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1. 從今開始……慌得一批

21. 從今開始……慌得一批(1 / 2)



推荐阅读:

拿捏著手中的劍仙令,蘇安然其實還是有些猶豫的。

任務既沒有說他失敗,也沒有說他成功,獎勵還是扣著沒放,讓他有些疑惑這個任務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算完成。

正常來說,以目前的境況絕對是跟天羅門鬨翻了,所以就算任務判定他失敗,天羅門對他有敵意,他都不會有絲毫的驚訝。可偏偏任務不說他失敗,也不說他成功,他就顯得相當的疑惑納悶了,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忽視了什麼東西。

想了想,蘇安然的內心有一個大膽的推測。

他拿著劍仙令往前走了一步。

“你給我站住!”天羅門的掌門,大喝一聲,“你想乾什麼?彆過來!”

不止是蘇安然無語了。

就連那四個擅長拍彩虹屁的長老客卿,以及天羅門掌門的親傳弟子,也都是一臉無語的表情。

你好歹也是堂堂一個門派掌門,怎麼說出來的話就跟那啥似的……

還“彆過來”……

你的修為壓了人家三個大境界呢好吧!

不過,在看到蘇安然手上拿著的劍仙令後,他們倒是選擇了閉嘴不語。

廣寒劍仙有多可怕,玄界的人都算是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了。

當年凝魂境時,劍氣就有貫穿長虹的氣勢,尋常地仙境修士都不願硬接。更不用說如今她已是地仙境的修士了,怕不是隻有道基境大能才能夠擋下她的一劍?

“說說吧,你對荒古神木了解多少。”蘇安然倒也不想逼得太緊。

他現在可以拿三師姐的劍仙令狐假虎威不假,但是畢竟和這位天羅門的掌門差了三個大境界,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一旦他沒辦法在第一擊就重創對方的話,那下場他就有點不敢想象了。

所以能夠不開打的話,蘇安然還是希望可以用其他手段來解決問題的。

“我對荒古神木的了解不多。”這名天羅門掌門倒也乾脆,很直接的就認慫了,“隻是曾聽說,這東西上麵的道紋跟雷霆有關,對於領悟雷道的話會非常有利。”

道紋,那是道基境強者才會需要利用到的東西。

所謂的道基境,就是感悟大道、領悟道基,從而挑選出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並以此為目標前進,曆經無數苦難方登彼岸。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道基境之後才會是彼岸境,而這兩個境界之間的過渡,也被稱為入苦海——苦海並不是一個單獨的境界,而是介於道基境與彼岸境之間。

所謂的入苦海,就是對自己的道路堅信不疑,終無畏懼,是對自己所選擇的“道”的一次自我驗證。

所以道紋對於開始“入苦海”的修士也是毫無意義的。

隻有對地仙境,或者初入道基境的修士才有價值。

當然,除此之外,天生帶有道紋的天材地寶也可以拿來進行鍛造,升華成道寶。

隻不過能夠駕馭道寶的,隻有道基境以上的大能修士。

所以總的來說,荒古神木隻對道基境修士才有價值,而對於其他境界的修士而言,意義都不大,甚至很可能導致“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結果出現。

算得上是一件燙手山芋。

聽了天羅門掌門的話,蘇安然就明白,孤崖派也是因為沒有弄到荒古神木的核心道紋,所以在研究不出結果後,才不得不選擇拍賣這件東西。那麼按理來說,那天在大漠坊的競拍時,驚世堂的人應該也在,可是為什麼那天他們卻沒有和自己搶拍呢?

蘇安然有些不解。

“那你知道荒古神木的核心道紋在哪嗎?”

“這……我不知道,不過……”

“轟!”

一道燦若流星的紅光,猛然從大殿門口轟入,直襲天羅門的掌門。

蘇安然還沒反應過來,那紅光就直接吞沒了天羅門的掌門。

沒有爆炸的氣流,也沒有逼人的熱浪,有的僅僅隻是一團宛如擁有活性的火焰球狀能量,直接將天羅門的掌門包裹在內。

“誰!”幾名天羅門的長老客卿,紛紛發出一聲喝問。

但是這幾人,卻沒有一個人追出去。

他們又不傻,連修為境界高他們一頭的天羅門掌門都毫無反抗力的就被人這麼一招製伏,他們四個人追出去能乾什麼?指不定那就是被對方直接給一網打儘了,他們現在對天羅門的歸屬感可沒有那麼強、那麼深,為了這個宗門搭上自己的性命,他們當然也不會有這種想法了。

