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爾虞我詐(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從豔紅塵的寶庫裡順走的東西並不少,因為他後來突然想起來,就算很多東西他用不上,可他能夠拿出去賣啊!就算賣不掉,他也可以賣給係統回收成就點啊。

成就點這東西,蘇安然是絕對不會嫌多的。

就好比黃泉冥幣。

這玩意雖然對修士沒什麼價值,但是蘇安然思考了很久後,最終選擇搬空其中一個寶庫儲備量的三分之一:具體有多少他不知道,但是他估算著起碼也得有個十萬枚左右,為此他不得不對儲物戒進行一係列的整理,否則的話他還真沒辦法把這些東西都塞進去。

畢竟黃泉冥幣可不比凝氣丹,隻要裝在瓷瓶裡就可以了——這一點,蘇安然也很慶幸,還好之前在大漠坊那邊花掉了一大筆錢,否則的話他還真沒空間可以裝幣……裝這麼多的黃泉冥幣。

所以有了錢後,財大氣粗的蘇安然,直接給黃泉接引人二十枚黃泉冥幣,讓它把他們送到北海劍島,省去還要在黃泉島等靈舟路過的麻煩事。

在蘇安然和宋玨、穆清風交涉了一遍,成功挑撥離間完畢後,小舟上三人就再也沒有開過口。

一直到抵達北海劍島。

黃泉接引人並沒有將蘇安然等人放在碼頭區,而是在一個沒什麼人的地方停靠下來,讓蘇安然等人下船。

黃泉接引人是專門負責接引有黃泉接引牒的人進入黃泉死海秘境的,實際上通常隻會往來於黃泉死海秘境和黃泉島。

但是蘇安然給出的二十枚黃泉冥幣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就連黃泉接引人也無法抵擋這一誘惑,所以隻好壞了規矩,將蘇安然等人送到北海劍島。當然,這位黃泉接引人會這麼容易屈服的另一個原因,是它親眼看到了紅塵樓的大樓主稱蘇安然為師侄,對於在黃泉死海討生活的人來說,蘇安然的地位簡直就和太子沒什麼區彆。

普通人會去得罪一個太子嗎?

用腳指頭想都知道,絕不可能。

除非是個神經病。

黃泉接引人隻是受限於某些原因不得不擺渡,可不代表它們就是沒腦子的。

三人一一上岸之後,有濃鬱的迷霧陡然彌漫開來,但是這霧氣卻隻是在遮掩住了海岸邊一片範圍,並沒有擴散得到處都是。然後不過片刻間的功夫,待到這迷霧開始逐漸消散的時候,黃泉接引人和它的小舟就已經徹底消失了。

蘇安然無法理解其中的原理,於是隻能歸咎於仙俠世界所獨有的風采。

之後三人就朝著碼頭區走去。

蘇安然是打算立即回去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將青玉徹底複活,至於荒古神木那驚人的價值,蘇安然還真的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如果說,這東西能夠讓三師姐或者二師姐迅速突破到道基境的話,那麼可能還有些用處,可如果要等上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夠發揮出其中的價值,那麼蘇安然很乾脆就選擇無視了。

上百年後的事,誰知道這其中會出現什麼變故?

蘇安然對自己的想法很清楚,他隻爭朝夕。

至於宋玨和穆清風兩人此時到底有什麼想法,蘇安然不想去詢問和理會。

他知道,什麼叫過猶則不及。

如果這個時候他表現得太過急切的話,那麼就很容易引起宋玨的懷疑,如此一來蘇安然之前所做的許多暗示就會被宋玨發現,從而導致所有的計劃前功儘棄。畢竟神棍的大體思維邏輯方式,蘇安然是再清楚不過了,因為他本身也可以算是一名神棍,所以在如何忽悠人以及發現各種蛛絲馬跡進行逆推理的方麵,他也算是比較有心得了。

