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三不原則(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神色驚變。

楊奇的師叔祖!?

單純隻是發聲而已,就如同雷劫加身,幾乎震得自己毫無抵禦之力,這等修為起碼也得地仙境以上!

天元試練不是隻有通竅境二重以上、蘊靈境以下的弟子方可進入嗎?為何會有這等強者入內?

“你居然敢違背萬事樓製訂的規矩?”

“哼。”九天之上,雷音滾滾,一聲冷哼下,再度震得蘇安然血氣翻湧,“無知小兒!趕緊退去,我還可饒你一命。”

蘇安然雙目赤紅,他看了一眼楊奇,心中極為不甘。

退去?

退去哪?

就這麼放過楊奇?

明明隻差一步!

蘇安然握緊屠夫的劍柄,凝視著不過十步之距的楊奇,然後又回頭望了一眼已經徹底殘破不堪的靈梭殘骸。

在那裡的最後位置,是被他安置其中的青玉,為了確保昏迷中的青玉不至於被凍死,蘇安然甚至放了好幾塊此間特有的炎玉以供青玉取暖。

輕輕的呼出一口白氣,蘇安然緩緩起身,他的嘴角微微揚起:“我說過了。今天在這裡,我和他隻能活一個!”

握緊屠夫,蘇安然戰意勃發,毫不猶豫的徹底鎖定住楊奇的氣機。

“狂妄小輩!竟自取死道!”天空之上的雷音夾帶著狂怒之氣,“那你就去死吧!”

惱怒聲中,氣流狂湧,一隻幾乎覆蓋方圓十數裡之廣的金色巨手陡然出現,然後直直的朝著下方的蘇安然壓落。

這一刻,蘇安然隻覺得偌大的天地間竟沒有一處容身之所,仿佛整個世界都被這隻巨手把控住了,心中竟是充滿了一種絕望和無助,仿佛死亡已成自己此刻的定數。

“哼!”

一道冷哼,驟然響起。

聲音清冷卻是驚醒了陷入絕望恐懼情緒之中的蘇安然。

一道劍光由遠及近的破空而至。

伴隨著劍光的臨近,天地間竟是有一種清明透徹的敞亮感。

這個時候,蘇安然才愕然發覺,在天空之上竟是有數道極為強橫的氣息。

“羅老頭,你什麼意思?”一道淡漠的女聲,在九天之上響起。

蘇安然看不到天上那些氣息強橫者的身影,但是至少他能夠聽得出來,這聲音是誰發出的。

“三師姐!”

“嗯。”九天之上,傳來一聲輕應,“沒事,我來了。”

唐詩韻的聲音很輕,平平淡淡的模樣。

但是不知為何,卻是讓人感到一陣不寒而栗。

“唐仙子,這其中或許有什麼誤會。”有人開口。

“是的。”又有人開口,“我們這次進來的目的並不是這些,彆因為這事傷了和氣。……大局為重啊,唐仙子。”

“大局?”唐詩韻挑了挑眉頭,然後笑了,“一會我看到你們真元宗的弟子,那我是不是可以給他來幾下,隻要人不死就行了,然後我跟你我隻是一時心情不好,望你看在大局為重的份上,就彆傷了和氣?”

“呃……”被這麼一通蠻不講理的直懟,那名開口的強者都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你想如何?”那名刀劍宗的強者沉聲問道。

“小師弟,你這傷,是否羅老頭所傷?”唐詩韻開口問道。

聽到唐詩韻的話,天上諸多強者的目光瞬間就聚集到了蘇安然的身上。

這些人的心思各有不同,但是那宛如實質一般的淩厲目光,卻也讓蘇安然感到有些心驚。尤其是其中一道帶有明顯強烈敵意的目光,更是讓蘇安然有一種幾近窒息的感覺。

“哼!”唐詩韻一聲冷哼,渾身劍意縱橫肆虐,廣布整個上空,將所有的氣機都徹底絞碎。

幾名修為完全不在唐詩韻之下的大能,當即臉色一黑,皆因沒有預料到唐詩韻如此蠻不講理,神識感知還沒收回就被唐詩韻徹底絞碎,紛紛受了點小傷。

“當我麵還敢用這種齷齪手段,是否覺得這麼多人的氣機交感混雜,我就發現不了?”唐詩韻冷聲說道,“那沒關係,我就把你們的氣機全部絞碎。”

