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49. 人怕出名……

49. 人怕出名……(1 / 2)



推荐阅读:

法華宗,七十二上門之一,位列上十門第二,僅次於陰陽無相宗。

雖說是走的佛門路子,但是法華宗卻並不像大日如來宗這等傳統佛門一樣徹底走靜修路數——玄界傳統佛門,基本都是以修禪頓悟為主:神通基本靠悟,隻能修煉武禪以謀求自保手段,且大多數時候都是比較與世無爭的類型。

法華宗不同。

這個宗門從一開始,就是走的武道路子,比起一般的武道宗門也不遑多讓,直到大概在兩千年前才又加入禪修的路數。

據說法華宗的開山祖師,乃是當年靈山的俗家弟子。因為沒有修禪道頓悟神通,隻學了一些武禪的功法,後來恰逢靈山大變,因奇遇而略有薄名,所以才開創了法華宗。之後一直也是走的武禪路數,不修神通隻修肉身,憑此清新脫俗的修煉方式硬是在玄界闖出威名,躋身七十二上門。

之後龍華禪師加入法華宗,才為法華宗帶來了極大的改變,也才有了如今的白馬城。

上一任法華宗宗主圓寂,就是由龍華禪師接任法華宗宗主之位——因為昔年是由俗家弟子開創,所以法華宗不以方丈稱,而是如武道宗門那般稱宗主、門主。

蘇安然在白馬城找了個小客棧住了一晚。

第二天,他一邊咒罵著昂貴的住宿費,一邊前往法華宗。

白馬城七大家,又稱七巨頭。

雪山劍門位於白馬城北部的雪峰山——這裡又不得不提白馬城的神奇之處了。大概是當年龍華禪師規劃白馬城時也沒考慮太多,隻是想著這座城要足夠大才好,因此將周圍幾座山也一並納入了白馬城的範圍內——隔壁兩座山頭則分彆是風華宮和法華宗的山門所在。

趙家和程家是白馬城豪門,自然不會那麼俗氣的把家族放在山上,而是一東一西的成為白馬城的兩個門戶所在——白馬城環山依水,隻有東西兩個城門出入口,正好由兩大豪門作為第一道防線進行抵禦。不過白馬城立城這麼久,也沒有遭到任何衝擊,所以當年這種安排,如今看起來反倒隻剩一個名譽象征。

白馬城南部,則是一體道和天蓮派的道場所在,正好一東南、一西南形成犄角。當年的築城設計上,是為了能夠方便支援作為鎮守門戶的趙家和程家,不過如今看起來倒也同樣隻成為了名譽擺設的象征。

想要前往法華宗,就必須要攀登雪峰山——法華宗所在的法華山和風華宮所在的風華山,都是雪峰山的支脈山頭,所以不管是要前往哪裡,都需要先登到雪峰山的半山腰後,才能轉道。

蘇安然是挺不理解這種行為和做法的。

不過既然人家白馬城七巨頭都樂意這麼乾,他也不能說什麼不是。

隻是略微有些好奇,黃梓和這個龍華禪師到底有什麼故事,居然要讓我自己特意跑一趟,這可不像他的風格。

雪峰山從半山腰開始,溫度就開始驟降,入目所及就是一片雪白。

看著這片白雪山地,蘇安然的腳步卻是突然一頓。

他的內心,泛起很多微妙的思緒。

“雪地什麼的,最討厭了。”蘇安然撇了撇嘴,冷哼一聲,然後才繼續邁步向前。

陡然間,風雪大作。

蘇安然心念一動,右手陡然橫掃而出。

剛動之時,手上明明空無一物,可是右手掄直過半時,晝夜已經在手,隻是尚未出鞘而已——黑色的光影橫掠而出,空氣裡隱約間震發出一道宛如劍氣般的黑色勁氣,朝著蘇安然身後的位置破空而出。