“師父!”反倒是羅元,發出了一聲驚呼。

可他卻又不知道該如何營救自己的師父,隻能在一旁乾著急。

蘇安然也沒有動。

這道紅光來得實在太快了,就連他都沒有反應過來,那名天羅門掌門就直接中招了,一絲抵抗力都沒有——蘇安然對於自己的實力估算定位很清楚,哪怕就是凝魂境強者出手,隻要距離在十米以上的話,他還是能夠一瞬間的反應時間,所以從一開始他就一直和天羅門掌門保持著十米以上的距離,絕不給對方突襲自己的機會。

但是這紅光……

幾乎是在蘇安然剛有所察覺的瞬間,天羅門的掌門就已然中招了。

驚世堂!

沒有慘叫聲傳出,可是燃燒中的火球卻是在不斷的扭曲、沸騰、縮小——原本天羅門掌門剛中招時,還有約莫兩米左右的直徑,可現在卻已經隻剩一米左右了,足足縮小了一圈。

而且這種縮小,還是在向著半空中的一個核心點縮小,有點像是空間坍縮。

在場的人都沒有絲毫的懷疑,這位天羅門的掌門絕不可能還能存活了。

因為那個火球,就在幾人驚疑不定的神色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持續縮小著,直至最後徹底湮滅於半空中——擁有本命境修為的天羅門掌門,就這麼在眾人的眼皮底下徹底消失了。

可蘇安然,卻是突然皺起了眉頭。

不過這個小小的變化,隻是一閃而逝,因此周圍的人並沒有發現蘇安然的這點變化。

“彆被嚇到了。”蘇安然突然開口打破了沉默,讓大殿內的幾人都回過神來。

隻是這些人的臉色依舊蒼白,顯然被嚇得不輕。

“如果對方真的實力那麼強的話,早就衝進來殺死我了,還何必弄死楊掌門。”蘇安然淡淡的說道,“我之前本來一直以為方敏死了,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呢。”

“你的意思是……”四名長老雖然看起來不太靠譜,但是好歹也是憑借自己的實力修煉起來的本命境修士,腦子還是轉得比較快的,“剛才發出那道火光的是方敏?”

蘇安然點了點頭。

“這不可能!”又是一人喊道。

蘇安然看了一眼對方,周一通的師父。

他發現這個人,特彆喜歡說不可能。

每次一有什麼事,他總是第一個跳出來反駁,然後很快就被人啪啪啪的打臉,蘇安然都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職業挨打選手了,專門為了襯托出彆人的機智與精明。

“跟你們詳細解釋起來,你們也不會懂。”蘇安然撇了撇嘴,“如果對方真的是地仙境強者,哪還需要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發出這麼一道紅光打在楊掌門身上?剛才那道紅光,如果目標是你們的話,你們能躲避得了嗎?”

幾名長老仔細一想,似乎是這個理,他們還真的躲避不了。

“不過這跟我們什麼關係?”

“你們都躲避不了,那麼如果對方目標是我的,我能躲嗎?”蘇安然翻了個白眼,“在場的人裡,隻有我一個外人,所以如果真想滅口解決問題的話,殺了我不是更好?可為什麼目標會是楊掌門呢?……我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修煉到本命境的。”

幾人啞然。

還不是因為方敏隻是個內門弟子,神海境的修為,真要進來找蘇安然的麻煩,蘇安然不用劍仙令甚至讓對方一隻手兩隻腳,站原地不動都能夠把他打趴下。

所以那道看似極其危險的紅光,可不是想殺了這位天羅門的掌門,而是想救他。

就是光影效果強了一點而已。

一般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這是想要殺人滅口呢。

但是很可惜,蘇安然算是半個知情人。

【檢查到萬界輪回氣息,是否追蹤當前氣息?】

【正在追蹤……】

【已鎖定萬界:天源鄉。】

【宿主可通過自行開啟萬界輪回進入。】

【當前可以進入次數:1。】

正是因為係統突然傳來的提示,才讓蘇安然發現了這裡麵的貓膩,否則的話開一顆火球直接把人吞沒的光影效果,還是相當的糊弄人的——至少蘇安然當時是真的被嚇到了。

“那……我們天羅門?”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