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76. 我,羅雲生,天選之子

76. 我,羅雲生,天選之子(1 / 2)



推荐阅读:

一名中年男子,伸手抹了一把臉,然後往旁邊吐了一口血沫。

他的左肩齊肩而斷,臉色蒼白得毫無血色可言。

但眼裡的瘋狂,卻反而更盛了。

“羅雲生,你跑不掉了!”

幾道怒喝聲,由遠及近的傳了過來。

斷臂男子回頭望了一眼,然後臉上露出恣意張揚的癲狂之色:“來啊!”

劍光疾馳而至。

一共四道。

領頭之人氣息雖有些不穩,但是半步凝魂的修為擺在那,在這試劍島內也還算是有所保障。更何況,在他身邊還有三位同是本命境實境巔峰和真境的劍修,合他們四人之力對付一位身受重傷的凝魂境強者,也還是能夠將對方吃下的。

當然,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防止對方狗急跳牆。

畢竟為了一位必死之人而搭上自己的性命,在他們看來極為不智。反正隻要遠遠的跟著對方,不讓對方有療傷的時間,他們就絕對足以取勝了。

事實上,如果不是邪命劍宗這一次太過瘋狂的話,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卷入到這趟渾水裡。

消息是數天前,從萬劍樓那裡傳遞到北海劍島的手中。

消息很簡單。

邪命劍宗試圖偷取邪念劍氣。

以往邪命劍宗的弟子混進試劍島,也隻是想辦法等地穴開啟,然後進入其中修煉,從而加快自身的修為進度。如果沒找地穴的話,也隻能自認倒黴,不過好在邪命劍宗的弟子也是可以利用試劍島裡遊離的無主劍氣修煉,不至於太過吃虧,最多也就是修煉進度不夠快而已。

但是這一次不同。

邪命劍宗的弟子不知道從哪研發出了這種走.私.偷.渡的手段,他們通過獵殺其他劍修,然後將對方的屍體帶到地穴,以秘法吸收邪念劍氣封存在這些屍體的體內,再準備將這些屍體帶離試劍島。

這種事,本來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畢竟如果有辦法的話,就連北海劍島都想把試劍島的遊離劍氣全部搬空。

可是問題在於,邪命劍宗這一次居然把邪念劍氣的本源都給偷出來了。

這下子,整個試劍島所有劍修就都坐不住了。

如果真讓邪命劍宗把邪念劍氣的本源給帶走,整個試劍島的平衡瞬間就會被打破,到時候試劍島內這些遊離的無主劍氣,瞬間就會狂暴起來。

要知道,整個試劍島說白了,其實就是被無數的無形劍氣所覆蓋著包圍著,所有的劍修在試劍島內,就等同於是進入了這片由無形劍氣彙聚而成的劍氣海之中。那麼一旦這個劍氣海徹底狂暴起來,在這片海洋之中的修士會是什麼下場,完全就是可想而知的結果。

在這樣的情況,要是還有劍修能夠坐得住,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目前試劍島還沒有徹底狂暴混亂,就是因為邪念劍氣的本源還沒被帶走,所以平衡並未被打破。

北海劍島的弟子在知曉了這種情況後,現在哪還敢動用法陣的特殊能力把試劍島內的人都傳送走,除非北海劍宗打算徹底舍棄這個秘境——當然,對於北海劍島而言,徹底失去試劍島這個秘境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他們也從未將試劍島當成自己宗門的專屬秘境,丟了也就丟了,

但是,他們舍棄了整個試劍島,卻反而讓邪命劍宗的人徹底擁有了邪念劍氣本源,等於讓邪命劍宗變相掌握了一個類似試劍島這樣的秘境,這就是北海劍島不能忍受的地方了。

於是,甚至不需要北海劍島開出什麼獎勵,他們隻是把如今試劍島的危險處境一說,試劍島內的劍修們就全都坐不住了。

開玩笑,試劍島的平衡一旦被打破,劍氣狂暴起來的話,這裡麵根本就沒人能夠幸免。

“羅雲生,你如果說出邪念劍氣本源現在在誰手上,我們可以做主放你一條生路。”領頭那人沉聲說道。

“你當我是初入修道界的菜鳥嗎?”羅雲生冷笑一聲,“如果不是你們的師兄拚死也要斬我一條手臂,你以為爺爺會被你們這群鱉孫逼到如此境地?”

“哼,成王敗寇,有什麼好說的。”一名本命真境的修士沉聲說道,“我們師兄以命換來你的重傷虛弱,不殺你簡直對不起我們的師兄!”

