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駐顏有術(1 / 2)



推荐阅读:

大門之後,是一片蘇安然和白虎都沒有料想到的血腥畫卷。

這是一個麵積並不算大的偏廳,大概也就三、四十平左右的樣子。

可是鮮血卻是將地麵都染成了一片鮮紅,近三十具屍體死狀猙獰倒在這個偏廳內:隻有少數幾具還能保持著完好的屍身,其他大多數都是支離破碎的樣子,更是有兩具幾乎都成爛泥一般的癱成一團,全身骨頭都被捏碎了。

隨著蘇安然將房門打開,堆積在房間內的鮮血頓時就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流淌出來。

“真是太殘忍了。”蘇安然倒吸一口冷氣,“到底得什麼樣的變態才能夠做出這樣殘忍的虐殺啊。”

白虎望了一眼那幾具骨頭都被捏碎的爛泥屍體,然後又看了一眼那些像是被活生生撕裂的屍體,他悄然咽了一下口水:“的確是隻有心理變態和扭曲的人才做得出來這等狠毒之事。”

蘇安然望了一眼偏廳內的情況,然後開口分析道:“這裡那些受儘折磨的人都是大文朝的將士,顯然出手的人是跟大文朝有仇的人,那麼就隻有天源鄉的邪魔外道了。古墓派和聖靈宮看起來不像,他們都是玩弄屍體和靈魂的行家,顯然會明白素材的寶貴性和重要價值,那麼剩下的就隻有梅花宮和天龍教了。”

白虎沒有開口,隻是一臉的無奈: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認真的分析啊。

不過蘇安然卻全然沒有這種自覺。

大概是因為之前在天羅門的時候扮演名偵探蘇安然有點上癮,此時也有點來勁:“天龍教的人雖然戾氣也不小,經常一言不合就滅人全家,但是基本都是留有全屍的。所以……此事必然是梅花宮所為,因為根據我在天源鄉打探到的情報來看,梅花宮素有惡魔宮的彆稱,成員也基本都是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說到最後,蘇安然看了一眼白虎:“白虎,你怎麼看?”

“不愧是過客先生,不僅見識廣博、眼界寬闊、嗅覺敏銳,洞悉力也非常強。”白虎開始鼓掌,“聽你這麼一分析,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畢竟隻有惡魔才能夠做出如此暴虐的手段。”

“看來我們接下來遇到梅花宮的人,要小心了。”蘇安然歎了口氣,然後又望了一眼那些穿著五花八門的屍體,隻可惜大多數都快被打成肉醬,也就很難分辨出對方的情況了,“可憐這些散人了。”

白虎已經不想說話了。

“砰——”

大門被猛然推開的沉重響聲,打破無形中已經開始彌漫開來的尷尬氣氛。

數名形象極其狼狽的修士頓時就衝入到房間裡,然後迫不及待的轉過身就將大門給關上,接著才是一副鬆了口氣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還沒有維持多久,其中一人突然說道:“好重的血腥味!”

其他人紛紛轉過頭,看了一眼偏廳內那橫七豎八的屍首,當即臉色就變得異常蒼白了。

“這……這是……”有人似乎承受不住這種氛圍,神色有些崩潰,“我就說我們不該貪圖所謂的遺跡秘寶,現在這秘寶連個影子都沒看到,但我們卻很可能要把這小命交代在這種鬼地方了。”

“彆吵了。”一名修士麵露怒容,“現在還說這些有什麼用,當務之急是我們必須儘快和楊大俠他們彙合。”

“但是這遺跡的情況混亂成這樣,還怎麼找到楊大俠他們。”又有人開口,語氣儘是掩飾不住的沮喪和失落,“大哥,我們沒機會了,還是另尋他法趕緊離開這裡吧。……這遺跡內還有守護者,剛才趙先生都被對方一拳就轟塌了胸腔,如果不是三哥和四哥拚命,我們幾個也沒辦法逃脫那兩名守護者的毒手。”

“大哥,現在的形勢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參與的,這個遺跡就沒有一處安全的地方,我們必須得找到一條路離開了。”最先開口的那人,聲音急切的說道,“大哥!你還沒看清楚嗎?你看看,就連大文朝的那些驍勇的將士都落得如此下場,就我們這點功夫,又如何能夠在這遺跡裡生存下去?不要讓老三和老四白死啊!”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那名被稱為大哥的男子怒道,“可是我隻在楊大俠身上放了一隻子蟲,就算依靠母蟲的感應,也隻能找到楊大俠而已。”

“門口的子蟲呢?”有人驚呼,“那是我放的啊。”

“一開始那場大混戰,受到波及死了。”大哥歎了口氣,“整個山壁都被打塌,第一層樓閣全部塌陷,你以為那隻子蟲還能活下來?若不是我之前借著敬酒的名頭,在楊大俠身上放了一條子蟲,我們現在連想找到楊大俠的方法都沒有。”

“原來如此。”蘇安然的聲音,陡然響起。

“誰!”幾名修士麵露驚容。

蘇安然和白虎兩人,從旁邊一側的柱子繞了出來。

這個偏廳一共有兩扇大門,一扇開在北側,一扇開在東側,房間裡有數根支撐柱,如果不巡視整個房間的話,單從兩側的大門是無法看到彼此的。

蘇安然和白虎位於東側的大門,他們先進的房間,但是並沒有走動,蘇安然就在觀察房間裡那一堆屍體的情況。所以後來這幾名修士突然闖入後,一副劫難餘生的模樣,心神有所鬆懈,也就沒有第一時間檢查房間,在然後被房間內的修羅慘景所驚嚇,也不敢貿然亂動,隻是聚在門邊商議著逃生的方案。

所以此時驟然聽到蘇安然的聲音,又看到蘇安然和白虎兩人出現,心中的驚懼自然可想而知。

“我是林平之,京都林員外林業的孫子。”蘇安然從對方剛才的交談裡,已經聽出對方的身份,所以此時便直接開口說道,“楊大俠曾找過我爺爺,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的?”看到對方幾人點了點頭後,蘇安然才繼續開口說道,“之後我爺爺給我傳了信,讓我回一趟京都,然後當我趕回府邸的時候,就遇到天魔教殺我族人……”

蘇安然簡單的把黑旗使,兵甲.拓拔威的事說了一下,這裡麵自然是九真一假:所有事情全部都是真的,自然經得起任何推敲與詢問,唯一一點假的地方,則是蘇安然並非林業的孫子,隻不過這一點自然沒必要說出來。

“……之後的事,你們應該也能明白,我爺爺讓我立即趕來支援,但是當我敢到福威樓時,已經晚了一步,所以隻好自己趕來遺跡了。”蘇安然一臉淡定的說道,“此行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協助楊大俠,剛才聽你們的意思,似乎是想對楊大俠不利?”

“誤會!”那名帶頭大哥感受到蘇安然適時流露出來的一絲殺意,急忙開口說道,“我們怎麼可能會對楊大俠不利呢?我們兄弟幾人,是一字劍丁大俠的記名弟子,這一次也是存了想要開闊眼界所以才跟來的。不過我生性謹慎,擔心在遺跡和路上會迷路或者出現走散的情況,所以才在楊大俠身上留了記號。”

“是啊,林公子,這一切真的是誤會。”另一人開口,“子蟲離開母蟲身邊七日,就會僵死,本身不具備任何危害性。”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饒你們一命。”蘇安然點了點頭,“不過之後等我們跟楊大俠彙合,你們必須得負荊請罪。”

“是是是,這是必然。”幾人連連點頭,心中對蘇安然的身份又多了幾分肯定,少了幾分猜疑。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