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0. 真相隻有一個(二合一)

20. 真相隻有一個(二合一)(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細細的整理著目前已知的四個線索。

【線索1:周一通曾有奇遇。】

【線索2:周一通曾和方敏、羅元私交甚密。】

【線索3:周一通似乎很喜歡吃一種叫白玉糕的糖糕,經常差遣外門師弟幫忙購買。】

【線索4:白玉糕是一種靈膳,裡麵加入了迴夢草。】

在蘇安然從大師姐那裡知道了迴夢草的藥性後,他的線索四也就跟著改變了。

迴夢草,是一種比較少見的靈植。

少見,而非罕見。

之所以少見,是因為這種迴夢草的功效非常單一,它能夠讓修士的經脈產生一種凝滯凍結的特殊效果,讓修士需要花費更多的靈氣才能夠衝開這種鬱結堵塞,聽起來似乎是一種自虐用的靈植。

可修士都是逆天而行,渴望不斷變強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服用這種明顯是拖慢自身修為增進的東西呢?

但凡事必有因果與利弊。

迴夢草雖然聽功效似乎完全就是毒藥的一種,但是實際上它這種特殊藥性卻也是某幾類專治走火入魔征兆的靈藥。

而這幾類走火入魔的共同征兆,恰好就是吸收的靈氣過於龐大、雜質較多、難以梳理,隨時都會導致修士體內真氣暴走,從而走火入魔、萬劫不複。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吸收的靈氣過多,一時間無法消化轉化為真氣,因此才不得不借用這種治標不治本的蠢辦法來抑製有可能暴走的真氣。

所以不管怎麼說,周一通有問題絕對是顯而易見的。

那麼解決了這一點後,線索三和線索四看起來似乎也就沒什麼價值了,畢竟謎底已經解開了。

但蘇安然知道,這玩意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因為到目前為止,係統給出的每一條線索必然都是有所關聯的,甚至還會牽扯出新的問題。

例如線索三和線索四看似解決了,但是牽扯出來的問題則是:那名糕點店老板和周一通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利用迴夢草入藥製作白玉糕幫他壓製傷勢?甚至不惜隱姓埋名來這個小村落裡定居。

這裡麵必然有著極深的牽扯和他目前還沒發現的秘密。

不過蘇安然知道,這就是開了作弊器導致進度過快的原因了。

因為一般人如果遇到這種問題的話,光是各方麵的線索查探和詢問,就需要消耗很多時間,而之後的情報整理和分析,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絕不可能有人能夠像蘇安然這樣,在短短半天的時間裡,就將整個事件推理到如此程度,幾乎都快要把問題給解決了。

“呼。”蘇安然輕輕的吐出一口氣,“接下來就差最後一步了。”

“小友,你這麼急著找我們是何事?”

“我大概已經了解到具體的情況了。”蘇安然望著眼前的天羅門掌門,以及幾名天羅門長老客卿和三名親傳真傳弟子。

“什麼?”有一名長老麵露驚訝之色,“這不過才半天而已……”

“事情並不複雜,所以足夠了。”蘇安然微微點了點頭,“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你們能夠將糕點店的老板抓獲。隻有找到他,我詢問出最後一個問題,才能夠確定究竟誰是凶手。”

“確定?”天羅門的掌門皺了一下眉頭,“你現在懷疑的人不止一個?”

“是的。”蘇安然並不否認,“我這裡有三個懷疑對象,那名糕點店的老板正是其中之一。不過他也的確是關鍵人物,所以必須找到他後,問出我想要的答案,我才能確定凶手。”

“可以說說另外兩位是誰嗎?”

“暫時不能。”蘇安然搖頭,“在沒有獲得切實的證據之前,我並不想冤枉任何人。這是我的習慣,還請見諒。”

“那我們現在就趕去村子上的糕點店吧。”

“我剛才那裡回來,那名糕點師已經跑了。”蘇安然開口說道,“應該是在周一通死的那一刻,對方就第一時間離開了。不過對方百密一疏,有些東西沒處理乾淨,還是被我找到了。”

“什麼東西?”

“其中一種東西,是迴夢草。”

“迴夢草?”幾名長老一愣,“那東西能乾什麼?”

