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紅樓競拍(1 / 2)



推荐阅读:

大漠坊的熱鬨情況,要比蘇安然想象中的還要狂熱。

雖說沒有特意的去調查了解,但是他在第二天閒逛的時候,卻是發現大漠坊的客棧似乎開始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了。這種情況,自然也就促進了整個大漠坊的經濟增長——哪怕隻有短短的幾天時間,但蘇安然猜測這怎麼也能夠抵得上大漠坊平時一個月的收入了。

坊市的收益來源,基本依靠兩種。

一是坊市各店鋪的月金,也就是稅收來源。除非是財大氣粗,不在乎這種小錢的大坊市,又或者是背後有大勢力撐腰,注重於提升人氣,否則的話坊市的店鋪都不會一次性買賣給他人,都是依靠收取月金來幫補坊市的收入。

而第二種則是類似於各種各樣的促銷手段了。

比較常用的,則是拍賣會,這也是各個坊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召開的活動,是最重要的資金收入來源。

大漠坊每個月都能舉行一次小例會拍賣,每年年末則固定有一次小型拍賣會,每五年則是一次大型拍賣會,這就足以證明大漠坊是有非常穩定和固定的拍賣物獲取渠道。

要知道,修道界的拍賣會,可不是地球上那些拍賣會,什麼東西都能夠拿來拍賣的。

真正能夠拿上台拍賣的東西,隻有那麼幾類。

高級法寶、高階丹藥、高級功法、稀有材料等等。

當然偶爾也會有諸如某些寶藏的藏寶圖,或者某個秘境的進入名額等等之類的東西。

被正常邀請來參加拍賣會的修士,必然都會一份介紹拍賣品的玉簡。

蘇安然是臨時起意來參加,自然不會有這種東西,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在大漠坊閒逛的原因,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從其他人這裡提前知曉下關於拍賣品的消息。

不過很可惜的是,這方麵他並沒有任何收獲。

所以入夜之後,他就又回到了紅樓。

依舊是幾道普通小菜,蘇安然並沒有鋪張浪費的念頭,反正東西又不好吃,能勉強填飽肚子就夠了,至於其他的他算是暫不多想。若不是辟穀丹實在難吃的話,他甚至覺得與其浪費錢在這種東西,還不如吃辟穀丹算了。

“朋友,這裡有人了嗎?”

蘇安然正在和麵前的飯食折騰著,旁邊卻是突然響起了一道詢問聲。

最近時日,大漠坊客流量暴增,就連住宿房間都快不夠了,這臨近飯點時刻的桌位,自然就更是缺乏。

所以稍有空位,自然便會有人詢問,倒也是正常現象。

“有了。”蘇安然淡淡的說道。

不過正常現象,與他蘇安然又有何關?

反正他們太一穀從來不按理出牌。

“呃。”對方似乎沒想到蘇安然會如此回答,本已打算順勢坐下的身子,頓時就僵住了,“這會人實在太多了,空位有限,我看朋友你這裡好一會都沒人入座了……”

“那邊不也還有空位嗎?”蘇安然指了不遠處的一桌,三名女修正在大快朵頤。

她們吃相雖算優雅,但是速度可一點都不慢,一道菜上桌不過數秒時間,便可見底。

“那邊都是女修,貿然接近,不太禮貌。”年輕男子臉上露出幾分不好意思。

蘇安然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這名男修氣息綿長,氣勢沉穩,雖與自身一樣都是通竅境四重的修為,但蘇安然一眼就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怕是與自己不相上下。而且他麵容白淨,給人非常清爽陽光的感覺,一襲白衣翩翩,左手提著一柄劍鞘古樸的長劍,但一身劍意卻是極儘內斂之勢,明顯也是一位實力不凡的劍修。

像這樣的人,斷然不可能是劍神榜上無名之輩。

蘇安然突然有些納悶,為什麼萬事樓製訂了那麼多的榜單,可是這些榜單卻從不附帶該人的形象呢?

要是有附帶形象的話,那他就能夠一眼認出對方到底是誰了。

蘇安然在玄界行走的經驗幾乎為零,因此自然不可能光憑對方的氣息或者一些動作,就能夠分辨出對方到底是什麼人了。

“對女修就覺得不禮貌,會不好意思,難道都是男人就不會了?”

似乎沒想到蘇安然會問出這種問題,這名年輕男修楞了一下後,才笑道:“你我皆是男性,又豈會有這種困擾呢?”

“當然有了。”蘇安然一臉的理所當然,“你沒聽說過基佬嗎?”

“雞老?”年輕男子眨了眨眼,“這是哪位前輩?他可曾做過什麼事?”

我前你大爺。

蘇安然一臉的無語,自然也就懶得搭理對方。

年輕男子看蘇安然沒什麼反應,略作遲疑了一下後,便也坐了下來,同時召來小二開始點菜。

“朋友,相逢即是有緣,一起喝一杯?”

年輕男子點了一壺酒,並且要了兩個酒杯。

“不喝。”蘇安然撇了撇嘴。

哪有一見麵就找陌生男人喝酒的,這人肯定是個基佬。

蘇安然堅定了心中的猜測。

想要灌醉我?

嗬,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哦。”看蘇安然拒絕,這名年輕男修倒也不甚在意,自顧自的倒了一杯,“以前在師門的時候,我就一直很想試下酒到底是什麼味道了。隻是師父管教得嚴,所以一直沒什麼機會可以喝。”

聽到對方的話,蘇安然突然一愣,然後開口問道:“第一次喝酒?”

“對啊。”年輕男子的笑容非常乾淨,但是眼神裡卻有幾分難掩的興奮,“朋友,一起?”

“不了。”

蘇安然依舊拒絕,並且有些同情的看了對方一眼後,開始往旁邊挪了一下位置,儘可能的遠離對方。

看對方已經將酒杯遞到嘴邊,蘇安然想了想,開口說道:“第一次喝……”

話還沒說完,就見對方已經一口悶了。

得。

蘇安然不用說了。

下一秒,如同他所預料的那般,年輕男子突然就猛烈的咳嗽起來,甚至將喝下的酒水全部都給噴吐了出來。

整張桌子瞬間變得異常狼藉。

旁邊不少人似乎觀賞到了這一幕,紛紛發出大笑聲,不過多半並沒有什麼惡意,就隻是單純的看個笑話而已。

年輕男子白淨的臉上,頓時變得通紅起來。

也不知道是酒氣的原因,還是因旁人的哄笑而臊紅。

“雛。”蘇安然一臉的嫌棄,“第一次喝酒,肯定是淺嘗即止,一口悶……嘖。”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