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黃泉擺渡人(1 / 2)



推荐阅读:

黃泉島,算是北海群島裡比較有名的一座島嶼。

與其他的島嶼不同,黃泉島屬於不變島,但是這座島嶼卻到處都彌漫著一種死寂的氣息。

大地是土黃色的,雖然沒有乾涸龜裂的痕跡,可卻給人一種大地枯寂的感覺。樹木一片枯敗,沒有樹葉,顯得有些乾癟。同樣的也沒有任何花草鳥蟲,甚至就連那些建築看起來都像是被風化了千百年一樣。

蘇安然搭乘的那艘靈舟無驚無險的抵達了黃泉島。

“黃泉島是北海群島裡最奇怪的一座,你入夜後要小心。”大概是因為無驚無險的緣故,那名負責送蘇安然抵達黃泉島的司機遲疑了一下後,還是開口提醒了一句,“你現在看到的這些建築,好像已經幾百年了的樣子,實際上最久的也不過才一、兩年而已,超過兩年的基本都成風沙了。”

蘇安然吃了一驚:“黃泉島這麼排斥外界?”

“差不多。”那名老司機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蘇安然,“黃泉島這裡已經被摸索得很清楚了,入夜後就會變得相當危險,經常有修士失蹤,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而且這裡修築的建築,隻要過了幾天就會被腐蝕得非常嚴重,所以現在都已經沒人來了。……你是最近第三批想要來黃泉島的人。”

“第三批?”蘇安然敏銳的注意到對方所說的關鍵詞。

“恩。”那名司機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於是繼續說道,“就在差不多兩個多月前吧,有人也是登上了黃泉島,好像是個中年男子吧。……然後昨天,有一男一女也來了黃泉島,他們如果昨晚沒死的話,或許你還能遇到他們。”

蘇安然笑了笑,不接話。

如果換了知道黃泉冥幣之前的情況,蘇安然或許還會覺得說不定真有機會碰麵。

但是在知曉了黃泉冥幣的情況後,蘇安然就不這麼認為了。

兩個月前那個人姑且不說,但是昨天登陸黃泉島的一男一女,蘇安然敢肯定對方肯定是衝著黃泉死海而來。而能夠如此準確的摸索門路進入黃泉死海,顯然這兩個人的背後也是有能夠自由出入黃泉死海的大能修士撐腰。

“我可不希望和他們遭遇。”蘇安然望著那個老司機駕駛著小型靈舟離開,搖頭失笑一聲,“誰知道是敵是友呢,還是趕緊弄到青魂石然後回去了。”

行走在黃泉島上,蘇安然才發現,這座海島是真的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就連土地都徹底失去了活力。

看似堅硬的海島地麵,落腳一踩的時候,地麵直接就被踩出一個淺坑來,地質甚至能夠感到明顯的酥軟化。

這還是蘇安然隻是正常情況走路的力量而已,如果是用力較猛的話,那就不是一個淺坑那麼簡單了,整個地麵甚至會出現大麵積的塌陷,漫天的黃沙灰塵飄揚而起。

有感於這一幕,蘇安然倒是相當疑惑都這樣了,這個海島居然還沒沉沒?

不過他畢竟不是來這裡進行地質考究或者研究黃泉島的,所以蘇安然在確定黃泉島沒有太大的危險後,他就開始按照之前龍華禪師所說的那樣,在海島上尋找插有破舊旗子的渡口。

黃泉島並不算大,當然也不會太小。

蘇安然是在尋到黃泉島的背麵時,才找到了唯一一處符合龍華禪師所說的那個插有破舊旗子的渡口。

那是一麵白底黑色描邊的幡旗。

幡旗上本來應該是寫著什麼字的,但是此時卻都已經模糊不清,上麵甚至還有一些也不知道是火燒還是蟲蛀的破洞。

撐旗的旗杆似乎是某種金屬物,不過此時看上卻也已經鏽跡斑斑,似乎隻要一碰就會折斷。

隻是望著這麵幡旗,蘇安然就感到一陣恐慌,呼吸甚至變得有點急促。

這讓他明白,這麵看起來破舊的幡旗要遠比他所看到的更加危險和可怕。

至少,那不是他現在的境界可以接觸的東西,說不準就是哪位道基境大能或者入苦海的大能布下的東西。畢竟幡旗類型的法寶,在地球的各種仙俠文化裡可是出現得最多的玩意,而且往往還是至凶至厲的恐怖玩意。

蘇安然站在渡口邊,然後拿出黃泉文牒,丟到了略顯渾濁的海水裡。

海水冒出一連串咕嘟咕嘟的氣泡。

然後很快,便有大量的白浪從水底湧起。而隨著白色浪花的翻湧,周圍的海水竟是開始漸漸泛黃,就好像是將某種黃色染料在清水裡暈開一樣。而伴隨著海水的開始泛黃,一股腥甜的氣味迅速在空氣裡彌漫開來,蘇安然隻是剛一聞到這種味道,竟是感到一種莫名的寒意,體溫竟是在快速的下降著,甚至就連四肢都漸漸變得僵硬起來。

海麵上,開始泛起濃霧。

蘇安然的耳中,開始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海水湧動聲。

一道黃色的海浪從濃霧深處流淌而出,一如漲潮的海水一般,直接朝著渡口湧至,與那片泛黃的海水徹底連成一線。

寂滅荒涼的氣息,陡然撲麵而來。

蘇安然站在渡口處,竟是詭異的感覺到有一種亙古的破滅感,就好像死亡才是萬物的最終歸宿一般。

他發現,自己的心跳似乎已經停止,肌膚變成一種類似於死人一般的鐵青色,呼出的白氣甚至帶有淡淡的冰霜,所有的生命活力都被徹底壓縮到最低,整個人看起來就如同一名活死人。

濃霧裡,浮現出一艘渡船的影子。

一名披著蓑衣,戴著鬥笠的渡船人正撐著船槳,操縱著渡船向渡口緩緩靠攏。

隨著對方的靠近,蘇安然才發現,這艘渡船竟也是顯得相當的破舊,仿佛隨時都會沉沒一樣。隻是相當詭異的是,破船上明明有不少破洞,但是卻沒有任何海水注入,渡船內乾燥得讓人難以置信。

“黃泉接引者,死海擺渡人。”當渡船靠岸後,那名擺渡人終於開口了,“一枚黃泉冥幣上船,一枚黃泉冥幣上岸。”

這名擺渡人的聲音顯得非常的飄渺不定,聽起來讓人有幾分毛骨悚然之感。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