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201. 此生無悔入太一

201. 此生無悔入太一(1 / 2)



推荐阅读:

天都山脈裡那灰蒙蒙的霧氣,漸漸被晨曦的光華驅散。

習慣於朝日的鳥獸接替了夜行者們的空檔,開始綻放生命的美好光華。

位於西州的天都山脈,延綿百裡。

山中有三峰。

一峰高逾千丈,峰體如劍般筆直,常年有罡風吹拂,淩厲如劍氣縱橫,曰:天都山劍峰。

一峰崎嶇陡峭,山路難行,野草橫生,獸類好鬥,極儘不屈霸道之意,喚:天都山刀峰。

還有一峰,山腳野草橫生除之不儘,山路陡峭凶險林木眾多。可行至山腰後,登山之路卻不複崎嶇,山路漸寬平坦,且景色優美、土地肥沃、鳥獸肥碩,波光粼粼的清澈湖水可見繁魚。盤山再上,則是宛如被刀劍削過的平整峰頂,每當日出之時,這裡便隱隱有金光閃耀。

此峰就是天都山脈赫赫有名的天都神峰。

不管是刀峰還是劍峰,其實都是天都山峰延伸出來的支峰,登山之道隻存於天都神峰的山腰處。

這裡,就是三十六上宗之一,刀劍宗的宗門所在。

整條天都山脈,都是刀劍宗的道場。

天劍宗的訓練方式,與一般宗門皆有不同。

在沒有正式成為內門弟子之前,不管是外門弟子還是雜役弟子等,自拜入刀劍宗開始就隻能居住於天都神峰的峰頂,未經允許就絕不能下山,違命者輕則逐出宗門,重則按刑罰處置。

而從外門晉升內門後,在沒有入門前都隻能算是普通內門弟子,居於天都山神峰後山腰的山林裡——這山林繼續深入,則是分彆通往刀峰與劍峰的山道。隻有那些經過嚴格訓練、篩選、審核後的內門弟子,才能選擇拜入刀門或者劍門,之後則是根據自身入門的選擇不同,而居於刀峰或者劍峰之一。

天都神峰的前山腰,也就是唯一一條登山路上來的山腰處,才是刀劍宗的門麵所在:宗門大殿、長老院、掌門院落、來客廂房等等一係列的高層人士、外賓住所,儘數在這裡紮堆。

而從前山半山腰到山腳的這一段崎嶇山路,有刀劍宗開派祖師以莫大神通仿萬劍樓的“問劍路”打造而成的“刀光劍影問心路”,是刀劍兩門的入門弟子在蘊靈境之後必須要修煉的重要場所。

隻有手持對應的門令,才能夠激活這段山路的種種異象:或刀氣淬體,或劍氣洗心。而隨著修為的逐漸高深,對應的也就會遇到威力更大的幻象曆練——這裡,是刀劍宗弟子對自身武技、精神的一種磨練,也是對自身武道的一處最佳感悟場所。

如同往日一般。

當朝陽升起之後,便有數十名刀劍宗的弟子從山上下來。

這些人的修為普遍都在蘊靈境六層,當中也有幾位達到本命境和凝魂境的修士。

“刀光劍影問心路”對於還沒突破到地仙境的修士而言,都可以算是一處不錯的磨礪修煉場所,尤其是對本命境修士而言,其價值是最大的。對凝魂境的修士而言,價值就反而要小了許多,隻剩下感悟、心印的用處;至於蘊靈境修士,則是讓他們提前適應這條山路的種種異象,為未來的成就開始打基礎。

不過今日,刀劍宗的弟子雖然像往常一樣開始自發的來到山腳,準備走一遍“刀光劍影問心路”,但是他們卻並沒有像往日那樣平靜,反而絕大多數人的臉上都露出疑惑困頓的神色。

“師兄,最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終於,還是有人忍不住,開口詢問了場內唯一一位凝魂境的師兄。

“是啊,我昨天好像看到長老們的臉色都很難看,掌門也是一臉的凝重。”

那名凝魂境的修士望了一眼諸多師弟師妹的神色,遲疑了一下後,才開口說道:“去參加天元試練的隊伍,出事了。”

“什麼?”有人發出驚呼。

“小聲點!”這名凝魂境修士緊忙開口喝阻,“現在宗門還沒有公開此事,我也是從大師兄那裡聽來的,你們聽聽就行了,千萬彆說出去了,否則的話可能會連累到大師兄的。”

