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36. 你倒是把故事說完啊!

36. 你倒是把故事說完啊!(1 / 2)



推荐阅读:

台階顯然是通往更下層區域。

蘇安然等人雖然都不知道這個遺跡的情況,但是隻看周圍的情況,或多或少也能夠猜得出來,這些機關必然是有會有一個中樞在負責控製的。

或許,二層區域就有這麼一個中樞控製中心?

蘇安然和白虎對視了一眼,後者沒有太多的遲疑,直接邁步向下。

因為他沒有太多的選擇,他們的任務就是找到遺跡裡的破碎神器,並且進行回收。不管這件神器最終落入哪一方的手裡,但是隻要不在他們的手上,那麼他們的任務就算失敗。

看到白虎沒有任何停留,蘇安然也猜到了他前進的原因,於是想了想後,也就跟了上去。

事實上,蘇安然倒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

他本來就不像白虎等人會有所謂的任務纏身,隻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花費五百成就點脫離萬界。這一次跟著楊凡進入天源鄉,事實上蘇安然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有了超額的收獲了,所以對於是否能夠找到楊凡,從他那裡詢問到關於驚世堂、荒古神木的消息,眼下也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熱衷。

隻不過抱著“既然還有機會,而且目前又沒有新的線索,那麼就繼續跟著白虎他們一起行動”的念頭,所以倒也沒有表示什麼。當然如果一定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在這之前的相處,大家都算過得相當愉快。

三名散修彼此對視了一眼後,也就默默跟上了。

在這五人裡,他們三個算是最沒有人權的。

哪怕在感知上,他們明明覺得蘇安然的修為不如他們,可是麵對他的時候,他們三人依舊覺得自己的氣勢要矮了對方一頭,如果真的交起手來怕是他們瞬間就會被斬殺。

當然,更多的是遺跡的情況越來越危險,他們眼下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不管是蘇安然還是白虎,都不可能放任這三個家夥離開,畢竟母蟲就在他們的手上。

階梯並不算長。

所以眾人很快就來到了一條過道。

有濃鬱的血腥味在空氣裡彌漫著。

“這味道,好臭。”蘇安然剛走出階梯的通道,就忍不住泛起一陣惡心。

空氣裡除了濃鬱的血腥味外,還有一種類似於食物腐爛了的惡臭味。

這兩種氣味混合到一起,簡直讓蘇安然差點就被熏死。

可是他又不敢閉了鼻竅——通竅境以上的修士之所以很少中毒,就是因為開了鼻竅之後他們能夠非常輕易的分辨出許多種氣味,任何異味隻要讓他們聞到了,都會瞬間變得異常警惕起來。

為此,玄界裡要想讓一個修士中毒,最常見的辦法就是先讓對方的鼻竅失靈。

或者是像之前在天羅門對付周一通那樣,通過多種本身無毒無害的材料進行混合毒素感染。

“屍臭。”白虎突然開口說道,“應該是古墓派的人。”

天源鄉不比玄界,這裡隻有一個門派是玩弄屍體,所以會有這種臭味的話,隻有古墓派。

“可是為什麼鬼穀子的那些屍體沒有這種屍臭味?”蘇安然有些不解,這個時候他也才想起來,之前在古凰墓穴的時候,似乎也沒有聞到那些屍傀有什麼意味。

“技術水準不夠。”白虎搖了搖頭,繼續傳音入密,“這個世界的古墓派,還停留在非常基礎的控屍手法,甚至沒有發展出對應的屍傀技術,以及藏屍袋。那些屍體一直日曬雨淋的,肯定會出現各種變質的問題。……這種手段,我曾在古籍上見識過,很像是第一紀元時期的趕屍人。”

湘西趕屍人。

蘇安然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白虎的話時,就想到了這個傳聞故事。

“南北兩派的煉屍控屍手藝,也是由此發展而來的。”似乎是見蘇安然麵露疑惑之色,白虎覺得是時候輪到自己賣弄知識了,於是就笑著解釋起來,“第二紀元有高人曾獲得這方麵的遺產,然後成立了一個關於煉屍控屍的大宗門。根據古籍記載,這個宗門後來因內鬥分裂,分了兩派劃江而治,這也是如今南派和北派控屍術的由來。”

蘇安然對於玄界的曆史知識所知有限。

甚至彆說是曆史了,他就連玄界的一些常識東西至今都沒有搞懂,至今都隻能靠旁敲側擊的從彆人那裡獲取對應的知識。而且很多時候,為了不露底,他都要扮演一個高深莫測的形象,總是靠話術來誘導他人。

蘇安然真的覺得很累。

他打算等這次會穀後,就找黃梓詢問清楚關於玄界的各種常識問題,以及各種門派的來曆淵源等等。

想來以黃梓活了六千年的歲月,不至於不知道這些吧?

“……而且有個挺有趣的小故事,是關於北派養屍的。”白虎笑著說道,“你知道為什麼北派叫屍偶嗎?哈哈哈,我告訴你,這裡麵其實有個傳聞,據說當年有一位北派的養屍大家,也不知道前後花費了多少年,終生隻養一屍,結果硬生生的從木屍給養到遊屍,然後還成功通靈了變成魃了,然後這位養屍大家娶了這女魃,所以北派養屍才會稱屍偶,偶是配偶的意思。”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