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77. 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77. 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1 / 2)



推荐阅读:

光繭由密密麻麻的劍氣彙聚而成。

這些劍氣按照著某種特殊的蘊理不斷的流轉著——從遠處看,就隻是一個純粹的光繭而已,但是到近處觀察,才會發現這其實就是由無數的劍氣彙聚而成。隻有仔細觀察,才能發現這些劍氣的流動並非一成不變,而是相當的有層次感和規律感。

試劍島的由來,在玄界並非什麼秘密。

尤其是數千年前那場北海劍島與邪命劍宗之間的大戰後,關於試劍島的情報也就更為整個玄界所知。

正所謂有黑就有白。

均衡之道,存乎萬物之間。

所以有邪念劍氣本源,自然也就會有善念劍氣本源——哪怕這麼多年來,從來就沒有人找到這善念劍氣本源,但是玄界所有劍修卻始終相信,這種本源力量是絕對存在的,他們沒找到隻是缺乏正確的尋找手段而已。

至於散落於試劍島內的十四顆傳承劍丸,對於玄界的修士而言那就是一種添頭而已。

羅雲生,此時就一臉興奮狂熱的望著眼前的光繭。

他在上麵看到了道的氣息。

所以他認定,這東西就是試劍島劍氣海的劍氣本源。

不過,看著眼前這個巨大的光繭,到底要如何進行回收,羅雲生卻是感到有些困惑。

從這個幾乎齊人高的光繭來看,這裡麵所蘊含的劍氣數量絕對不少,貿然吸收的話很可能就是整個身體都要被撐爆的下場。更不用說,這個光繭本源還帶有大道的氣息,那就更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東西了。

略微遲疑了一下,羅雲生以真氣覆蓋在自己的手上,然後朝著光繭緩緩靠近。

但是他的手還沒觸碰到這個光繭,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收了回來。

他望著自己的中指。

剛才這隻中指,距離那層光膜,僅有一厘米。

此時手指收回之後,表麵看似正常,可是當羅雲生輕吹一口氣後,中指卻是突然裂開一道血痕,一滴血珠從血痕上冒出。

羅雲生的神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了。

他剛才還沒有觸摸到這個光繭,僅僅隻是稍微靠近了一下,就被劍氣所傷,此時的他甚至不敢猜想,居然他剛才沒輕沒重真的去觸摸這個光繭的話,那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不過在凝重神色之後,羅雲生的臉色就露出更加欣喜的興奮之色。

他現在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光繭絕對是劍氣本源了。

如果不是的話,怎麼可能傷得了他?

要知道,剛才他嘗試去觸碰的可是右手,而不是剛剛才煉化成法寶的左手。以他的修為實力,想要正麵硬撼法寶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不過隻是劍氣而已,隻要他灌注真氣護體的話,一般的劍氣也不容易傷得了他——就算他現在處於比較虛弱的狀態,可又不是在戰鬥中,所以他才能夠以大量真氣保護自己的右手。

但哪怕如此,他的右手也依舊被輕易劃傷,這就足以證明,這些劍氣絕不簡單。

“哈哈哈哈哈!”興奮之色下,羅雲生更顯癲狂。

他心念一動,右手就多了一柄黑色的長劍。

純黑的飛劍在羅雲生的手中,被他猛然揮砍劈落。

但是劍身在空氣裡掠過的卻並非黑色的軌跡,而是一道猩紅色的劍光,空氣裡甚至還散發出陣陣的腥臭氣味。

“鏘——”

劍身劈砍在光繭上,一聲金鐵交擊聲下,伴隨著火花四濺而出。

但是強大的反震力卻也震得羅雲生不由得後退了數步,黑劍顫鳴不停。

羅雲生低頭一看,他的右手居然在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羅雲生不見驚怒,反倒是顯得格外的興奮,眼中癲狂之色更盛,心中已然有底,“奪命飛環!”

一聲暴喝,手中長劍猛然前刺。

“鏘——”

劍尖點刺在光繭之上,火花四濺。

反震力依舊。

但是這一次,羅雲生卻並沒有受到力道的巨大反震,他隻是後退一步就徹底穩住身形,手中黑劍再度一刺。

“鏘——”