“他以雷音震傷我。”蘇安然並不知曉天空之中已有過一場交鋒,在感到那種窒息的感覺消失時,他就已經開口喊道。

“很好。”唐詩韻微微點頭。

隻聞其聲,卻不見人影。

但是楊奇卻是突然感到有些驚懼心慌。

下意識的他就想要逃跑,可是身形剛一動,他就感到一陣撕心裂肺般的劇烈痛楚,渾身上下如遭雷擊,頓時接連吐出數口鮮血,整個人的精氣神也變得相當萎靡。

直到這時,楊奇才依稀聽到一聲怒吼:“唐詩韻!你在乾什麼!”

“你以雷音傷我師弟,我以劍氣傷你弟子,很公平不是嗎?”

“我隻是傷你師弟,卻沒禍及他的本源,你……”

“你剛試圖殺死我師弟的那一手,你真以為我沒看到?”唐詩韻冷笑一聲,“我傷其本源隻是一點利息而已,沒取他狗命已是我自忖身份了。”

“你莫要欺人太甚了!唐詩韻!”那名身份應該是刀劍宗長老的男子沉聲怒吼,“你真以為我怕了你嗎?”

“嗬。”唐詩韻冷笑一聲,“羅老頭,你確實應該怕。你成就地仙已有兩千年之久,可至今卻依舊還沒摸到天道的邊緣。你可知道,我踏入地仙之境不過區區兩年而已,可我就已經找到我的道,不出五年,絕世劍仙榜上必然有我的名字。所以,你有何資格在我麵前說這話?”

聽到唐詩韻的話,在場其他幾位大能都不再接口。

關於太一穀的名聲,這三百多年幾乎名震整個玄界。

若是以往,還能說太一穀隻有一位黃梓在支撐大局,穀內弟子在外行走時還算有收斂。可如今隨著唐詩韻突破地仙境,真正與玄界諸多耆老大能並肩,現在的太一穀自然已經沒辦法用以往的手段和辦法來製衡。

不說其他,若是此時唐詩韻還沒有突破地仙境,以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聯手壓製的話還是能夠讓太一穀不得不低頭。

可現在,僅唐詩韻一人的氣勢就不在他們幾人之下,想要強壓太一穀一頭的話,那麼勢必就會得罪到黃梓——當然最重要的是,刀劍宗隻是區區一個三十六上宗而已,還犯不著讓他們因此與太一穀交惡。

於是除了刀劍宗那名長老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外,其他人都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畢竟,那名刀劍宗弟子也隻是傷及本源而已,並未殞命。

“這終究隻是小輩之間的事,其中存在些許誤會,說開就好。”眼見氣氛越僵,都有些違背了他們進入這天元秘境的初衷,終於還是有人再度開口做起和事老,“這天元秘境畢竟隻是小輩們的試練之地,我們這麼介入也不好,不如就這麼揭過吧。……當務之急,還是尋找那破界而出的凶獸要緊。”

唐詩韻沒有接話,隻是輕聲說道:“小師弟,你殺意這麼強,你是想殺他?”

蘇安然沒有絲毫掩飾的殺意,連楊奇都能感受得到,自然不可能瞞得住在場這些大能。

“是!”蘇安然沉聲說道,“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和他隻能活一個!”

“那你殺吧。”唐詩韻淡淡的說道,語氣並不如何強烈,但是卻有一股讓人莫名信服的自信與傲氣,“有師姐在,這裡沒人阻得了你。”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