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追趕(1 / 2)



推荐阅读:

天龍教,在大文朝被稱為天魔教。

除了教主、副教主、護法、金剛之外,聲名最盛的莫過於十六使裡的四正方使以及四對比使——也就是東南西北、金銀黑白八人。

其中兵甲.拓拔威就是黑旗使。

他非以實力出眾著稱,而是以功法特殊性、為人陰狠歹毒、行事毒辣無情而著名。

在天龍教裡,三十二眾殺手就是由他負責調教。

這些殺手沒有名字,隻有代號,按照從一到三十二排列,序列越小則實力越強,傳聞一號已經有接近地境的修為。

這次白伏.林業的宅院遭到入侵襲擊,上下滿門幾十號人就死剩三個,白伏.林業,他的專職護衛鐵山,以及林業的孫子林平之等。而拓拔威和他帶來的十二名殺手則儘數命喪黃泉,更有傳聞拓拔威還是死在林業的孫子林平之的手上。

這個消息,在第二天的時候就已經傳遍了整個京都,並且正以驚人的速度擴散出去。

當然,知道真相的永遠隻有一小撮站在各實力頂層的大人物。

京都的百姓們唯一知道的,隻有“天魔教魔頭拓拔威潛入京都欲行破壞,結果慘遭京都治安禦所陷阱,雙方火拚一場後,治安禦所成功擊殺魔頭拓拔威,挫敗了天魔教的陰謀……”如此雲雲。

林業當然不會跳出來反駁,因為來自皇宮那邊的人給足了他補償——在這一點上,蘇安然也就知道了,林業不是他想象中的白手套。隻不過他雖然擁有一套自己的勢力班底,但是終究還是在彆人屋簷下混飯吃,所以該低頭時還是隻能低頭。

對此,蘇安然自然是表示理解的。

……

而此時,位於皇宮之內。

一名端坐於龍椅之上的中年男子,正緩緩開口:“諸位愛卿,關於昨夜之事,你們可有什麼看法?”

這裡是一個小殿,但是布置裝潢卻與金鑾殿似乎沒什麼區彆,隻是規模略小一些,無法容納百官覲見,最多也就是容納個三、五人而已——現在小殿內,正好就有四個人。

三名中年男子,以及一名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

年輕人站在龍椅前的台階下——台階並不高,隻有三階而已,象征意義居多。

這名年輕人,正是大文朝七位天境強者之一的禦前侍衛,專門負責龍椅上那位大人物的安危,也被成為是最有希望突破到天境以上,成為大文朝鎮國大將軍的人選。

在年輕人麵前的三位中年男子,除了一位穿戴著武將鎧甲之外,另外兩位皆是文官裝束。

這三人,分彆是大文朝的護國大將軍,以及太傅、丞相。

與護國大將軍齊名的另外兩位,征南大將軍和征北大將軍則分彆前往南方與北方負責坐鎮,與飛劍山莊、五嶽派一起聯手對付盤踞在南方和北方的兩顆大毒瘤:天龍教、古墓派。

此時聽到問話,公孫丞相淡笑一聲,語氣隨意:“不過隻是狗咬狗的一場鬨劇而已,無需理會。”

“那可未必。”另一名文官裝束,應該就是太傅的中年男子緩緩說道,“白伏老鬼瞞得了彆人,卻瞞不過我們。他的孫子早夭,兩、三歲時就死了,但是他卻一直秘不發喪,反而是花費大量心血精力努力編造這個身份的真實性,讓世人都以為他的這個孫子一直活著,想來恐怕是早就為這一天做準備的。”

“再怎麼做準備,也無妨。”丞相笑著搖頭,“他曾是古墓派心道副道主,隻是爭權失敗又慘遭重創,不得不假死脫身,隱姓埋名來我們這裡,從事一些灰色事業。如今天魔教找上門,古墓派必然也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就算沒有,憑他那個‘孫子’如今的實力,古墓派很快也會盯上他,所以我說狗咬狗的鬨劇,沒什麼問題,最終也就是兩敗俱傷而已。”

“那依許愛卿之見,此時無需理會?”坐在龍椅上的人,再度開口問道。

“隻需要監視,無需理會,必要時我們也可以將他當作誘餌,引誘古墓派那些人上當。”丞相笑著說道,“真正需要在意的,反倒是那位乾坤掌。他失蹤數年之後,如今又重履江湖,甚至以一張遺址藏寶圖為餌,吸引了大批遊俠散人,隻怕這其中恐怕會有什麼變數。”

“乾坤掌楊凡,此人身世成迷,修為不凡,若無天子劍,我也不是對手。”一直沒有開口的護國大將軍,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有傳聞,此次那所遺跡裡就藏有一件神兵,他的目標應該就是那件神兵。如若讓他取得神兵的話,隻怕他就真的是當今天下的最強者了。”

龍椅之人,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