懵逼。

“不會的。”意識傳來回應,“守門人有大陣的控製權限,每一個進入試劍島的人其實都會在大陣那裡留下印記,隻要大陣啟動的話,所有被標記了的人就可以同時離開試劍島了。”

“還有這種操作?”蘇安然驚了,“那豈不是說,在試劍島內的劍修不管乾什麼,都逃不過守門人的監控嗎?”

“不會的。”被蘇安然取名石樂誌的意識回答道,“想要利用大陣鎖定一個人,必須得知曉這個人比較詳細的情況,例如對方的氣息或者身份……主要是因為,每一個進入試劍島的人,都會和守門人打過照麵,而擔任守門人的北海劍島弟子都會被大陣賦予一項特殊能力,那就是氣息辨識。”

聽到意識的話,蘇安然大概就已經明白了。

“所以,每一個和守門人打過照麵的人,實際上都等於是被守門人進行了標記,所以哪怕其他人不知道對方的氣息,但是隻要知道對方的身份或者一些形象特征……反正隻要讓守門人知道到底是誰,他們就能夠辨認出氣息,從而精準的鎖定到對方?”

“是的。”

“那這個大陣,什麼時候啟動呀?”蘇安然不由得開口問道。

意識不說話了。

“喂喂喂,你倒是回答我啊。”蘇安然突然慌了。

“那就要看守門人打算什麼時候啟動大陣了。”沉吟片刻後,意識才回答道,“以試劍島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多隻能在維持一炷香的時間,就會徹底崩潰。不過在這之前,修為較低的那些修士,恐怕就會先一步死去。”

“為什麼?”蘇安然茫然。

“你沒感覺,是因為我能影響到周圍的劍氣,所以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傷害。”意識傳來得意的表情,“但是其他人可沒有那麼幸運了。失去了平衡後,遊離劍氣就會變得狂暴起來,像你這樣實力的修士大概能夠維持半炷香,但是再拖延下去的話,也是難逃一死。”

蘇安然知道邪念本源的意思,它此刻計算並非修士自身的戰鬥力水準,而是以體內的真氣量來進行計算的。

而他的真氣量什麼情況,彆人不清楚,他自己還不清楚嗎?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