聽到“大師兄”的名頭,這些刀劍宗弟子才一臉謹慎的點了點頭。

對於刀劍宗的弟子而言,他們的大師兄不僅天資出眾,而且待人謙和,溫文爾雅,對師門的師弟師妹多有照顧,刀劍宗裡幾乎就沒有人會不喜歡這位大師兄。

所以若說此事會牽連到大師兄的話,那麼他們自然就要謹慎小心許多了。

“這一次去天元試練的,可是由楊奇師弟帶隊的,怎麼會出事呢?”有人說出自己的疑惑。

“難道又是太一穀傳人搞出來的亂子?”有人接話。

其他人頓時紛紛義憤填膺。

那名凝魂境修士望著這些師弟師妹們,不由得歎了口氣。

不同於這些人,他雖不是宗門的核心弟子、嫡係子弟,但是因為大師兄的為人和善,樂意和其他人分享一些並非宗門機密的消息,所以以他的修為自然也是能夠接觸到更多的消息內容。

其中,也就包括了這一次天元試練的真相。

這一次天元試練,洞府之說不再是甚囂塵上的傳聞,而是可以被確鑿肯定的消息。甚至稍微有點手段能耐的宗門,還探聽出了更多關於天元秘境內洞府的消息,例如他們刀劍宗就以莫大代價掌握了天元秘境內數處可能出現遺跡的位置,因此整個宗門對此是抱有著極大的厚望。

而大概萬事樓也是知曉了這些宗門的做法,所以才會臨時改變了試練的規則,目的地隨機安排。

原本一切都應該是非常順利的。

可誰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會惡化成這樣——直到此刻,刀劍宗才終於意識到,卜算結果裡那“陰蓋陽,陽中生陰”的簽卦是什麼意思:危險將遠遠大於收獲,而且若是處理不善的話,甚至還會全無收獲。

隻可惜,刀劍宗如今才意識到這一點,已經晚了。

他們之前隻是以為,若是處理不善的話,很可能會發生極大的危險。

但是按照危險與機遇並存的原則,刀劍宗也才會安排由楊奇這位凡事利益都優先考慮宗門的穩重型選手負責帶隊。

可結果,卻正是因為楊奇太過在意宗門的收獲,絕不願和其他人分攤收獲,所以才會惹出後麵的禍事。

隻是這些事,牽扯到宗門的一些機密和安排,他不能把話說得太透。

大師兄溫文爾雅、待人謙和不假,可能夠成為他們大師兄的人又豈會是笨蛋傻瓜?

自然是每一句話都帶有深意。

他無法揣摩清楚大師兄的真意為何,但至少他知道,大師兄之所以跟他們說這些,就是為了讓他們向其他師弟師妹宣傳造勢,讓他們為之後刀劍宗可能會出現的突發情況有一個心理準備——或者直白點說,就是甩鍋,將一切責任都推到已經死了的楊奇師弟身上。

“……太一穀這群禍害,怎麼到現在還沒死絕,還在禍害玄界!”

這名凝魂境修士不知道底下的師弟師妹到底討論到哪,但是陡然聽到這句話,他還是瞬間就驚醒了。

“就是!”又有人鼓噪開口,“太一穀每次有傳人去天元秘境,從來就沒有什麼好事。百年前整個秘境裡的人都死絕了,就隻有太一穀傳人活著離開,後來萬事樓說是意外,遇到天元秘境的災變,你們信嗎?”

“當然不信了!”

“就是!哪有那麼巧合的事!而且所有人都死了,就太一穀傳人沒死。”

“好了好了,關於此事……”那名凝魂境修士緩緩開口,正打算阻止師弟師妹的討論,可是一股冰冷寒氣卻是突然襲來,“什麼人!”

猛然轉身,就見一名姿容絕色、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緩步走來。

在見到這名女子的瞬間,幾乎所有刀劍宗弟子的腦海裡都不由得冒出了一個詞。

謫仙。

他們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眼前這名女子,因為潛意識裡似乎所有文字、話語都變得異常的蒼白。

“你是誰?”那名凝魂境修士再度開口發問,但是聲音卻是下意識的輕柔了許多。

刀劍宗所在的天都山脈,雖不禁外派修士進入,甚至偶有凡俗村民進山打獵和采摘野菜,但是如果沒有刀劍宗弟子的指引,斷然不可能尋到他們山門所在,畢竟他們刀劍宗的護山大陣就包含了一個幻象大陣,足以扭曲地仙境以下修士的感知,讓他們無法接近到刀劍宗山門。

不過此事也並非絕對。

偶爾還是會有一些在幻陣影響範圍內迷了路的人,兜兜轉轉後來到了刀劍宗的山門所在——這一點,也是凡俗傳聞天都山脈有神仙的原因。

所以,這名凝魂境修士才有此一問。

“我?”絕色女子嫣然一笑,“我就是你們剛才討論的人呀。”

“剛才討論……”

眾人皆是一臉的茫然。

不過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了。

他們剛才唯一討論過的話題,就隻有太一穀的事,而真正提及到的,隻有一百年前進入天元秘境後最終卻隻她一人活著離開的太一穀傳人!

