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黃梓的用心(1 / 2)



推荐阅读:

目送獸神宗的弟子離開,蘇安然的神識徹底展開。

雲海佩到了這個時候,於他而言效果已經不大了。一千米就是凝魂境修士最大的神識感知範圍,如今蘇安然已經達到了這個範圍,《鍛神錄》在這方麵也無法做出更多的改變,這門功法給蘇安然帶來的更大益處實際上是神識強度、精神力強度上的增幅,以及神識感知範圍內的絕對清晰度。

如今,蘇安然可以在半徑三百米的範圍內,清楚的獲取自身所需要情況。

一公裡內,並沒有蘇安然想要的答案。

不過他也不急。

靈獸不比妖獸、凶獸,它們懂得自我控製,不會隻遵循自身的本能,而因為智慧的增進,所以靈獸也擁有各自不同的性格和習慣。那隻綠毛猴懂得將獸神宗的弟子引誘到自己渡雷劫的區域內,很顯然那是一隻相當有報複心理的靈獸,如果讓它看到獸神宗有弟子重傷的話,那麼它肯定會繼續想辦法給獸神宗的人造成麻煩。

蘇安然決定悄然尾隨在這群獸神宗弟子的身後。

“師兄,我們就這樣走了?”

“不走還能怎麼樣?”那名獸神宗的領頭弟子無奈的說道,“本來這一次,就是聽聞了玉葉靈猴的事,所以師門決定讓我們出來給赫連師弟搭把手,把這靈獸抓住。你沒看赫連師弟現在都這樣了嗎?還能怎麼辦?”

有人看了一眼已經徹底昏迷過去的赫連安山,然後開口說道:“師兄,是赫連師兄自己去招惹的太一穀弟子,與我們沒什麼關係。反正他現在已經這樣了,這一趟我們不能白來啊,還不如抓了這玉葉靈猴,讓師兄你點靈。”

領隊的這名獸神宗弟子,要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考慮到宗門的態度和意思,他的臉上還是有猶豫。

“宗門內比要開始了,師兄。”這個時候,有個弟子突然開口了。

“唉。”獸神宗的領隊頓了一下,臉上顯得有些無奈,“如果我們想要搶玉葉靈猴的話,是會和那位太一穀傳人起衝突的。……你們剛才沒聽到他說的話了嗎?那隻玉葉靈猴在他手上怕是要成食材了。”

“我怎麼就不信呢。”有獸神宗弟子不服,“靈獸這種異獸極為罕見,玄界誰見了不是想要抓住啊?哪怕就算不是像我們這樣專業的禦獸師,也肯定會想要養一隻,就算賣了也是一筆大錢。那個太一穀傳人,肯定是當著我們的麵才說要吃掉的,實際上他也是想占為己有。”

“師兄,憑實力唄。”

“就是,看誰先抓住就歸誰。難道我們降服了之後,他還能把我們全殺了不成?”

“而且師兄,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又有人提議,“靈獸一般智慧都不低,如果讓它明白太一穀那位傳人要殺它的話,或許可以讓它傾向於我們。”

聽著周圍一群師弟的主意,這名獸神宗的隊伍領頭人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

蘇安然跟在這群獸神宗的弟子身後。

然後他很快就發現,這群獸神宗弟子的態度似乎有了很大的轉變,本來還情緒低落的他們突然就變相當的積極。

對此,蘇安然自然樂見其成。

那名獸神宗的領隊,先是安排了幾個人將那個焦炭送走,然後其他人就開始分散開來。

在蘇安然的感知中,他發現這些獸神宗弟子雖然分散開來,但是卻保持著某種類似於陣形一樣的陣法,每個人彼此之間都有所聯係,而且每一個獸神宗弟子的身邊隨時都可以獲得兩到三個人的支援,並迅速的對一個方向形成包圍圈。

很顯然這應該就是獸神宗弟子的某種看家本領了。

不過這些獸神宗弟子並沒有將自己的禦獸放出來,所以蘇安然感到有些遺憾。

他還挺想見識一下,玄界這個獸神宗的弟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在他的記憶裡,天榜隻有一位獸神宗的弟子上榜,地榜的話卻是一個都沒有——當然,他的六師姐魏瑩可不算是獸神宗的人。不過他倒是聽說獸神宗曾試圖挖牆腳,想要把六師姐迎到獸神宗,許諾了一堆的好處,最後被黃梓派著九師姐持拜帖去獸神宗呆了幾天,獸神宗就絕口不提挖牆腳的事了。

有時候蘇安然真心覺得,像黃梓這種渾人還好是被丟在玄界,要是放在現代社會,怕不是早就被人打死了。

不過仔細想想,玄界怕是想打死黃梓的人也不少,隻不過沒幾個有這個實力。

一連數天,蘇安然都跟在獸神宗隊伍的身後。

雖然這支隊伍依舊沒有放出自己的禦獸,不過他倒是看到這些人好像抓了幾隻長得比較奇怪的野生動物。在蘇安然的感知上,這幾隻動物和普通的野獸沒什麼區彆——因為距離的關係,他的係統功能並沒辦法查詢到太多的資料情報——但是他覺得,既然能夠讓獸神宗出手,這幾隻動物肯定也有什麼不凡之處。

畢竟是玄界最大的動物專營店,權威性應該還是有的。

不過就在蘇安然以為今天又是一無所獲的一天時,他卻是側目望了一眼距離自己左前方大概兩百米外的一棵樹上。

那裡咋然一看似乎沒什麼特殊,但是剛剛一瞬間的靈氣波動——儘管非常細微,但卻還是讓蘇安然捕捉到了。

蘇安然往前走了幾步,將感知力徹底鎖定了剛才感受到靈氣波動的區域。

空無一物。

所有的症狀,都表現出這處區域並沒有什麼異常,仿佛剛才那一瞬間的靈氣波動,隻是他的一絲錯覺。

“錯覺嗎?”蘇安然歎了口氣,然後轉過身。

可在他轉身的這一瞬間!

晝夜出鞘!

數百米之外的獸神宗弟子,猛然一驚。

在這一刻,他們感受到的是一道衝霄而起的驚天劍氣,森冷得讓人不寒而栗。

蓄氣。

積蓄劍氣,因此又稱蓄劍。

是蘇安然自悟的第一個劍招。

在天源鄉時,蘇安然就曾以蘊靈境出過一次手,隻不過那次的聲勢並沒有眼下這般強大。

那是一道數米高的白色月弧劍氣。

兩百米的距離,一閃即逝。

“吱——!吱吱!”一聲急促的尖叫聲,陡然響起。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