風雪更甚。

地麵上的積雪紛紛揚揚,仿佛像是受到某種力量的牽引一般,一圈又一圈的開始環繞起來,宛如螺旋。

破空而出的黑色劍氣,一頭紮入了螺旋的積雪圈內。

兩股不同的力量瞬間產生碰撞。

沒有轟鳴巨響,仿佛聲音都被吞噬了一般。

可是,力量的碰撞交衝卻是真實無誤的。

肆虐的劍氣狂亂的散發出去,打在地麵上、樹木上、風雪裡,劃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漫天飄揚而落的風雪,遮天蔽日,仿佛此時已是一場降臨的暴風雪。

蘇安然冷笑一聲。

持劍的右手真氣一湧,劍鞘脫劍而出,直擊前方。

一抹寒光,自遮天蔽日的風雪之中湧現。

淩厲的劍氣衝霄而出,劃破漫天風雪,直取蘇安然。

但是很可惜,蘇安然的應對卻是先對方一步,所以這一劍首當其衝的並不是蘇安然,而是蘇安然震飛出去的劍鞘。

不得已之下,對方隻好劍光一轉,先將劍鞘擊飛。

可就在這時,蘇安然卻是出劍了。

他隻是一個踏步上前,內斂壓抑著的劍氣,猛然爆發,被如此氣勢激蕩之下,周圍風雪更勝,能見度驟然間隻餘眼前方寸。但是蘇安然卻根本沒有去理會,他的氣機早已鎖定住了對方,此時出手的更是毫無花俏的一劍,與對方之前的出劍如出一轍。

隻是與對方不同,蘇安然這一劍卻是占據了天時地利,是在對方氣勢最淩厲的一劍被破開之後出的手。

劍氣如虹!

……

“方師姐,你說景師姐能不能贏啊?”

站在交戰圈之外,兩名年紀並不算大的女子一臉緊張。

“一定能!”身穿淡青色衣裳的那名年輕女子,一臉堅定的說道,“景師姐的實力早就不在程十二之下,她隻是缺少一個揚名的機會而已。莽夫排名四十九,和程十二相差一位而已,所以景師姐一定可以贏!……而且,這裡是我們的主場!”

淡青色衣裳的女子,與其說是在給旁邊的女子解釋,倒不如說是在她自己信心。

他們兩人的眼前,此時恰好是蘇安然揮出的黑色劍氣被破,漫天風雪炸散開來,然後蘇安然出劍的那一瞬間。

兩名少女的瞳孔猛然一縮。

強烈的劍氣猛然爆發而出,遠比他們所想象的更強,那遮天蔽日般的風雪幾乎徹底絞碎了她們延伸出去的感知。

“師姐!”一旁的少女,顯露出驚慌失色。

淡青色衣裳的女子一把抓住了旁邊的少女:“不能去!那是劍氣圈!我們……破不開的!”

下一個瞬間,漫天飄揚的飛雪陡然炸散開來。

“轟——!”

這一次,終於有聲音響起。

呈現在兩人麵前的一幕,是蘇安然的長劍直指一名黑發白衫少女的咽喉,劍尖已經微微入肉一絲,有血絲緩緩流出。而且不止如此,這名黑發白衫少女右手的長劍,劍身儘碎,隻留下一截空蕩蕩的劍柄,鮮血正緩緩的從她的右臂流出,不止染紅了右臂的衣袖,更是染紅了她的右手、她的劍柄,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雪地上,化作一朵又一朵的殷紅之花。

“景師姐!”

兩名少女驚呼。

蘇安然瞥了一眼對方,然後緩緩抽劍後退,伸手一招就將被剛才這名少女打飛出去的劍鞘召回,歸劍入鞘。

“要不是我沒感受到你的殺意,你已經是一個死人了。”蘇安然淡淡的說道。

黑發白衫的女子抿著嘴,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有幾分茫然。

顯然,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輸得如此乾脆利落。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