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偶遇(1 / 2)



推荐阅读:

一天時間,轉瞬即逝。

蘇安然未能等來楊凡的出現。

所以他直接就選擇進入原始樹海。

從時間點上來說,他和楊凡抵達這裡應該就是前後腳的事,時間差距不會超過一天。所以如果過了一天都沒見到楊凡,那麼就隻能證明對方比他更早的進入原始樹海。

現在蘇安然隻希望,才過去一天的時間,這片樹海不會那麼快就把楊凡等人的痕跡抹除。

所幸。

在進入樹海略微尋找了片刻後,蘇安然還真的發現了一些有人跡經過的痕跡。

於是,他立即順著這些痕跡尾隨上去。

但是很快,蘇安然就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他不太懂得如何從痕跡上來判斷對手的人數,但是最起碼他可以肯定的是,從這裡經過的應該是一支隊伍,而且人數恐怕不少,最起碼也有四、五個人以上。因為如果人數太少的話,就沒必要專程讓一個人在前方開路,隻有為了保證整支隊伍存有足夠的戰鬥力,而且能夠隨時應付所有突發情況,才會專程讓一個人負責開路。

甚至從痕跡上來看,蘇安然猜測這支隊伍裡最少有一名修士不擅長戰鬥。

“不是天源鄉的人?”蘇安然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蘇安然在天源鄉已經打探得非常清楚了,這裡的修士目前還停留在武鬥肉搏的層麵上,就算有道門、古墓派、聖靈宮這種涉及到術法運用的門派,但也處於比較淺層的概念——道門傳授的五行法術,聖靈宮是神鬼道,古墓派則是控屍法。

陣法、符篆、禦獸甚至是丹藥等等,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形成概念。

基本上,這個世界還處於一個相當原始的複蘇發展期。

所以簡單點說,就是這個世界上的修士要麼就是像普通人那樣隻有聚氣境的體魄,卻沒有武技傍身,要麼就是全員能武的類型——例如大文朝的士兵,最低也是聚氣境七八層起步,精銳一些的士兵甚至是神海境二、三重天。至於將軍之流,沒有本命境都不可能擔任。

再加上關於原始樹海的種種傳聞,敢於進入這裡的就沒有一個是善茬。

一名完全不擅長戰鬥的修士隨隊進入了原始樹海?

蘇安然怎麼也不相信則是一個巧合。

他的神識感知,已經徹底蔓延出去了。

蘊靈境,每築起一層靈台的話,神識感知的範圍都會進一步擴大,但是這個擴大並非固定或者無限的,主要是依據修士的主修功法來確定。像蘇安然,主修功法是鍛煉神識的《鍛神錄》,所以靈台每築一層,他的神識感知範圍基本就可以擴大一百米左右,不過由於蘊靈境的最高上限是一千米,所以蘇安然實際上早就已經達標了。

此時,方圓兩裡之內的區域,儘數在蘇安然的感知範圍內——但如果要說真正由他所掌控的絕對清晰範圍,那就隻有大概三百米左右。就這還是托了雲海佩的特殊效果,如果不是有雲海佩的話,蘇安然現在的絕對感知範圍可能也就隻有一百五十米不到。

蘇安然小心翼翼的順著這條被開辟出來的通道前進。

又約莫走了大概半天左右的行程,在他的感知範圍內終於有“人”出現了。

“咦?”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時,蘇安然眨了眨眼。

……

“怎麼了?”一支前行中的隊伍,突然因最後一人的止步,不由得停了下來。

這支隊伍一共有五人。

兩男三女。

走在最前和最後的是兩名男子,前者一身氣質略顯陰鬱,他的麵容有些白淨,看起來相當的溫和,但也或許是因為這麵容太過溫柔的樣子,所以他才蓄須留胡,似乎是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威嚴一些,隻可惜這種做派卻反倒是讓他更顯儒雅;而後者則是一名麵帶微笑,氣質溫潤如玉的年輕公子哥,一身白衣長衫儘顯文質彬彬,翩翩少年的風範。

此時,正是這名年輕男子的停步,導致整支隊伍停下。

問話的是一名一身火紅豔麗服飾的年輕少女,約莫十七、八歲的年紀,年輕且張揚,充滿了一種讓人豔羨的活力。

在女子身邊的則是另外兩名女性。

一沉穩一冷漠。

沉穩氣質的年輕女子有著一副姣好的麵容和傲人的身材,一襲青衣撐傘的模樣,讓她看起來顯得格外的嬌柔。

冷漠氣質的少女,一頭烏黑的長發與深色衣物,讓她處於陰影區域時便給人一種融入其中的錯覺感,尤其是她那雙如墨的眸子,不由得讓人聯想到了“星夜點漆”這四個字。

不等少年回話,這名麵色冷漠的女子就突然轉過頭,望向了他們開辟出來的道路,低聲說道:“有人來了。”

一語剛落,就見這名女子往後退了一步,整個人就融入了原始樹海的陰影裡,氣息全無,仿若徹底消失一般。

“什麼情況?”紅衣少女一臉的茫然,“天源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鬨了?這裡可不是那些下級小世界啊。”

不過話是這麼說,但見她突然左手一揚,一道纏繞在她手腕上的紅色玉手鐲就化作了一柄赤紅色的長弓,一副隨時準備好戰鬥的模樣:“能知道對手什麼來路嗎?”

“不知道。”少年搖了搖頭,“我也隻是突然有一種被人盯上的感覺。對方的神識相當強,按理說這個天源鄉這裡不應該會有這等強者的,他們這裡的修煉功法從地境開始就徹底歪掉了,所謂的天境甚至不比我們玄界的本命境強,而且……”

“鏘——”

一聲激烈的兵器交擊聲,驟然響起!

“打起來了。”青衫女子突然說道,“他居然擋住了玄武的劍!”

“什麼?”紅衣女子驟然一驚,“那看我一箭射爆對方的狗頭!”

說著,右手搭弦,便要開弓。

“等下!”少年突然喊道,“那是……”

……

蘇安然的感知沒有錯。

前麵那人,的確是一個老熟人了。

隻是,蘇安然的臉上浮現出些許的疑惑。

但就在這時,他渾身汗毛陡然一炸,一股死亡的危險感瞬間籠罩全身。

他沒有絲毫的遲疑,整個身形瞬間往後退了一步。

空氣裡,陡然傳來了“咻——”的一聲裂帛輕響。

蘇安然甚至看到了,他麵前的景象陡然間就被切斷了!

仿佛就像是這片空間直接被撕裂了一樣。

下一秒,蘇安然立即抬手出劍。

晝夜出鞘!

蓄氣!

劍氣如虹,朝著前方那處空間被切割的破碎區域猛然轟去。

一點星芒驟然亮起。

那是一柄通體漆黑的長劍劍尖。

這柄長劍刺穿了被撕裂的空間碎片,然後又點在了蘇安然的匹練劍氣上——明明隻是微不足道的一下輕點,可是蘇安然的劍氣卻是在頃刻間就如同海浪拍打在峭壁上一樣,轟然間徹底破碎,化作肆虐而出的一縷縷劍風,全然沒有之前的破空聲勢與那股長虹貫日般的淩厲。

但是這一阻,卻也為蘇安然爭取多了一秒的時間。

隻見蘇安然手腕瘋狂抖轉,晝夜在他的手上被不斷的劃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劍氣圈。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