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天災來了(1 / 2)



推荐阅读:

“這就是白馬城了啊。”

蘇安然有些感慨的望著眼前這座規模巨大的城市。

他沒見過號稱“中土第一城”的不夜城到底是什麼樣的,但是之前在古凰墓穴裡卻是已經見識過一次巨城了。而眼下這座白馬城僅從規模上而言或許沒有那座大,但是在設施等方麵卻是遠遠超過了那座巨城。

從傳送陣出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廣場,這裡有著不少修士在此擺攤。

他們的修為大多並不算高,基本都是蘊靈境,隻有寥寥無幾的幾位是本命境,凝魂境和通竅境倒是沒有見到。

蘇安然有些好奇的上前。

發現這些修士擺攤販賣的東西,大多都是一些靈植——得益於大師姐方倩雯的教導,以及太一穀後穀那個誇張得不像話的藥圃,所以蘇安然基本都能夠辨識出這些靈植及效用;隻有少部分是礦石素材——這方麵,蘇安然就有些抓瞎了,從某方麵上而言,許心慧並不是一個好的老師。

當然,有些地攤上倒是擺放著類似功法、法寶、兵器等等之類的東西,不過品階就不可能高到哪去了,甚至許多功法還是殘本、殘篇、殘頁之類的。想來應該是這些修士在某些秘境或者遺跡裡的曆練收獲,然後自己抄錄了一套後,原本就拿出來販賣,試圖換取一些修煉資源了。

對於白馬城的這種經營方式,蘇安然還是感到相當新奇的,因為這是他在坊市裡從未見過的一麵。

“小哥,第一次來白馬城?”看著蘇安然一臉新奇的樣子,一名擺攤的男子笑著搭話。

蘇安然望了一眼對方。

男子似乎並不算大的樣子,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七、八歲的青年模樣。不過誰都清楚玄界修士可不能以外表來判斷年齡的,尤其是女修——玄界裡不乏兩三百歲卻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合法蘿莉;不過更多的是看起來似乎是二十來歲的美少女模樣,但是實際年齡卻已經上千歲。

青年給人的感覺相當溫和,不過他那不修邊幅的絡腮胡,倒是讓他看起來似乎要更顯得蒼老一些。他的穿著很普通,看不出具體的身份,不過身上的氣息倒是非常的強烈,幾乎不在蘇安然之下,這讓蘇安然能夠很輕易的就判定出,對方距離本命實境恐怕已經不遠了。

是的,這名青年,就是廣場上少數幾位已經達到本命境的修士。

“對啊。”蘇安然蹲下身子,然後翻看了一下青年麵前的地攤,“白馬城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大許多。”

“哈哈哈。”青年朗笑一聲,“那是自然,畢竟這裡可是白馬盟建立起來的啊。”

蘇安然知道白馬盟。

以上十門排名第二的法華宗牽頭,聯手同為七十二上門裡的雪山劍門、天蓮派、風華宮、一體道、趙家、程家等六個宗門,圍繞著白馬城及這七家的共同利益所形成的一個攻守同盟。與玄界常見的那種拳頭結盟方式不同,白馬盟七家一心一體,每年白馬城的收益都是分成兩份,一份獨占三成,專門用於白馬城的所有建築修葺、維護、運轉等方麵,一份則是總收益的七成,按照每家一成均分,並沒有因為法華宗強於其他六家就占據更多的份額。

除此之外,七家每隔五年就會進行一次白馬盟七家的內部交流會,對各家的弟子進行點評和培育,在這方麵七家從未有過絲毫的藏私,甚至在功法方麵還會彼此借鑒和參考,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門戶之見。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白馬盟七家彼此之間從來就沒有生出任何間隙,外人根本就無法插足白馬城的事務。

“這裡被稱為傳送廣場,據說還是當年太一穀的黃穀主提的名……”

蘇安然一臉牙疼。

怎麼去到哪都有你黃梓的事啊,同樣是地球穿越來客,所有的逼都讓你裝完了,我以後還怎麼裝啊?

“……當年法華宗定下來的規矩,不管是誰,隻要繳納五顆凝氣丹,就可以在這裡擺攤一天,交易所得的一切,白馬城不收取任何費用。”青年沒有看出蘇安然臉上的古怪神色,一臉驕傲的繼續說著,“但是隻有一條規矩,那就是不允許售賣假貨,否則一旦被發現的話,就會沒收一切資產,並且被驅逐出白馬城。”

蘇安然望著這名青年,他能夠看得出來,對方臉上的驕傲之色並不是偽裝的,而是真切的為白馬城的一切都感到驕傲。

“你是白馬居民?”

白馬城的所有設施都非常齊全,因此這裡會有大量的修士逗留,甚至一些外宗的修士也會在這裡購置房產。而且因為白馬城的特殊情況,所以很多沒什麼門派駐地的不入流或者入流宗門、世家,也都會在這裡落戶——玄界的情況雖然對散修相當不友好,但是總是會有一些散修找到另外的生存之道——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有了白馬居民和外來者的稱呼。

當然,這個“外來者”並不是貶義,對於在白馬城落戶的居民而言,這些人就是屬於“觀光客”的類型。

“是啊。”青年笑道,“忘了自我介紹。程淵,熟人都喊我程十二,我看你年紀應該是比我小的,喊我一聲十二哥或者程哥、淵哥都可以。要是覺得實在難為情的,喊我程淵也是一樣的,哈哈。”

誠哥……

蘇安然的嘴角扯了一下,我要是真喊這個名字,我怕你被好船啊。

“蘇安然。”看著對方伸出來的手,蘇安然也笑著伸出手。

正和蘇安然握手的程淵臉色突然一變。

“怎麼了?”察覺到氣氛略微有些詭異的蘇安然,不由得疑惑道。

“太一穀傳人的蘇安然?”程淵眨了眨眼,“天災.蘇安然?”

“我是太一穀弟子不假,不過這個天災……什麼情況?”

蘇安然一臉懵逼,自己好端端的,怎麼就成天災了?他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肯定又是萬事樓搞得鬼。隻是他不明白的是,萬事樓這一次又給自己搞了什麼幺蛾子?他之前被稱為莽夫的這個帳都還沒找對方算呢,怎麼就又莫名其妙的被冠上“天災”的名號了?

程淵以光速般的速度抽回手:“告辭!”

蘇安然一臉茫然的看著對方迅速收起攤檔,然後起身快步離開。

看著對方走得那般堅決和驚恐,蘇安然就更加鬱悶了。然後他望了一眼左右,在程淵兩側擺攤的兩名攤主,看到蘇安然的目光時,也猛然臉色大變,然後迅速的開始收攤,腳下生風般的快速離開,同時不由得低聲咒罵:真是流年不利,剛交了五顆凝氣丹準備擺攤,就遇到天災。

“臥槽!”看著對方的樣子,蘇安然頓時就不服氣了,“這特麼什麼鬼玩意。”

另一邊,快步離開的程淵還沒走出傳送廣場,就遇到了迎麵走來的趙三。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