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雷劫(1 / 2)



推荐阅读:

支援是來不及支援了。

哪怕以唐詩韻的情況禦劍而至,起碼也需要三、四天的時間,而要想幫蘇安然完美扛過雷劫,那肯定是要進行布置法陣之類的——原本蘇安然的幾位師姐,給蘇安然預計的時間點差不多是能夠等到林依依回來的,到時候布置一個強力點的法陣,蘇安然躲進去睡一覺,起來就是本命境了。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蘇安然這才出去了幾天?

這前後還沒一個月吧?

他怎麼就要遭雷劈了呢?

不過最讓唐詩韻等人想不明白的,是這一個月的時間,這位小師弟怎麼就蘊靈境大圓滿了?他這是去了哪個秘境,還是在哪個萬界裡闖蕩了幾年嗎?可如果是在萬界闖蕩了幾年的話,那回來後時間流速的調整也絕不可能才幾天啊,起碼也得幾個月以上啊。

沒有人搞得清楚。

除了黃梓。

不過眼下這種情況,他也隻能望而興歎了。

……

彆說太一穀的人都懵逼了,蘇安然自身也是相當的懵逼。

但是好在,黃梓還是給他出了個主意——並不是所有修士都是在安全的地方度過雷劫的,玄界曆史這麼多年,自然也會有不少的意外情況發生,所以玄界也總結出了不少經驗。

蘇安然此時就不敢浪費任何時間。

他尋了個方向,就一頭紮進森山老林裡。

好在天羅宗——如今的羅生門,就在山旮旯裡建立山門,周圍除了一個村子外,基本上不是山就是林,所以倒也不需要蘇安然花費時間去尋找什麼荒涼之地。

野外渡雷劫的第一要點,就是避免在有人的地方。

玄界雷劫的應劫方式,是以生靈的強弱為判斷基準的。

換句話說,當你身邊的人——哪怕就是普通的凡人,一旦超過某個臨界點時,那麼雷劫的威力就會開始增幅。而如果附近有其他修士在的話,那麼同樣也會讓雷劫的威力得到增幅,如此一來,本來很有可能度過的雷劫就會因此而加大難度,平白出現許多的意外。

黃梓讓蘇安然去深山老林裡,就是為了儘可能的避免這種意外——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蘇安然是呆在一個連靈獸都不會有的地方。妖獸和凶獸會本能的懼怕天威,所以一旦感受到雷劫的氣息就會自行選擇遠離,隻有靈獸會滿不在乎,因為正常情況下它們是不會被雷劈的。

所以他特彆告誡蘇安然,如果見到靈獸,千萬不要招惹,第一時間掉頭就走。

據說曾有個倒黴鬼,就是因為在渡雷劫時招惹了一隻靈獸,那隻靈獸打不過他,但是卻一直偷偷的尾隨他,然後在他渡雷劫時就湊到他身邊,強行給這個倒黴的修士增加遊戲難度。後來,儘管這名修士雖然大難不死,可他卻也因此修為大降,之後還有了一個外號,叫八分熟。

蘇安然當然不想遇到這麼蛋疼的事情了,所以他並沒有太過深入山林,而是沿著邊緣尋找一個沒什麼人煙的地方。

凡人不比修士,而且哪怕就算是踏入修道界的修士,實力不足的話也不會到處亂跑,所以實際上這一類的人的活動範圍和區域都是有局限性的。基本上隻要繞開村莊和宗門,想要找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還是不太難的,隻不過想要尋找淒涼之地什麼的話,就不太可能了。

中州,終究是五州裡最為富饒的地方。

至於另外四州裡,物資最少的也不是妖盟實際掌控的北州,而是南州。

十萬群山多險地,南疆一帶又是毒池沼澤,極大的限製住了在南州討生活的修士們。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南州反而是人族、妖族甚至是精怪等等生物,都能夠相處融洽的一片世外桃源。

