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我要開掛啦(1 / 2)



推荐阅读:

天羅門距離小村子的距離並不遠,以修士的腳程大概半小時左右就可以抵達,哪怕是普通人的話,大概也就是登山會稍微辛苦一點,可能需要兩三個小時。

蘇安然其實有點搞不懂,為什麼玄界裡的這些宗門大多數都喜歡建在這個山、那個山的上麵。

例如他之前去過的仙島宗,整個島都是他們的,可是他們的宗門還是建在山上;還有孤崖派也是在一座山上,大漠坊倒是在山腳的位置;除此之外萬事樓的總議事廳似乎也挺高的、大日如來宗則是將整座靈山都煉成一個秘境。

現在,就連天羅門這個小小的入流門派,宗門也是建立在海拔好幾百米高的地方。

就不能學學他們太一穀嗎?

直接就是一個山穀,穀口還一年四季都敞開著,從來不做任何遮掩,完全就是一副誰想進都可以進的樣子——當初曾彆人誤會是桃源鄉,這就足以說明太一穀有多麼的隨和了。

下了天羅門的山門,蘇安然很快就來到了村落裡。

他當然不可能聽信這麼一位外門弟子。

蘇安然用相同的問題詢問了另外兩位和周一通走得比較近的外門弟子,從他們那裡也獲得了一條線索。

【線索3:周一通似乎很喜歡吃一種叫白玉糕的糖糕,經常差遣外門師弟幫忙購買。】

這才是蘇安然決定前往糕點店的原因。

因為他相信,係統不可能無緣無故給出這麼一條線索。

這條線索指向了糕點店,那麼就證明這家糕點店肯定也存在了某些秘密。

整個村落裡,就隻有一家糕點店,所以蘇安然並不怎麼費力就找到了這裡。

興許是因為之前周一通突然暴斃的緣故,所以現在村落裡顯得有些冷清,甚至就連這糕點店都閉門謝客。

“你好。”蘇安然敲了敲門板。

村落裡的建築風格並不統一。

既有常規的院落房屋。

也有類似於地球古代店鋪常見的那種鋪子,以木板當作房門,樓下營生、樓上休息,然後開辟了一個後院種植些什麼東西或者當作作坊一類。

這間糕點店,正好屬於後者。

在蘇安然敲門後對方沒有也沒開門的情況下,他便繞著房屋轉了一圈。

讓他略微感到有些奇怪的是,當他的神識感知籠罩整個糕點店時,卻是發現裡麵居然空無一人。

蘇安然看了一眼周圍,發現大多數人都畏畏縮縮的,根本不敢直視他,甚至在他的目光望過去時,紛紛選擇關進門窗,仿佛他就是什麼災難一樣。

蘇安然歎了口氣。

他也曾是凡人,隻是僥幸擁有了力量而已,所以對於這種表現,他並不陌生。

當即也沒再說什麼,找了個視角盲點,翻身就躍入到糕點店的後院裡。

他在這裡看到了一些作坊工具,應該是平時用於製作糕點的。

旁邊還放著好幾包米袋,其中一包已經拆開,用掉了一半。

蘇安然查看了一下,臉上露出訝色。

這居然都是新米。

世俗界他接觸不多,但是就目前整個玄界給他的感覺,這個世俗界應該是處於類似中國漢朝那樣的時期,對於大米的脫殼、拋光等諸多工藝肯定是不如現代的,甚至還不如唐朝,所以正常情況就算有大米,也不可能如蘇安然眼前所見的這般泛著宛如珍珠般的光澤。

隻是輕輕的用手抓了一把,蘇安然都能夠聞到非常清晰的稻米清香。

他不清楚,到底是這個世界的科技樹點歪了,還是說這家糕點店有什麼特殊的加工手段。但至少他知道,采用這種宛如珍珠米一般的粳米來製作糕點的話,那麼能夠讓天羅門的修士流連忘返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了。

蘇安然放下手中的米粒,轉身從後院穿過門庭,進入到廚房。

穿過這個簡陋的廚房後才是前堂。

屋子並不大,尤其是在隔出了廚房後,前堂就幾乎隻是一個隻能容納五、六人的小店。不過蘇安然看了一眼,前堂並沒有擺放桌椅,看起來似乎並不提供堂食的服務,大概隻是單純的隻能外賣?

他環視了一下擺在前堂的一台類似展櫃一樣的東西,裡麵放著不少應該是樣品的糕點。

形狀上看起來似乎都差不多,隻是上麵淋著的醬料不太一樣。

蘇安然打開了這個類似展櫃一樣的東西,一股水果芬芳夾帶著米飯的清香以及甜點的甜味,瞬間彌漫而出。

這讓蘇安然臉上的驚訝之色更盛。

他把手伸進展櫃內,頓時就感到了一種溫熱——這溫度對於普通人而言,算是非常的燙手,說是高溫都不為過,但是對於如今的蘇安然而言,則不過隻是略微有一點溫熱而已。

然後,很快蘇安然就看到在展櫃的下方,有一排縫隙長格,那些溫度正是從這裡冒出來的。

隨著蘇安然的檢查,在展櫃的底部有一個可拆卸的板條,將板條拆開後,裡麵一共放置著五個銅盆,盆內還有木炭正在燃燒著,而且這些還不是一般的木炭,而是丹師們才會使用的一種無煙木炭——燃燒起來能夠產生高溫,但是卻不會有黑煙冒出,用在這裡對這些糕點進行保溫,倒也算得上是妙想天開、恰到好處。

但蘇安然的目光,猛然一凝,整個人突然一個踏步就撞破了二樓的地板,直接躍到了店鋪的二樓去。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