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有朝一日(1 / 2)



推荐阅读:

萬事樓最高決策層,是七人議事廳。

外人隻知道議事廳一共有七位議長,卻並不知道這七人具體是誰。

唯一知曉議長身份,隻有萬事樓的四位總教頭,但也隻知道其中六位而已——事實上,如今隻剩五位。

因為歲月老人.顧不悔已經死了。

剩下的五位,則分彆是銀狼.犬夜叉、千手觀音.何琪、天刀地劍.崔誠、斬仙刀.白問、盲道人.葉衍。

五人裡,除了葉衍一直負責坐鎮萬事樓,輕易不出世外,剩下四位裡則要負責各方的輪換守衛,其中萬事樓的蒼藍小秘境內最少會有兩位議長坐守——算上葉衍,則一共三人。

另外兩位,一位負責看守天元秘境,一位則是負責處理萬事樓在玄界裡一些無法解決和探聽的事情——原本負責在玄界巡遊的名額有兩位,隻是在歲月老人因故身亡後,才變成一位。

本來這種情況,萬事樓也算是有經驗了,正常情況下肯定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

可是隨著天元秘境這一次出事,萬事樓從三位坐鎮的議長裡要調派一位進去幫忙,自然也就出現了人手不足的情況。

因此,當年萬事樓樓主留下來的應急方案,自然也就得相應開啟了。

那就是從僅次於七人議長之下的幾位總教頭裡,挑選一位出來繼任。

……

“……這麼看來,你被排除了?”唐詩韻望著站在自己麵前的一個戴著麵具的瘦高男子,突然笑道。

“我和犬夜叉因為相同的淵源,一直都走得很近,所以隻要他的席位還在七人議事廳,我就不可能上去。”戴著麵具的瘦高男子,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這次隨兩位議長進入天元秘境的,是譚孑然和蔣富貴。”

“氣衝星鬥和追星踏月?”唐詩韻挑了挑眉頭,然後又搖了搖頭,“哪個議長掛了?”

“顧老。”

“那看來應該是氣衝星鬥接任了,追星踏月大概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唐詩韻發出一聲不屑的冷笑,“難怪師尊當年要離開,你們這些毛病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改。”

“均衡,存乎萬物之間,這也是老師說的。”瘦高男子淡淡的說道,“老師當年製定了規矩,萬事樓不能再成為個人私器,因此自然是要竭力避免有可能出現的結黨營私了。……若非顧老身死,葉老已經不再露麵了。”

僅次於七人議事廳之下的如今四位總教頭,分彆是氣衝星鬥.譚孑然、追星踏月.蔣富貴、魔琴.顧玨以及武器大師.賈克斯。

其中,賈克斯和犬夜叉走得比較近,因為兩人都曾受過黃梓的指點和栽培,隻是黃梓並未公開承認他們的身份,因此不算是他的弟子——但是這一層關係,對於萬事樓而言自然不可能瞞過去,七人議事廳和四位總教頭都是知道的。

之後又因為犬夜叉實力要比賈克斯更強一分,因此在黃梓從萬事樓離席後,就接了他的位置進入七人議事廳。

剩下三位裡。

魔琴.顧玨,彆看她與歲月老人同姓,但實際上她卻是真正的一介散修出身。靠著莫大的氣運一路奇遇不斷以及盲道人.葉衍的知遇之恩,一路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的修煉起來。唯一可惜的是在八百年前,因某個原因強行衝關突破到地仙境後,就此落下病根,此生算是道基無望,所以也就安安心心的當著自己的總教頭——事實上,在萬事樓裡,她其實還是被看作葉衍的弟子。

而真正與歲月老人.顧不悔有牽扯的,反而是氣衝星鬥.譚孑然,他是歲月老人.顧不悔的弟子,一手劍技出神入化,在整個玄界的所有道基境大能裡,也算是排得上號。

隻是相比起都已身在苦海的幾位議長而言,譚孑然的實力自然是不足以服眾的。

若是按部就班的繼續成長下去,百年內方才有資格爭一下七人議事廳的議長席位。可這一次卻是不得不讓他露臉走過場,以彰顯他的處事能力和領導能力,儘管填補萬事樓的人手不足,由此可見萬事樓此時處於什麼樣的境況了。

至於追星踏月.蔣富貴,他是千手觀音.何琪的侄子,在何琪尚在的情況下,他是不可能進入七人議事廳的。

事實上,萬事樓的總教頭之位,基本就是七人議事廳席位的繼任者。

換句話說,也可以看成是七人議事廳六位議長的心腹、嫡係、接班人。如今萬事樓七人議事廳裡還沒有選出自己接班人的議長,隻有天刀地劍.崔誠、斬仙刀.白問兩人。

唐詩韻並不蠢。

作為一名劍修,她的悟性自然不低,隻是平時都懶得去思考這些瑣碎事而已。

有什麼問題,我自一劍斬之。

似是看出了唐詩韻的想法,賈克斯沉吟片刻後,才開口說道:“其實我這次過來,主要是有兩件事要處理。”

“哪兩件?”

“第一,我是想來如今鬨得沸沸揚揚的太一穀小師弟。”

“那麼你已經看到了。”唐詩韻淡淡的說道,“可又不甘?”

“說實話,有。”賈克斯點頭,“不止是我,老狗也有。我們想不明白,老師為什麼會收他作為弟子。……比起你們,我和老狗不得不承認,我們在天資上的確是有些差距的,可如果比起蘇安然……”

“他前後隻花了不到四年的時間,就已是通竅四重。”唐詩韻淡淡的說道,“而且還開了天闕。……這一次在秘境裡受此衝擊,眉心竅也有所鬆動,若無意外的話,當可在一年內開眉心竅。”

聞言,賈克斯楞了一下。

“單就天資而言,他就已經強出你們不少。……但是若加上氣運之說,整個太一穀怕是隻有老九才能夠和他相提並論。”

對於蘇安然的成長為什麼會如此迅速,唐詩韻自然也是很清楚的,所以她將這些都歸類到“氣運說”裡。

“我明白了。”賈克斯的聲音,聽起來顯得有幾分無奈苦澀,“不是天才不入太一,不見太一不識天才。”

“那第二件事呢?”唐詩韻又問。

提到第二件事,唐詩韻能夠察覺到賈克斯的氣勢陡然一變,顯然這第二件事不是什麼小事。

下一秒,唐詩韻就感到一陣神識傳遞。

居然是神海傳音!

……

在唐詩韻會見賈克斯的地點,相距不遠的廂房外,蘇安然也在會見一名客人。

妖盟的黑犬。

距離天元秘境所有修士退出秘境已經有兩天了,該知道的和不該知道的消息,也基本都已經傳遍了。

在蘇安然的有心宣傳下,西門世家知道了刀劍宗坑死他們家這一代天才的事,妖盟也知道了青玉被刀劍宗弟子殺死的消息。甚至如今萬事樓所有人都知道,刀劍宗私欲過重,卻沒有足夠的能耐和實力,結果惹出亂子後卻又沒辦法收拾,反而是要讓太一穀和青丘氏族的弟子幫忙解決。

可刀劍宗的人不僅不感激,反而是恩將仇報,結果導致了如今整個天元秘境徹底混亂的局麵。

在事實麵前,這一點不容刀劍宗耍賴,畢竟還有其他不少人也能夠作證。

隻是,原本眾人都以為會出現的風波卻是突然間變得詭異起來。

不僅妖盟的人閉口不談此事,甚至就連西門世家的人也都同樣選擇沉默。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