“周一通修煉速度慢並非他天資不行,而是他曾獲得奇遇時也同時負傷了,所以體內真氣隨時都會暴走,因此每隔一段時間都需要以迴夢草抑製。”蘇安然並沒有隱瞞這段線索,而是直接開口說道,“那名糕點師是一名修士,對方以製作靈膳的方式將迴夢草入藥到一種白玉糕裡,之後再通過天羅門的外門弟子替周一通跑腿的假象,將這種靈膳帶給他。”

“什麼!”那名身為周一通師父的人一臉震驚,“可是當初我收徒時,明明給他檢查過,我……”

“所以他當初肯定做了一些隱瞞,應該是那名糕點師的手筆。”蘇安然回答道,“畢竟能夠製作靈膳,還能點燃丹藥的無煙炭,對方肯定也是一名實力不弱的丹師。丹師製作的私人靈丹,千奇百怪,所以這也是很正常的。”

“我明白了。”天羅門的掌門微微點頭,“勞煩兩位長老順著前往迴夢草穀和小相知林的路線前進吧。……對方隻是離開半天而已,這個時候以兩位長老的速度,應該可以很快就追到。”

迴夢草穀和小相知林分彆位於天羅門的西北方和東北方。

小相知林是通過臨近擁有傳送陣門派的唯一一條官道,距離天羅門大概一天的腳程。迴夢草穀,蘇安然已經聽天羅門的掌門提過,大概需要兩天的路程——這一點也是蘇安然驚訝的地方,他沒想到天羅門附近的山脈,居然還真有一片生長著迴夢草的山穀,難怪那名糕點師能夠有穩定的迴夢草渠道了。

“但是對方已經離開了半天,恐怕不好追上了吧?”

“嗬嗬,這個腳程是以本命境以下的修士水準計算的,但是若是我宗門長老的話,那就不需要了。”天羅門的掌門笑嗬嗬的說道,“不用兩個小時,就足夠他們把人抓回來了,小友靜待片刻即可。”

蘇安然有些驚訝:“本命境以下的修士?那名糕點店的老板修為居然在本命境以下?”

“這是肯定的。”天羅門掌門點了點頭,“如果對方是本命境以上修為的話,我早就發現了。除非對方服用了能夠隱藏修為的丹藥,或者修煉了類似的秘術。可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他想要殺死一通的話,完全可以趁著一通前往村落的時候直接動手,沒必要下毒。”

【叮——】

蘇安然沒有理會這名急需彩虹屁加深的天羅門掌門,立即打開自己的任務係統,查看新出現的線索。

【線索5:糕點店老板的修為在本命境以下。】

“原來如此。”蘇安然突然點了點頭。

天羅門的掌門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大概過了兩個多小時之後,兩名被委派出去的長老才返回宗門。

天羅門掌門看到這兩位長老兩手空空的樣子,不由得眉頭一皺:“被跑了?”

“不,沒找到人。”兩名長老的臉色顯得相當的難看,“我們沿途一路追上去,然後又原路返回的仔細勘察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蹤跡。……我們懷疑,對方很可能根本就沒跑,甚至還躲在村子裡。”

“我們去村子裡看看。”天羅門的掌門當即起身。

“不用了。”蘇安然卻在此時突然開口說道,“你們永遠也找不到的人。”

“為什麼?”幾名長老皆是一愣。

“難道說……”天羅門的掌門倒是意識到什麼,臉上有些許的訝異,“人死了?”

“這就要問你了啊,楊掌門。”蘇安然突然笑了。

“問我?小友是什麼意思?”天羅門的掌門,皺著眉頭,一臉疑惑的問道,“我不太明白。”

“當然是字麵意思了。”蘇安然聳了聳肩,“很多事情我已經弄明白了,唯一還不理解的,就是你為什麼要殺了周一通?如果說是因為荒古神木被賣的緣故,那麼你應該早在五年前就動手了,而不是拖到現在。……可既然選在現在才動手,那麼肯定就是出現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或者說……周一通脫離了你的掌控。”

“你這小鬼,在胡說些什麼呢!”

幾名長老客卿,已經開始罵罵咧咧起來。

蘇安然一臉無語的望著這幾人,他覺得這幾個本命境修士能夠當上天羅門的長老客卿,肯定不是因為他們的實力,而是因為他們夠蠢,以及非常懂得怎麼送彩虹屁。

“你們這些人,被賣了還要幫著數錢。”蘇安然搖了搖頭,“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修煉都本命境的,真是老天不開眼。”

“你這小鬼!”

“真是狂妄!”

蘇安然懶得理會這幾個豬頭,他轉過頭望著天羅門的掌門,臉色顯得非常的無奈:“我不知道周一通到底卷入了什麼麻煩,其實我也不關心。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隻是來找周一通詢問關於荒古神木的事情,可他卻意外死在我麵前,我其實也是被迫卷入到這場麻煩裡,你應該能理解我那嗶了狗的心情吧?”

“嗶了狗?”天羅門掌門有些無法理解,不過很快他就搖了搖頭,笑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或者說,我在哪裡露出了破綻,引起你懷疑了嗎?”

幾名天羅門的掌門一臉目瞪狗呆。

怎麼說著說著,掌門的畫風突然就變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