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我是個好人(1 / 2)



推荐阅读:

凝魂境和本命境一樣,一共有三個小境界。

分彆是聚魂、化相和鎮域。

本命境後,修士憑借對本命法寶的塑造和凝聚所形成的感悟,於天道雷劫裡捕捉一絲“劫後餘生”的“生命力”,然後再將自身的神魂與這絲力量彙聚融合,塑造出全新的靈魂,或者說修士的第二神魂。

這個過程,即為凝魂。

也稱聚魂。

隻有踏入這一境界的修士,才有可能肉身被毀後得以神魂不滅,轉為鬼修。

當然,留存下來的也是所謂的第二神魂,並非修士本身於生命誕生時的第一靈魂。

所以儘管雖說能夠轉為鬼修幸存下來,可實際上魂魄也是殘缺不齊的。

玄界將此稱為缺憾。

意為神魂有缺。

這也是為什麼鬼修終生無望大道儘頭的原因,他們一旦入苦海就要永受苦海浮沉之苦,永遠無法登臨彼岸。

除非可以找到一具軀殼,再世為人。

但不管怎麼說,隻要踏入凝魂境的第一重境界:聚魂,也就等同於多了一條性命。

而凝魂境的第二重境界:化相,則是指將第二神魂轉化為法相。

法相,亦稱魂相。

每一名修士根據自身的感悟、理解、想法等等不同,凝聚轉化出來的法相自然也有所不同。而一旦轉化出了自身的法相,那麼這名修士就可以將自身的本命法寶與魂相相互結合到一起,發揮出更加不可思議的力量,就如同一件法寶擁有了器靈一樣——事實上,玄界絕大多數法寶的器靈,都是肉身隕滅的化相修士,以其自身的魂相融入其中,成為器靈的。

真正能夠將一件法寶培育出天生器靈的,極為罕見。

而且儘管真相殘酷,但是事實上,要鍛造一件絕品法寶所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就是一道魂相。

魂相來源,可想而知。

這也是魍魎四共主裡青煙閣的形成原因之一。

羅雲生,就是一位化相境的凝魂強者。

他如果真想逃的話,實際上還是可以逃跑的,畢竟第二神魂都已經化作法相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居然想用魂相去抹殺吞噬蘇安然的神魂。

左道七門,被稱為邪魔外道可不是沒有理由的。

邪命劍宗以屍養劍,煉製劍屍劍奴,這手段雖說不太好看,行事有些偏頗、殘忍,但還不至於邪異。畢竟,玄界裡修士之間的戰鬥哪有不死人?要知道名門正道裡可是有五仙門、守魂宗這兩家同樣以煉屍為主的門派,所以基本隻要不是屠戮無辜,也不去掘人祖墳之類的手段,其實玄界還真的懶得追究你煉屍的屍體是哪來的。

但是邪命劍宗會被打入左道,自然也是有理由的。

掘墳屠戮之類的事,他們雖然不會乾,但是他們卻有一門秘法,可以吞噬其他修士的神魂以壯大自身的魂相。而且這種吞噬手法可不僅僅隻是簡單的吸收力量那麼簡單,這種秘術會連帶對方的記憶、感悟、功法等也一並吸收,所以從而就能夠了解到對方宗門的隱秘和不傳之秘。

當然,這種吞噬因為是要撕裂對手的神魂,所以並不能獲得完整的傳承,最多也就十存二、三的程度。

這種程度所保留下來的內容自然也是支離破碎。

可要是萬一恰好就是一個宗門最為核心的機密呢?

玄界裡,沒有一個宗門敢去賭這種事。

所以他們才會將邪命劍宗列為左道七門這類邪魔外道裡。

羅雲生出動魂相滅殺蘇安然,自然也是想要把他的神魂吞噬,從而壯大自身的神魂,甚至是想要奪取蘇安然的感悟。

單純就實力上而言,羅雲生的做法沒錯。

畢竟,一位剛剛踏入實境的本命境修士麵對他這種凝魂境強者,哪有什麼反抗之力。

還不就是被羅雲生隨意揉搓的人。

隻是可惜。

他遇到了蘇安然。

蘇安然是什麼人?

太一穀掛逼!

麵對這種實力超強,完全就是碾壓自己的對手,他還傻乎乎的去跟對方交手。

真覺得自己是天命之子?

或許,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他有這種想法。

可是在見識了太一穀的九位師姐以及比他早穿越過來七年卻已經在這邊活了六千年的黃梓,蘇安然要是還真把自己當成獨一無二的天命之子,那他就真的智商有問題了。

所以,他二話不說就捏碎了劍仙令。

畢竟對方連魂相都放出來了,如此完美的絕殺機會,蘇安然可不想錯過。

一定要說的話,那就是……

“你的姿勢太美了,我實在忍不住。”

然後,羅雲生的魂相就被絞碎了。

再然後,他的肉身也跟著沒了。

而且剛從肉身脫離出來,沒有任何保護的第一神魂,就這麼暴露在唐詩韻的劍氣下——這大概就相當於在冰天雪地零下幾十度且外麵還下著冰雹和暴風雪的時候,你突然決定出去裸奔一樣……

所以,羅雲生死了。

隻不過,蘇安然的神色卻並沒有絲毫的鬆懈。

在感知上,他能夠感受到屬於羅雲生這個人的氣息已經徹底消散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