“哈哈哈哈。”羅雲生大笑一聲,“就你們這態度,還說放我一條生路?哈哈哈。”

領頭那名半步凝魂的強者回頭瞪了一眼自己的師弟,有些埋怨對方的口無遮攔。

本來如果他計劃成功的話,那麼等對方鬆懈下來後再出其不意的出手,就可以順利解決對方,根本不需要再浪費什麼口舌。但是現在被自己的師弟這麼一說,對方就更加不可能有所鬆懈了,反而會更加警惕和小心,如此一來真的動手的話,他們這邊肯定討不了什麼好處。

就算不死,也起碼得有好幾人重傷。

這次他們正好遇到一隊邪命劍宗的弟子,雙方大打出手,結果他們這邊死了三個人,包括他們兩為凝魂境的師兄。傷勢較重的也有四位,都已經是無法行動,隻能原地療傷的程度。不過七名邪命劍宗的劍修,卻隻有羅雲生一人逃脫,其他六人悉數斃命,倒是可以算得上一個不小的戰績。

但也因此,讓他們意識到,邪命劍宗不愧是能夠被稱為能夠和十九宗並列的左道七門之一,門下弟子的實力實在是強得讓他們感到心驚膽戰。他們完全無法想象,如果是在同等人數和修為的情況下,他們會是什麼下場。

“說出邪念本源在誰手上吧,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絕對不會讓你遭受羞辱。”

“也好,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羅雲生咧嘴笑了,眼裡居然有幾分解脫之意。

三名本命境的劍修彼此對視了一眼,眼裡都有抹輕鬆的笑意。

這個追擊任務,終於結束了。

接下來他們隻要回去跟師門的人彙合,然後就可以帶著消息去找北海劍島領取獎勵了。

這一次,北海劍島是真的被逼急了——他們很清楚,關閉法陣阻止試劍島內的劍修離開,這實際上是犯了大忌,因此在後麵請其他劍修出手自然是要給出一份對應的報酬。

報酬獎勵自然是根據難易度做調整。

殺死邪命劍宗的弟子,按照修為的不同,可以跟北海劍島換取數量不等的凝氣丹、化真丹、養魂丹。當然,也可以換取北海劍島的指點機會,或者是劍修的法寶等等之類的。

如果有邪念劍氣本源的準確消息,那麼獎勵就更加豐厚了。

若是能夠把邪念劍氣本源送到北海劍島的手中,甚至可以從北海劍島這裡換取一門絕品劍訣的修煉功法。

這群劍修,雖說修為尚可,但畢竟不是名門大宗出身,因此功法自然差了一些。他們也不敢奢求從北海劍島這裡換取到一門絕品功法,但是如果有準確消息的話,換取一門上品劍訣相信也是可以的。

不同於自己的三名師弟,那名半步凝魂的劍修卻是突然皺起了眉頭。

他們追了這名邪命劍宗的弟子已經快兩天了,對方表現出來的韌性讓他們都感到有些無奈。在這裡攔截到對方,這名半步凝魂境的強者也根本就沒有想過對方會服軟,他會說那麼多也隻是為了尋找一個更好的機會,然後將對方殺死而已——什麼上品功法、絕品劍訣,他是想都沒想過。

什麼樣的實力做什麼樣的事,他對自己的定位非常明確。

“站住。”這名劍修沉聲說道,“看你的樣子,也不像重傷垂死的樣子,所以不需要那麼靠近,你站那裡說就行了,我們都聽得到。”

“也好。”這名邪命劍宗的弟子並沒有強求,他隻是歎了口氣,“邪念本源就在……我的身上啊!”

“什麼!”四名劍修心神一震,有些難以置信。

但是下一刻,不等四人有所動作,在他們的腳下陡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劍陣,無數的黑色氣息瞬間從劍陣裡彌漫而出。

“邪命煉屍陣!”那名半步凝魂的劍修,一臉的驚駭,“你什麼時候……不對!你是故意引我們來此的!”

此時此刻,這名劍修的內心充滿了懊悔的情緒。

他早就應該想到。

追擊了兩天的邪命劍宗弟子,他表現出來的韌性和意誌非常的強大,所以根本就沒有理由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停下,畢竟他的情況看起來再跑上兩三天都沒什麼問題。可笑的是,他們居然還以為是他們終於把對方追得走投無路,所以對方打算投降。

原來這一切,都是對方的陰謀!

他是在將他們都引入陷阱!

而剛才對方也一直都在拖延時間,為的就是要激活這個隱藏在這裡的邪命煉屍陣。

“走!”半步凝魂的這名劍修強者,怒喝一聲,“趕緊把消息傳出去,邪念劍氣本源,就在羅雲生的手上!”

“師兄,你……”

“彆管我!能走一個是一個!”

這名劍修怒喝一聲,同時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尖,噴出一口心血。

心血落在他手上的飛劍上,飛劍頓時就綻放出一道極為刺眼的金光,淩厲的劍氣瞬間衝霄而起。

但就在同一時刻,幾乎是金色劍氣衝霄的同時,周圍那黑色的氣息瞬間飛撲而至,居然是擋住了衝霄的金色劍光。

一黑一金兩種力量瘋狂碰撞,無數的劍氣瞬間開始狂暴肆虐而起。

兩名本命境弟子不慎之下,當即就被這狂暴的劍氣所傷,身上頓時鮮血淋淋,看起來異常的可怖。

不過那名半步凝魂的劍修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

他根本就沒有把心神傾注在那道金光劍氣上——既然他能夠認出這是邪命劍宗的邪命煉屍陣,又哪還會不知道這個法陣的功效呢?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