蘇安然一頭紮進深山老林,然後就尋了一處還算平整的林地呆了起來。

接下來幾天,他都必須呆在這裡,直到雷劫過後。

從師門那邊傳來的消息,讓蘇安然知道,其實第一次雷劫的難度並不算高,之所以不在宗門以外的地方渡雷劫,主要原因就是很容易發生意外。但是如果能夠把這些意外情況都回避的話,那麼在什麼地方渡過這本命境即將到來的第一次雷劫,自然也就不是問題了。

雷劫一過,就是本命境了。

所謂的本命境,指的並不是顯現本命的意思,而是指的凝練出本命法寶。

本命境這個境界之所以會開始被稱為強者的原因,除了壽元從此可以增至三百以外,更大的一個因素就是本命法寶的特殊性——每一名修士,哪怕是修煉同樣的功法,但是因為際遇、心態、天資、悟性、環境因素,乃至深藏於神海深處的潛意識人格、祭煉的法寶不同等等諸多因素,都會導致產生的本命法寶截然不同。

例如唐詩韻的本命法寶“名劍侍女卷”,其異象則是畫卷內一共收錄了一百零八名手持一百零八柄名劍的劍侍。因為是本命法寶的緣故,所以這些劍侍的實力大體上差不多擁有唐詩韻本尊的八成實力,所掌握的劍訣也都是唐詩韻自身所會的劍訣,因此一旦這副畫卷徹底展開的話,玄界就沒有人會不頭痛的。

以前凝魂境的時候,憑此本命法寶,唐詩韻就常常一個人就能打得彆人一個宗門抱頭鼠竄——試想,一個唐詩韻就讓無數人感到無奈了,一百零九個唐詩韻那是何等操作?尤其還是一百零九個心意相通的唐詩韻,那就已經不是打不打得過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不被打死的問題了。

如今,唐詩韻成為地仙境強者了,玄界諸多凝魂境強者終於鬆了口氣,畢竟現在是時候輪到那些地仙境大能感受一些被一百零九個唐詩韻所支配的絕望和恐懼了。

所以,一件本命法寶的強弱與否,在很大程度上直接關係到一名修士的具體實力。

玄界裡不乏那些本命境之前戰力低劣,可是本命境之後就翻身逆天的例子。

蘇安然沒指望自己能夠達到三師姐這樣變態的高度,但是最起碼也不能給太一穀丟麵子不是?

所以,他不僅將《絕劍九式》當作了靈台的“地基”,甚至還打算把“屠夫”一並丟進去,成為自己本命法寶的雛形——屠夫終究是一件曾擁有道蘊的道寶,哪怕後來道蘊被剝,器靈被毀,可是它本身的高度依舊在那,品質如今也是上品法寶,不管怎麼看都要比蘇安然此時所擁有的晝夜更強。

這一點,是他深思熟慮後做出的決定。

所以接下來幾天,蘇安然都在不斷的把自己的精神力和神識與屠夫進行溝通。

一般情況下,想要修煉到本命境準備迎接雷劫,通常沒有個七、八年自然是不可能的,甚至如唐詩韻這等強者當初為了神海大圓滿,可是修煉了十多年才晉升本命境的。所以這類人,自然有的是時間能夠和自己的法寶兵器進行長時間的溝通,從而真正的達到心意相通的境界。

蘇安然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如今也隻能進行一下惡補了。

不過好在,有《絕劍九式》作為底子。而屠夫也曾是這位創立了《絕劍九式》的劍魔的兵器,所以借此溝通起來還不算太過困難。不過因為沒有器靈的緣故,所以情況也沒有好到哪去,最多也就勉強算是比較順利。

如此過了約莫四天之後,蘇安然感覺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於是他結束了盤膝的修煉狀態。

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雷劫,他必須把狀態調整到巔峰。

在他的感知,雷劫已經越來越接近了,天地間隱隱都有了一種可怕的威壓感。不過他發現,這種強烈的威壓感似乎隻有他和一些野生動物才能夠感受得到,但也僅僅隻是一種感覺而已,天威似乎並未對這方天地間造成什麼影響,或者產生什麼奇奇怪怪的異象。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