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理念(1 / 2)



推荐阅读:

“納蘭師兄!”女劍修一臉的氣憤,“你為什麼要讓我閉嘴?那個人,那個人他……”

“你可拉倒吧。”男劍修一臉的無奈,“你遲早死在你這張破嘴上。……你知道那個是誰嗎?”

“誰?”女劍修楞了一下。

“太一穀的蘇安然。”男劍修歎了口氣,“你跟他起什麼爭執?嫌死得不夠快?”

女劍修的臉色順便變得蒼白起來,一臉的難以置信:“天……天災?”

納蘭空點了點頭。

但是他的臉色,卻是顯得尤為凝重,不過片刻後,就是一臉落寞的歎了口氣:“這才多久啊?還不到五年吧……他居然就已經是本命境虛境巔峰了,這個修煉速度,當今玄界無人能比吧。該說真不愧是太一穀嗎。”

“納蘭師兄,你……你認識天災?”

“不認識。”納蘭空微微搖頭,“不過大概四年前的時候,曾在幻象神海外和對方有過一麵之緣。我還記得,他當時是被修羅.王元姬接走的。……那會的他也不過隻是神海境二重天而已。”

女劍修一臉的不可思議。

四年前,神海境二重天。

四年後,本命境虛境巔峰?

中間橫跨了兩個大境界外帶兩個小境界?

平均三個月突破一個小境界?

“他是天生道基嗎?”女劍修一臉的驚訝。

納蘭空歎了口氣,微微搖頭,道:“所以,彆去招惹他。……你我都惹不起。”

“是……”女劍修乖乖低頭,但她還是覺得挺委屈的,明明自己就沒有說錯,為什麼那個蘇安然要那麼激動?

納蘭空望了一眼前方那處光影效果極為強烈的戰場,然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妹那模樣,他覺得自己真的心好累。

自己的師兄是個正義感過剩的傻子,眼裡幾乎揉不得一點沙子,彆說是看到邪魔外道就一定要衝上去了,遇到恃強淩弱、強取豪奪的,他也同樣要去插一手。他現在就有些慶幸,剛才自己師妹和蘇安然起爭執的時候,自己這位師兄不在,因為按照他的邏輯,魔宗和魔門都是邪魔外道,任何為他們說話的人肯定都不是好人。

所以相比起這方麵,納蘭空還是比較放心自己的師妹。

畢竟,他的這個師妹隻是單純了一些,天真了一些,但起碼還是聽得懂人話的。

或者說,比較容易洗腦控製。

納蘭空現在就希望,自己那位正義感過剩的師兄千萬不要和蘇安然碰麵,就算碰麵也一定要避免某些過於敏感的話題。否則的話那場麵太美,他已經完全不敢想象了。

不多時,萬劍樓那名凝魂境強者就將那名邪命劍宗的弟子斬殺。

然後他很快就趕了回來。

“納蘭師弟、羅師妹。”一身正氣的萬劍樓弟子,落在納蘭空等人的麵前。

“範師兄。”納蘭空和那名女劍修急忙行禮。

納蘭空一直覺得,自己這位師兄可能是入錯門了。

他不應該當一名劍修,而應該去儒家那邊,說不定他現在可能已經是地仙境大能了。

當個劍修,實在是太屈才了。

“咦?那個道友走了?”被稱為範師兄的萬劍樓弟子一臉疑惑的說道。

“是的,師兄。”女劍修急忙開口說道,“他剛剛才走的。我們來到的時候……”

“剛走?哎呀,那他沒受傷吧?”範師兄一臉情真意切,根本沒給自己師妹把話說完的機會,“對了,怎麼不見另外兩個邪命劍宗弟子的屍體呢?你們該不會是讓人給跑了吧?”

“不是的,師兄。”這一次,就連納蘭空都坐不住了,急忙開口說道,“我們來到的時候,對方就已經不在了。很可能是趁著我們趕過來之前就已經擺脫了蘇安然的糾纏。”

“蘇安然?”範塵臉上露出些許訝異,“太一穀那個天災?”

納蘭空和自己的師妹點了點頭。

範塵眉頭緊皺。

納蘭空心中咯噔一聲,他很清楚自己這位師兄露出這個表情意味著什麼。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