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我們走後門(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現在有些慶幸自己是和青龍等人混到一起。

因為他發現,原始樹海這裡的妖獸,非常的暴戾凶殘,而且實力全都相當於凝魂境強者——按照玄界的凝魂境標準來判斷,並非是天源鄉這裡的天境標準,這也是為什麼原始樹海在天源鄉這裡會被稱為險地的根本原因:以天源鄉的天境修士水準,差不多要三到四個人才能對付一隻原始樹海的妖獸,所以那些自以為實力強就一個人就跑進來的天境修士,現在全都成了這片樹海裡的養料了。

也難怪楊凡要拉起一支隊伍才敢來原始樹海了。

畢竟,就算以白虎和朱雀、玄武等人的實力,麵對這些妖獸時一對一時也不過隻是稍占上風而已,如果同時遇到兩隻的話,他們也就隻有勉強自保的實力了。

所以就楊凡那種水準,在原始樹海想要一對一的單挑一隻妖獸,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自然還是得找隊友一起行動比較靠譜。

蘇安然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所以這一路上他都沒有出手,完美的扮演著吃瓜群眾的角色。最多也就是偶爾對付一下漏網之魚——原始樹海的妖獸非常奇特,它們既是獨行生物,又保持著一定程度的群體活動性,哪怕是彼此不同的種類,但是在麵對敵人的時候它們也不會內訌,而是會選擇優先解決外來者。

所以這就導致了眾人經常出現那種打著打著,卻會愕然發現周圍的妖獸突然逐漸變多了——每當這種時候,白虎、玄武、朱雀等人就會放過那些已經受傷的妖獸,轉而尋找實力完好的妖獸。而鬼穀子構成的第二道防線,則是專門針對這些已經受傷了的妖獸,它的森森鬼氣可以從這些傷口裡鑽入到妖獸體內,對它們造成更大的破壞。

這一點,也讓蘇安然確認了,對方的身份:守魂宗。

這個門派以神鬼道法為主,同時也兼顧了北派煉屍法——北派稱屍偶,金銀銅鐵木的分級階段和南派一樣,但是在金階以上的劃分稱伏屍、遊屍;南派則稱為屍將、屍王,且南派不稱屍偶,而是稱為屍傀。

鬼穀子那一身陰森鬼氣,顯然就是守魂宗的核心修煉功法。

鬼氣陰寒森冷,而且對血肉之軀有格外的加成傷害,從這些傷口入侵到妖獸的體內,會讓這些妖獸的反應遲緩,並且傷口處的血肉都泛起一層鐵青色,血肉幾乎全在一瞬間就直接壞死,直接從輕傷變重傷。

蘇安然要對付的,就是這樣的漏網之魚:這些受到多重削弱打擊後的妖獸,對於蘇安然而言並不算吃力,隻要找準要害,一擊就可以解決這些妖獸。

他算是看出來了,整支隊伍在保護的人就是青龍。

仙女宮是三十六上宗之一,以道術為立派根本,據傳是萬道宮的某一任嫡係弟子開創的宗門,可以算得上是有純正道統傳承的宗門。隻是仙女宮弟子的作風比較特殊,所以才讓玄界很多宗門和修士都對這個宗門顯得有些輕視,可實際上仙女宮能夠排在上十宗的首位,就足以證明這個宗門可不像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

所以要說青龍真的一點戰鬥力都沒有,蘇安然是不信的。

頂多,也就隻能說在個人戰力表現方麵,沒有朱雀、玄武、白虎三人那麼強而已。

不過在看了這幾人的的合作後,蘇安然心中倒也有幾分了然他們的戰鬥方式:白虎、朱雀、玄武鐵三角負責正麵攻堅,如果敵人太多則以製造傷口、削弱、破壞為主,然後交到坐鎮第二梯隊的鬼穀子;鬼穀子並不正麵攻堅,而是負責進一步的削弱敵人,尤其以鬼氣從傷口侵入,直接從體內破壞目標為主要手段。

最後,則是由青龍負責收割。

不過現在有了蘇安然,青龍倒是省事了很多——她就負責貌美如花,最多時不時的給前麵幾位打工仔喊幾聲加油。

默契的配合,使得青龍等人的“地圖推進速度”相當快。

隻花了約莫兩天不到的時間,眾人就在青龍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山壁前。

原始樹海,可並不僅僅隻是樹海而已,這裡同樣有著數道起伏的山脈,隻是相比起動輒直徑超過兩、三米、高度基本都在百米往上,而且還相當違反規律的生長得密密麻麻,幾乎可以說是不留空隙,樹冠彼此交錯纏繞著的巨樹來說,這些山脈就顯得有些纖細了。

這處山壁前,雜草橫生,看起來有點像是一種類似於爬山虎的植物,但是葉片很大,邊緣有鋸齒狀,隱隱泛著微光。

“蛇涎草。”青龍看到蘇安然的臉上有些微疑惑,於是便開口說道,“這是天源鄉獨有的一種靈植,和我們玄界的龍涎草有點像,但是實際上卻是兩個品種。……這玩意,彆看它好像沒什麼危害性的樣子,但是它的毒素相當的強,哪怕你身上沒有傷口,但是稍不小心接觸到了,都有可能引發你的真氣紊亂,從而喪失行動力。”

蘇安然看著眼前這種蛇涎草,臉上露出些許訝異。

所謂的真氣紊亂,這是屬於在玄界比較常見的一種中毒現象——畢竟高武仙俠世界,如果隻是普通的中毒反應,靠修士強大的身體機能和新陳代謝,都能夠直接解決問題了,所以如果不是針對真氣下手的毒素基本都可以忽視——這種中毒現象有點類似於障礙功能性中毒。

蘇安然就從黃梓那裡聽說過,玄界有一些仙釀就會引起局部的真氣紊亂、神海晃蕩、身體機能虛弱,因為這些酒水裡添加了極少量的某種毒物,隻不過並不會致命,反而會讓修士帶來一種迷醉感。

所以玄界裡,常規中毒分類就三種:因真氣紊亂導致無法動用真氣的真氣中毒、因神海震蕩乃至神魂受到影響的神識中毒、身體內部臟器出現衰竭所引發的虛弱等問題的機能中毒。

蛇涎草會引發真氣紊亂,並且進一步的影響到修士的身體機能和行動力,這已經算是一種比較可怕的毒物了。

就這,還是其自身純天然的效果。

若死能夠進一步提純和製作的話……

蘇安然隻是想想,就覺得有些不寒而栗。

“沒用的,我上一次來的時候已經研究過了,提純過的蛇涎草會帶有一種非常獨特的香甜氣味,隻是稍微聞聞就會引起真氣的激蕩,任何正常修士都會瞬間有所防備的。”大概是看出了蘇安然的想法,青龍笑著說了一句,“想要讓修士中毒,可沒那麼容易,無法做到無色無味的效果,那基本就隻能碰運氣或者符合某些特殊的條件和環境了。”

對於青龍的說法,蘇安然不置可否。

不過想了想,他還是動手采集了一些——青龍見蘇安然感興趣,倒也沒有阻止,反而相當好心的指點他如何正確的采集,將溫柔的大姐姐形象扮演得相當完美。

其他人倒也沒有催促,因為當蘇安然采集完畢後,眾人的麵前赫然出現了一個山洞。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