而隻要蘇安然不自己去過多的乾擾,表現出一種毫不在意的樣子,那麼就算宋玨根據蘇安然的話發現了一些什麼端倪,結合蘇安然這段時間的表現,以及他之前所做的一些言語暗示,宋玨最多隻會有所疑慮,並不會真正的懷疑蘇安然。之後或許會有一些類似的試探行為,但這些可能性,蘇安然也早就已經做好了相關的應對計劃。

所以蘇安然現在在等,等宋玨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不管是懷疑他的,還是信任他的,隻要宋玨肯行動,蘇安然就有辦法解決後續問題。

畢竟論起如何扮演一名神棍,蘇安然在這方麵可謂是頗有心得。

一路上的前行,因各方都有心事,所以顯得頗為沉默。

但是很快,穆清風就打破了這種沉默的氛圍。

“不太對勁。”

“怎麼了?”蘇安然望了一眼穆清風。

“北海劍島我曾來過一次,這裡不可能這麼安靜。”穆清風沉聲說道,“北海劍宗位列十九宗之一,雖然根基是在這北海劍島上,但是產業其實不小,畢竟算上家屬、外門弟子、雜役以及圍繞著北海劍宗討生活的凡人,這個海島上可是有好幾十萬人在生活的,尤其是通往碼頭區的這條路,哪怕就算是入夜了也會因為靈舟的抵達而顯得非常熱鬨,不可能像現在這般安靜。”

聽到穆清風的話,蘇安然才意識到,北海劍島的環境此時也的確是顯得太過安靜了。

幾人沒有再說什麼,隻是匆匆的朝著碼頭區趕了過去。

很快,他們就看到本該是相當熱鬨的碼頭區,此時卻是猶如鬼域一般,幾乎空無一人。

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這裡還是有不少修為較低的修士正在忙碌。

蘇安然沒有理會那些人,他望了一眼立在碼頭區這邊的那些高台——玄界將這些造型獨特的高台稱為靈舟停放坪,是專門為靈舟的停靠而做準備的——此時十數個高台上,竟是連一艘靈舟都沒有,這在以往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這是……”宋玨一臉疑惑,“不像有人來攻打北海劍島啊。”

北海劍島這裡,雖是北海劍宗一家獨大,但是實際上對於像宋玨、穆清風這樣的弟子而言,他們卻是清楚,左道七門之一的邪命劍宗,就躲藏在北海群島的某一個島嶼裡。這群邪魔外道經常時不時就會跑出來作亂,劫掠過往的靈舟都算是比較小兒科的,最瘋狂的時候他們甚至敢直接跟北海劍宗開戰。

據說一度曾趁著北海劍宗大意的時候,差點把北海劍宗的內門大陣都給攻破了——有實力、有底蘊的名門大宗,自然不止一個護山大陣。在護山大陣內,必然還會有一個外門大陣和一個內門大陣,隻有真正的攻破這三個大陣,才算是真正的能夠殺進一個宗門裡。

據說那一次,如果不是外出的北海劍宗宗主及時趕回,然後又恰好一艘經過北海劍島的靈舟上有一位妖王出手相助,恐怕那一次北海劍宗還真的很有可能會被滅門。那次大戰,北海劍宗門下弟子傷亡無數,據說整個島嶼過半都被染成一片鮮紅——若非那次大戰,北海劍島也不至於如今成為四大劍修聖地裡墊底的那一個。

但哪怕如此,北海劍宗的劍陣也依舊是舉世無雙。

所以如果真的大戰再起,整個北海劍島肯定已經陷入一片戰火之中,絕不可能像現在這樣。

“難道……”穆清風突然明悟過來,然後急忙朝著那幾名似乎正在忙著什麼的修士跑了過去。

蘇安然和宋玨兩人麵麵相覷,不明白穆清風為什麼突然這麼驚訝,不過他們從彼此的眼裡都看不出答案後,就朝著穆清風那邊走去。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