劍尖再度點刺在上一劍刺中光繭的位置。

然後,又是四濺的火花以及反震力的回震。

隻不過這一次力道更大,所以飛濺而出的火花更勝。

唯獨反震力,卻似乎看似變得更小了。

羅雲生這次甚至沒有後退重整身形,僅僅隻是持劍的右手被巨大的力道震蕩導致高高揚起——從右手的情況上看,卻是可以看到這第二次攻擊所產生的力量明顯是要強於第一次的。

爾後,第三次攻擊落下了。

依舊是光繭上的同一個位置。

這一次,響起的終於不是金鐵交擊的清脆聲,而是如同雷鳴般的震響。

噴濺而出的,也終於不再是火花,而是熾熱的火焰。

強大的震蕩力,也終於不再是由羅雲生一人承受:整個光繭上環繞著的劍氣,甚至產生了些微的凝滯和晃動。隻不過這個破綻非常的短暫,僅僅隻是一瞬間而已,然後劍氣就依舊開始繼續快速的旋轉起來。

但是,羅雲生已經看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所以第四劍終於出手了。

然後是第五劍、第六劍。

伴隨著每一劍的遞增,羅雲生出劍的力道越來越大,氣勢也越來越強,產生的震蕩力自然也就越來越大。

第七劍的時候,整個光繭甚至都已經開始變形了,隱隱已經有了分裂破碎的跡象。

而到第十一劍時,光繭開始產生明顯的變形,而光繭所在的位置更是出現了龜裂和塌陷。

到了第十三劍,裂痕直接就開始蔓延出去,羅雲生和光繭所在的位置直接陷落了接近一尺,而且隱隱間光繭也幾乎就要破碎,就連那些被阻礙運轉的劍氣也需要長達四、五秒鐘的時間才能夠恢複旋轉速度。

羅雲生臉上的興奮之色溢於言表。

他隻感到一陣甘暢淋漓,發自身心的巨大喜悅歡呼讓他都快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

奪命飛環,一環強過一環,下一劍的威力永遠是上一劍的翻倍。

這是邪命劍宗所獨有的秘術,不同於其他玄界的絕大多數秘術——如真元宗的《真元呼吸法》,他們宗門的這門秘術雖是殘篇,但是如果流傳出去的話,任何修士都可以輕易學會。同理玄界絕大多數宗門的秘術都是沒有什麼門檻,也因此這類秘術才會成為宗門最為核心的傳承秘術功法,隻有極少數帶有強烈宗門特色的秘術,是需要配合宗門獨有的心法或功法。

邪命劍宗的這門奪命飛環,就是屬於需要配合邪命劍宗的《邪念碎心訣》才能夠施展。

雖說限製頗多,但是一旦真正的施展開來,威力也會越來越強。

根據傳聞,這名秘術施展到最巔峰的時候,甚至可以讓一名邪命劍宗的修士打出威力強於自身一個大境界的殺傷力。

此時,羅雲生已經刺出了十七劍,他隱隱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似乎已經摸到了地仙境大能的氣勢。

這一點也是奪命飛環的可怕之處:隻要能夠成功施展出超越自身一個大境界的劍招威力,那麼就等同於是摸索到了下一個境界的門檻,等於對下一個的境界有了提前的感悟,可以讓邪命劍宗的修士少走許多的歪路。

羅雲生幾乎想要仰天長嘯:果然我就是天命之子!我的修道之路即將迎來一片坦途!

“哈哈哈哈哈!”羅雲生興奮的大笑,他覺得自己已經摸索到了地仙境的門檻了,隻要這次回去之後,不出十年他就可以成為地仙境大能,然後邪命劍宗的宗主之位指日可待,屆時他就可以一統左道七門,讓魔門臣服,從而君臨整個玄界。

這,才是天命之子所應該有的結果啊!

“吵死了!”

一聲暴喝,打斷了羅雲生的幻想。

將他驚回了神。

氣勢被奪,手上的動作自然一頓,強烈的反震力一彈,羅雲生居然噴出一口血,接連倒退了十數步才終於穩住身形。

他蒼白的臉色上,浮現出狂怒。

“是誰!”

羅雲生心中極為惱怒,他都已經刺到第十九劍,隻差最後一劍就可以完整的模擬出地仙境大能的威力。甚至於,隻要刺出這第二十劍,羅雲生相信眼前這個光繭絕對會瞬間破碎,那麼被光繭所保護的劍氣本源肯定就會暴露出來——羅雲生現在堅信不疑,這個光繭肯定就是劍氣本源的保護罩。

但是此刻!

他居然被一道莫名其妙的聲音打斷了他毫無顧忌施展奪命飛環的快感——正常戰鬥情況下,哪會有人傻乎乎的站著讓邪命劍宗的人接連打出二十劍,所以邪命劍宗的這門秘術也就僅僅隻是理論上極強而已。畢竟,如果是在非戰鬥的情況下,也從來沒有東西能夠讓邪命劍宗的弟子跑個二十環。

正所謂壞人修行,那可要比斷人財路更遭人恨。

羅雲生不狂怒那才是怪事。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