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線索(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開始覺得,自己的係統有點東西。

一開始就隻有一個強化功能,成就點的獲取方式還相當的少,甚至每次都隻能獲取幾點、幾十點,那會蘇安然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當商城係統開放後,看到裡麵動輒就要幾千上萬,甚至大幾萬、十幾萬、幾十萬的成就點時,他的內心其實是有些崩潰的。

畢竟單純依靠開地圖獲取的幾十點成就點,他想要買件東西都跑多少地方啊。

然而現在,一個任務就是獎勵上千的成就點,蘇安然開始覺得,這才是一個係統該有的表現嘛。

尤其是,現在這個任務似乎還蠻有意思的。

周一通在五年前曾和彆人一起進入過一個秘境,並且在裡麵獲得了一些好處,所以才導致他後來修為有所增進,在短短一、兩年內就從聚氣境七層修煉到了通竅境一重,繼而被天羅門的一位長老收為真傳弟子。

之後他又花了兩年的時間,從通竅境一重修煉到了通竅境二重。

單純從這個修煉速度看,他自然算不上天資出眾,但最起碼還在正常修士的水準。

所以哪怕這兩年來他的修為看似凝滯不前,但是天羅門卻依舊沒有放棄他——天羅門一共也才三位真傳弟子,一位如今是通竅境三重,修煉速度甚至比周一通還要慢一點;另一位是最近才剛剛被選為真傳弟子,目前是通竅境一重,暫時還看不出他在這個境界的修煉速度快慢。

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名真傳弟子和周一通並不算親近。

和周一通走得比較近隻有四個人。

一名內門弟子和三名外門弟子。

不過那名內門弟子現在並不在天羅門裡,門內現在隻剩三名外門弟子。

此時,蘇安然正前往其中一名外門弟子那裡。

他已經從天羅門的掌門那裡獲得了許可,能夠在天羅門內詢問所有的弟子,從中獲取一些線索。

……

“掌門,真的能夠信任這個來曆不明的人嗎?”

“為什麼不?”天羅門的掌門,緩緩開口說道,“他的目的是關於那根神木的道紋線索,我們本來的目的是調查殺死一通的凶獸是誰。不過現在,我們或許可以和對方商議一下,各取所需。……或者說,合作。”

“各取所需?”有人不解。

但是也有人,很快就反應過來:“秘境!”

“是的。”天羅門掌門點了點頭,“一通和彆人一起發現了一個秘境,但是他們並沒有宣稱出來,而且近年來觀一通的情況,那個秘境顯然並非是什麼秘界,而是他們很可能掌握了一條穩定進入的通道。……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和對方合作,一起經營這個秘境,這是我們宗門崛起的契機。”

大宗門和小宗門之間的差距,總結來說就是底蘊差距。

但是何為底蘊?

神兵利器、功法秘籍、資源物資等等,都是底蘊的象征。

功法秘籍姑且不說。

神兵利器是可以由資源物資轉化而來,而且資源物資的積累也能夠讓宗門弟子擁有更好的修煉環境,是保障他們沒有後顧之憂的最大憑依。

那麼這些資源從而何來?

答案就是秘境。

大宗門,尤其是十九宗,手上掌握著不知凡幾的各種大小秘境。

如妖盟所掌握的幻象神海、大日如來宗所掌握的靈山、藏劍閣所掌握的劍塚等等,就都是屬於秘境,是他們賴以發展的根源保證。甚至就連萬事樓,手上所掌握著的秘境也不止一個天元秘境,還有另外兩個危險程度極高的大秘境。

而像天羅門這樣才剛剛達到入流標準的宗門,又怎麼可能會有秘境這等資源呢?

就算真的有,以他們如今的底蘊實力也絕不可能保得住這個秘境。

秘境之爭,從來就是極其血腥的,畢竟誰也不會嫌自己宗門所掌握的秘境太多。過去數千年裡,圍繞著秘境而展開的血雨腥風的廝殺,說是玄界的第三次全麵戰爭都毫不為過——第一次玄界戰爭可以認為是正邪之戰;第二次玄界戰爭可以認為是正道宗門與魔門的人族內訌;之後的第三次,就是因秘境之爭掀起的腥風血雨。

一直到最近幾百年,這種圍繞著秘境的搶奪殺戮才漸漸平息。

當然,這一方麵還得歸功於黃梓。

四百年前,太一穀就曾因為秘境的問題吃過虧,門下弟子被真元宗給欺負了。於是黃梓一人一劍直接殺上真元宗,那一戰斬落了真元宗近二十真仙,重創了十來位,導致如今真元還能活躍的真仙不過五、六位。

也就是那一戰之後,玄界才終於默認了太一穀獨特的超然地位——妖族有三聖、魍魎有四共主,人族自然也有五皇作為彼此陣營抗衡的最強力量了。甚至為此消弭了明麵上的秘境之爭這等幼稚的事情——不過暗地裡的爭鬥,從來都不會少,但至少也給了玄界底層修士一條活路。

天羅門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尤其是能夠修煉到本命境、凝魂境,除非是真的性格和智商方麵都有缺陷,否則的話他們肯定不會想著要獨吞這個秘境。

原因無他。

他們保不住。

“那,我們要全力配合他?”

天羅門的掌門沉思了片刻,然後才開口說道:“那倒未必。我們靜觀其變就可以了,如果他能夠成功,那麼我們可以和他合作談一談。但是倘若他毫無收獲的話,那麼我們也沒必要和他談什麼。”

“那秘境?”

“如果不是他找出來,而是我們找出來的話,我們也可以和其他宗門合作。”天羅門掌門明顯已經想好了,“例如孤崖派,或者雲江幫。”

四名長老不由得紛紛點頭,開始給天羅門的掌門灌彩虹屁。

……

蘇安然麵前是一名長相清秀的年輕人。

年紀不大,約莫十五六歲而已,修為是聚氣境三層,資質相對偏差,但在天羅門這裡起碼內門有望。

望著蘇安然,這名少年感到相當的畏懼。

因為蘇安然剛才連連發問的問題,都讓他有些懵逼。

“你為什麼要殺了周一通?”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