“你是……”凝魂境修士大駭,“你怎麼可能進來的!護山大陣……”

“我念叨了三天呢。”

“什麼?”眾人不解。

女子卻是不言,隻是微微一笑:“勞煩通傳一聲,太一穀宋娜娜,代表太一穀來拜訪刀劍宗了。”

聽到女子自報姓名,本是一件合乎玄界禮儀的事情,可是在場的人卻都不敢動。

仿佛站在他們麵前的這名女子,是什麼洪荒猛獸。

年輕女子歪了一下頭,一臉的疑惑的望著眼前的刀劍宗弟子:“你們不去通報一聲嗎?……那我,就自己登山啦。”

說罷,也不理會這些人有什麼想法,宋娜娜便自顧自的轉身開始朝著刀劍宗的山路走去。

“等一下!”那名凝魂境修士大驚,下意識的就想要攔截宋娜娜。

“要小心哦。”宋娜娜輕笑一聲。

這名凝魂境修士不明就已,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宋娜娜突然間就已經走在了登山之路上,而他也因為要阻攔宋娜娜,不可避免的踏上了山路。然後才聽到了宋娜娜的這一聲輕笑,下意識的問道:“什麼?”

“你印堂發黑,今日怕是有大劫。許不至於送命,但大病一場卻是在所難免的。”

“你在說什麼鬼話!”這名凝魂境修士大怒,然後下意識的就又邁出一步。

宋娜娜臉上再露笑容,輕巧的彎腰後跳,儘顯調皮天真、浪漫自然。

這名凝魂境修士臉色漲紅,覺得受到非常嚴重的羞辱,於是又想邁步追擊。

“師兄!”可就在這時,身後卻是傳來了師弟師妹們的驚呼聲,“你的門令!”

凝魂境修士下意識的低頭一看,卻愕然發現,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居然已經激活了“刀光劍影問心路”的門令。

門令,山路。

大劫,重病。

一連串的名詞陡然從修士的腦海裡跳出。

這一瞬間,這名修士臉色猛然發白。

然後,刀劍宗弟子們就看到,自己這位師兄已經陷入了“刀光劍影問心路”的幻象曆練之中。

他們很清楚,想要借這條問心路磨練自身,那麼就必須保持心緒平靜,否則的話就很容易滋生心魔。

而他們的這位師兄……

看著他此刻猶如羊癲瘋一般的激烈顫抖起來,甚至開始口吐白沫,所有人再度望向宋娜娜時,眼裡已經充滿了驚恐。

“我提醒過他了,不關我的事哦。”宋娜娜一臉的無辜。

“太一穀妖姬親自,又何苦為難小輩呢?”

神峰上,傳來了一道浩瀚莫測的巨大響聲。

宋娜娜撇了撇嘴,一臉的委屈:“前輩您這話說的,我也隻是凝魂境而已,他哪是小輩呀。”

“妖姬閣下說笑了。”這聲音又響起,“玄界皆知,萬事樓評語斷言,對於妖姬閣下的修為不能以常規境界而論,高看幾眼自然是應有之事。”

“唉。”宋娜娜輕輕的歎了口氣。

萬事樓有交好太一穀的人,如犬夜叉、何琪、白問等人。

自然也有對太一穀不假辭色之輩,如崔誠、顧不悔等。

盲道人.葉衍,則是萬事樓真正的中立派,不偏不倚。

宋娜娜的斷語,就是葉衍所寫。

“此子術道天賦,古今未聞,幾近若妖。有大機緣加身,奈何因果牽涉繁多,不可以尋常度之。”

一聲輕歎之後,周遭景色一轉,宋娜娜便已來到了刀劍宗的山門前。

在這裡,站著十數位氣勢如山嶽、如深淵的修士。

當先一位,一身青衫長袍,挎刀負劍,國字臉,蓄須,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

刀劍宗當代掌門,仗劍刀客.郭羽。

有傳聞,他是萬事樓天刀地劍.崔誠的師弟,但據說刀劍宗上代掌門沒有把掌門位傳給崔誠,導致崔誠和郭羽心生罅隙,所以後來崔誠才會脫離刀劍宗,去了萬事樓。

但不管事實真假,宋娜娜卻是很清楚,郭羽的實力絕不在崔誠之下。

“小乾坤挪移,你們刀劍宗的護山大陣還真的是功能齊全呢。”宋娜娜輕笑一聲,“不過可惜,也就隻用這麼一次了。”

“原來是你這妖女的金口玉律!”一名站在郭羽身後的老者沉聲怒喝,“我道昨晚為何護山大陣會突然失靈,讓這幻陣效果失去感應,原來是你今日要來。”

“你們的護山大陣年久失修,自己出了問題,怎可怪到我頭上?”宋娜娜臉色無辜,“如果我真那麼厲害,直接說一聲你們刀劍宗要被滅門了,那豈不是更好?”

“放肆!”

十幾聲怒喝,紛紛響起。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