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目標一致(1 / 2)



推荐阅读:

這對年輕男女並非道侶——事實上,蘇安然早就清楚了,隻不過這兩人擔心蘇安然誤會,所以還是開口解釋了一下。

當然,開口的是那名年輕男子。

一臉好像迫不及待想要和那名女子撇清關係的樣子。

蘇安然對此隻能搖了搖頭:鋼鐵直男啊。

男子叫穆清風。

女子叫宋玨。

兩人都沒有透露自身的來曆身份,隻是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下而已。

蘇安然當然不會傻乎乎的再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

他算是已經充分認識到萬事樓搞事情的能力了。

“蘇軾?”宋玨眨了眨眼,“扶危救困,不可或缺,有點意思。”

“你的名字也不賴。玉中玉,王者之風。”商業互吹這種事,蘇安然最擅長了。

“哈哈哈!”宋玨相當滿意蘇安然的話。

穆清風對此不發表任何看法,畢竟他的名字實在沒什麼好吹的。

“多說說這什麼劍聖啊,拔刀術啊之類唄,我挺好奇的。”宋玨笑嘻嘻的說道。

“好。”蘇安然倒也不拒絕。

於是他就將居合道的大概給講述了一遍,當然為了更符合“仙俠風格”的說法,蘇安然還舉了不少現實裡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各種例子以及其代表人物。

一連兩三個小時的講述,蘇安然不知道宋玨到底聽明白沒有,反正他自己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他唯一能夠看到的,就是有宋玨的雙眼明亮得有些嚇人,完全就是小宇宙已經徹底爆炸了的典範。

“你剛才說的這幾個人,為什麼名字那麼奇怪呢?”穆清風皺著眉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哪裡奇怪了。”蘇安然撇了撇嘴,對於穆清風這種拆台行為表示強烈的不滿,“第一紀元時期,修士們基本都是部落聚居的生活方式,所以以部落名作為自身的姓氏再正常不過了。……當然,所謂的姓氏也是我們的看法而已,實際上他們並不覺得那是姓氏,更多的是以部落名作為自己的出身和來曆證明。”

蘇安然對於第一紀元時期的了解,基本是來自於黃梓和太一穀裡幾位師姐的介紹。

二師姐上官蕾是從第一紀元時期重生過來,對於第一紀元時期的事情自然是最為清楚的,所以太一穀從她那裡獲取了不少關於第一紀元的各種知識——如果說太一穀在第一紀元的認知方麵自稱第二的話,整個玄界恐怕沒有人敢自稱第一。

而此時蘇安然所說的這一點“第一紀元的部落姓氏”也算是比較眾所周知的知識,穆清風和宋玨自然不會反駁。

唯一讓穆清風不解的地方則在於:“真宮寺櫻……這個名字我為什麼就覺得那麼奇怪呢?”

“有什麼奇怪的?部落名是真宮寺,這位女劍豪叫櫻,所以就叫真宮寺櫻。”

“第一紀元有寺廟嗎?”

“怎麼可能沒有?”

蘇安然也不知道有沒有,但是反正在對於第一紀元的了解上,他絕對要比穆清風和宋玨更清楚,所以當他表現出來的臉色,完全就是以一種“無知不是你的錯,可你要把無知當無畏,那我就要懷疑你的智商了”的關懷弱智兒童的眼神看穆清風時,後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吧,那麼……橘右京?”

“聽說是一個很喜歡用橘色旗幟的部落,部落名是橘。右京的名字,說實話我也不太理解。”蘇安然聳了聳肩,他適時的表現出一種“我並非全知全能”的形象,倒是能夠很大的增強他的說服力,“根據我了解到的文獻記載,他似乎擁有什麼無法根治的重病,應該是先天性的殘缺,所以他最終也沒能成為劍聖,隻是無限接近於劍聖的地步。”

“那……緋村劍心呢?第一紀元習慣以部落為名,但是也沒有自稱村的吧?”

“那個部落以緋色的東西作為部落象征色,而緋村劍心最開始的名字是緋心太。”說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這種能力,蘇安然覺得當今玄界也就隻有黃梓能夠和他相提並論了,“他是在成為劍聖之後,才改名劍心……劍心的意思,我不說你們也應該明白的吧?”

穆清風還沒沒來得及說話,宋玨的頭已經點得跟馬達一樣了。

“緋部落在擁有了劍心這位劍聖,接連征戰吞並了附近的其他幾個部落,成為了那片區域裡最強大的部落,於是才緋部落也才改為緋村,開始以村莊的方式發展聚居地,允許其他部落的奴隸自贖,成為村莊的居民。”蘇安然繼續開口說道,“所以後來的記載裡,才會稱緋心太為緋村劍心。……對了,他還有個彆號,叫拔刀齋,拔刀術之名正是因他成名之後才傳開的。”

“你的意思是……橘右京和真宮寺櫻,都是他的弟子?”宋玨有些好奇的問道。

“用現在的說法,應該是記名弟子吧。”蘇安然故作思考了一下,然後才開口說道,“因為根據我當時查看的文獻典籍,拔刀術隻是一種秘術,並非正統傳承的劍術武技,實際上劍術武技是在拔刀出鞘後無法立即斬殺對手才會使用的。……我想宋玨你應該也有所體會吧?”

宋玨點了點頭。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