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64. 我可能真的是天災【60月票加更】

64. 我可能真的是天災【60月票加更】(1 / 2)



推荐阅读:

“理論上而言,是存在可行性的。”

豔紅塵聽完蘇安然提出的關於讓青玉複蘇的想法和問題後,她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皺眉沉思了片刻後,才開口說道:“所謂的靈智昧滅,說是記憶儘失,可是修士本身就有輪回宿命之說,佛門更是有宿慧的說法,所以哪有可能真的昧滅。……隻是一直以來,玄界都找不到正確的複蘇方法而已。”

“所以如果我參悟明白了這荒古神木上的核心道紋……”

“你覺得你能夠在二十年內修煉到道基境嗎?”

“不能。”蘇安然搖頭。

以他的天資來說,彆說是二十年了,恐怕兩百年都不一定能夠修煉到地仙境,更不用說道基了。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他能夠擁有足夠多的成就點,那麼彆說二十年了,兩天他就可以晉升到道基境。

隻是這些話,他可沒辦法說出來。

“那麼你覺得那隻小狐狸,能夠等你多久呢?”豔紅塵又笑著問道。

蘇安然無言以對。

青玉現在不轉變成靈獸,二十年就是極限,這還是得精心照料和喂養的結果。尋常養殖狐狸的壽命,普遍在十二到十五年左右,野生的話就沒辦法準備推算了,什麼天災**都有可能,說不定出生都會夭折。

所以想要讓青玉一直保持著凡獸的姿態等他參悟透徹這荒古神木的道蘊法理,那絕對是不現實的。

“那怎麼辦?”蘇安然很是虛心的請教。

在神魂這方麵,鬼修堪稱大家,畢竟他們本身就是魂魄之軀,所以對於神魂的了解,要遠比一般修士知道更多。

青玉之前擋刀身死,從某方麵而言也是屬於神魂破滅的範疇,隻不過是與修士們所了解到的常規“神魂破滅”有所不同而已——事實上,蘇安然其實早已接受了這一事實。隻是此時聽聞了豔紅塵的話後,內心又一次活絡起來,他無法相信,或者說還不願接受,青玉那麼精明的家夥居然就這麼死了。

“你可知道這荒古神木的價值?”豔紅塵開口問道。

“不知道。”蘇安然搖頭。

“你將這個帶去龍虎山,參悟雷道雷法的龍虎山修士直接就會把你奉為上賓,甚至會給你一塊龍虎令。”

龍虎山,以抓鬼緝妖、除魔衛道為己任,堪稱整個玄界最正能量的宗門。

當然,也因為他們太過於正能量,所以非常的招人恨——基本上與妖族、魍魎長期處於敵對狀態。但哪怕如此,他們位列十九宗的地位依舊不可動搖,也著實是玄界裡最為強橫的門派之一,願意與之交好的宗門、願意為其效勞的宗門非常多。

所以,為了感謝這些算是盟友的宗門,龍虎山有三種令牌。

分彆是虎令、龍令,以及最高的龍虎令。

這三塊令牌,分彆可以讓龍虎山無條件出手幫忙一次、兩次和三次——不管是什麼樣的麻煩,龍虎山都會無條件支援。據說,目前在玄界流傳的龍虎令隻有兩塊,若是蘇安然將這荒古神木送給龍虎山,他就可以獲得龍虎山外放的第三塊龍虎令。

豔紅塵雖然沒有直說荒古神木的價值,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讓蘇安然更加清楚的明白了荒古神木的重要性和分量。

隻是……

他不明白豔紅塵這位師叔為什麼要說這話。

“你那隻小狐狸是等不及你領悟這荒古神木其中的道蘊法理的。”豔紅塵緩緩開口說道,“所以你想要讓你那隻小狐狸恢複神魂記憶的話,就隻能在布好靈壇,準備將其轉化為靈獸的時候,同時將這根荒古神木的核心徹底粉碎,讓那隻小狐狸在轉化成靈獸的同時把這一切徹底吸收。”

“這樣的話,青玉就回來了?”

“隻有一定的幾率成功而已。”豔紅塵可不敢打包票,“但是不管成功還是失敗,你都等於徹底失去了這根荒古神木的樹心,上麵的道蘊法理你自然也就沒辦法參悟了。……要知道,每一件天生道紋的天材地寶都是獨一無二的,就算你以後僥幸找到了第二塊天生道紋的荒古神木,可裡麵蘊含的道蘊法理肯定也是不一樣的。”

蘇安然這一次聽明白豔紅塵的話了。

絕大多數修士在進入道基境時感悟的天道,都是非常尋常普遍的大道法理,所以以此來鑄立自身的道基,明確自身尋求的大道之路,自然不算太強——真正強橫的道基境修士,如黃梓、豔紅塵等等之流,他們的道基都不是尋常的大道法則,而是更為契合這世間演化的大道。

用比較奇幻點的說法來解釋,就是他們建立起來的規則更接近於世界本源的底層規則。

這也是他們強大的來源。

而什麼樣的大道法則,屬於最為接近本源的法則呢?

毫無疑問,有關神魂的法則就屬於這類,其次與雷劫有關聯的雷法也可以屬於這一範疇。可是在玄界裡,關於雷法、神魂之類的天然道蘊法理,實在太少了——神魂姑且不說,雷法的大道法則至今為止都隻能強行闖過九天罡風,然後在雷池雲海裡進行觀看感悟。

可玄界裡,能夠硬闖九天罡風,然後又無懼雷池怒雷的修士,又有幾個?

正因為如此,才使得蘇安然手上的這根荒古神木擁有無上價值,成為整個玄界無數修士都想要搶奪的目標。

在這世間,恐怕是找不出第二根能夠同時蘊含雷法和神魂這兩方麵道蘊的天然道紋了。

“呼。”蘇安然輕輕的吐出一口濁氣。

“做好決定了?”豔紅塵笑了笑。

“恩。”蘇安然點頭,臉上沒有任何遲疑之色,“不管成功率多少,我都要一試。不試的話,我心難安,會影響到我以後的心境和修煉。……成,固然欣喜,敗亦無悔,隻能說如果真的失敗了,這大概也就是青玉注定的命數了。”

豔紅塵沒有再說什麼,隻是微微點頭,看向蘇安然的目光充滿了欣賞。

她不在意蘇安然的決定,也不在乎蘇安然做出這個決定時的內心掙紮是什麼樣的。

豔紅塵此時真正滿意的,是蘇安然那句“敗亦無悔”而已。

這話,道出了幾千年前她毅然離開黃梓身邊,轉而成為鬼修那一刻的心緒。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