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5. 這個身份有點邪

25. 這個身份有點邪(1 / 2)



推荐阅读:

“尊駕不敢當。”蘇安然可不敢應下這個名號,“隻是正巧有事來找林老先生,順手而為罷了。”

在天源鄉,被稱為尊駕的無不是名震江湖的大人物。

要麼是手持神兵的地境強者:如社稷宮的杜夫子、佛宗的一禪大師等;要麼就是如大文朝三位大將軍、丞相、太傅、禦前侍衛,或者道門七真人這等天境強者。

“閣下俠義心腸,老朽感激不儘。”林業不愧是被稱為白伏的老狐狸,當即就順勢下台,還不著痕跡的開始拍馬屁,拉關係“不知閣下是有何要事需要小老兒幫忙的,儘管開口,隻要小老兒能夠做到的,絕不推辭。”

“我需要一張身份文牒。”蘇安然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直接開口說道。

整個天源鄉,想在大文朝裡毫無顧忌的行走,蘇安然目前就隻知道隻能請這個富家翁幫忙,其他的關係渠道或許有,但是蘇安然覺得自己一時半會間也接觸不到,所以還不如就近入手。

“這原本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就是……”

“可是銀兩的問題?”

“這倒不是。”主屋內,傳來林業的聲音,然後蘇安然就看到林業從主屋內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非常有富態的富家翁,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身寬體胖心大,如果不是臉上有著橫肉看起來有幾分戾氣的話,倒是會讓人覺得像個笑彌勒。但此時,這個富家翁臉色顯得非常的蒼白,行走也頗為吃力的樣子,似乎身體有恙,而且還非常棘手和嚴重。

“眼下正處於比較特殊時期……所以一時半會間很難給閣下做一個有入籍備案的新身份。但如果閣下不介意的話,小老兒這裡倒是有一個現成的身份,就是……”

“就是什麼?”

“就是可能會占閣下一點便宜。”

“什麼便宜?”蘇安然眉頭微皺。

這個老頭吞吞吐吐的樣子,實在讓人不喜。

他以前也沒和這類人打過交道,所以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真的不方便呢,還是打算坐地起價。

“這個身份……其實是我的孫子。”

“你孫子?”蘇安然有些訝異,“這個身份,我借用合適嗎?”

“閣下看起來應該與我孫子的年齡相若,主要對外說一聲你學藝歸來,這個身份倒也就可以用了。”林業緩緩說道,“就是要讓閣下當我孫子,這倒是小老兒占了太大的便宜了。”

蘇安然有些無語。

不過仔細想想,也就隻是一個身份而已,而且林業在京都也算是有些身份的人,所以作為他的孫子應該能夠出入一些比較特殊的場合,不管從哪方麵看,這個身份似乎並沒有什麼害處。

所以想了想後,蘇安然便也點頭答應了。

“既然閣下不介意,那麼還請聽小老兒嘮叨幾句。”林業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蘇安然點頭後,他就立即開口說道,“你叫林平之,自幼就被高人帶走,在深山老林裡隱世修行二十年,如今方才出山。所以閣下不用擔心性格或者相貌等方麵的問題會與小老兒的孫子不符,閣下按本心行事即可。”

“等等……”蘇安然突然有些蒙圈,“你孫子叫什麼?”

“林平之啊。”

蘇安然的嘴角抽了一下:“林平之,自幼習劍?”

“閣下用劍,那自然就是自幼習劍了。”林業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蘇安然瞬間頭大:“那林平之的父親名諱呢?”

“林震……”林業輕咳一聲。

蘇安然鬆了口氣,還好不是林震南。

“……南。”好不容易緩了口氣後,林業緩緩說出了最後一個字。

蘇安然笑容僵硬,還感到褲襠有點涼。

我現在要求換一個身份,還來得及嗎?

一陣急促但並不顯慌亂的腳步聲響起。

蘇安然能夠感受到,一股極為凶橫的氣勢正朝著小內院而來,仿佛就像是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沒有絲毫遮掩的意味。

“我來應付。”林業緩緩開口說了一句。

顯然這位富家翁是知道來者的身份,這是擔心蘇安然和對方起衝突,所以提前開口預告了一下。

不多時,一名穿戴全套甲胄的中年男子就通過圓拱門走進了小內院,在他身後還有數十名看起來應該是士兵身份的跟班。這些人剛一進入小內院,就紛紛愣住了,不過大概是平時訓練有素,所以很快就分散開來,對林業、蘇安然以及那名負傷的鐵塔漢子形成一個包圍圈。

“陳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林業咳嗽了一聲,但是眼神卻顯得相當淩厲。

那名被稱為陳將軍的,應該就是領頭那名大將。

他長得有點濃眉大眼,沒戴武將盔,所以倒是能夠看得出來,對方有著一張一看就是武官的麵容。

此時這位陳將軍環視了一眼小內院的情況,眉頭不由得微皺,雖未開口說話,但是內心也是暗自心驚。

他是被剛才那道衝霄劍氣驚動,一眼就分辨出那道衝霄劍氣淩厲非常,遠非普通修煉者所具備的實力,因此才急忙帶著部下前來。但是無論他之前做了什麼樣的心理準備,怎麼也沒有預料到,會是眼下這麼一副近乎於滅門慘案的現場。

“我貴為治安禦所的將軍,自然有職責巡視京都治安。”陳將軍的目光,重新落回林業的身上,“此行讓賊人暗中潛入,殺害了林員外的家人,我難辭其咎,稍後自會上書宮內自領處罰。……但是職責所在,還請林員外允許我詢問一些問題。”

“哼!”林業冷哼一聲,態度顯得相當的傲慢,“沒什麼好詢問的。就是天魔教來找我麻煩而已,若非我孫子前陣子學藝歸來的話,今天我怕是早已命喪黃泉了。……陳將軍,你們治安禦所的布防,有相當大的漏洞呢。”

陳姓將軍沒有理會林業的嘲諷,而是把目光望向了蘇安然。

在場的三個人裡,林業以及他那位鐵塔漢子護衛,他自然不陌生。

所以唯一能夠被林業稱為孫子的,也就隻有這位剛剛露麵的年輕人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