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你們沒資格(1 / 2)



推荐阅读:

白雪皚皚的大地上,鵝毛般的大雪伴隨著狂風呼嘯而落。

兩道身影在這片雪地上急速奔馳著。

前者的神色,一臉平靜到近乎於徹底冷漠。

他右手持著一柄造型極為誇張的巨大重劍,前衝的姿勢落在後者眼裡,宛如是拖著一扇門在奔跑著。他的左手縮在懷中,抱著一隻似乎陷入了昏睡期的小生靈,那是一隻幾乎被鮮血給染紅了的擁有淡金色皮毛的狐狸。

這個不斷在疾馳奔跑著的,並非彆人。

正是蘇安然。

滿腔的怒焰無處宣發,僅存的理智讓蘇安然牢牢的收斂著自身的殺氣,沒有溢出絲毫。

“蘇公子……”

蘇安然身後傳來的嗓音,讓他不由得回頭望了一眼。

蘇嫣然神色有些蒼白,長時間的奔馳不僅將她的體能徹底壓榨一空,甚至就連她體內的真氣也殘存沒多少。畢竟她不是蘇安然這種怪物,不僅開天闕讓神海大圓滿,甚至還修煉了《真元呼吸法》這等提升真氣量的秘術,所以在體能幾乎耗儘的情況下,為了保證不掉隊,她隻能不斷消耗真氣維持。

“你怎麼還跟著我?”蘇安然眉頭一皺,神色有些不耐煩。

他現在沒有心思和蘇嫣然說廢話。

此時此刻,蘇安然一門心思都隻為了抓到楊奇,然後將他大卸八塊。

看著已經徹底被怒火與仇恨侵蝕的蘇安然,蘇嫣然輕輕的歎了口氣。

自蘇安然無視所謂的大局,強行要斬殺楊奇,導致裂魂魔山蛛破界而出,已經過去了兩天。

那場大混亂所導致的結果就是好不容易從洞府裡逃出生天的修士,有接近三分之二的人當場暴斃——他們中絕大部分並非死於裂魂魔山蛛的攻擊,而是被宛如天劫般的雷柱所波及,蘇嫣然也是在這一刻才真正的了解到所謂的“太一穀暴斃神功”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而之後,僥幸未死的修士自然是第一時間各奔東西了。

蘇安然在那一場混亂衝突中,再次重創了楊奇,當然楊奇也給蘇安然製造了不小的麻煩。不過因為有青玉的前車之鑒,所以蘇安然並沒有被楊奇那詭邪的蛛毒所傷,因此還能保留追殺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是蘇安然所擁有的丹藥質量明顯要強於楊奇,恢複力要比楊奇強許多。

“我現在不跟著你,沒地方去了。”蘇嫣然歎了口氣,“我們休息下吧,你都已經兩天沒進食了。”

“不餓。”蘇安然冷聲說道,“楊奇現在是半妖,有點像之前的西門異形,他已經被我重創,又被我追趕著,這個時候絕不能讓他喘過氣來,不然的話距離就會被他拉遠,到時候他就有喘息的時間了。”

因為有過之前對付西門異形的經驗,所以這一次蘇安然吸取了教訓,絕不給楊奇任何喘氣的機會。

雖說這種連夜的追擊的確相當的疲累,甚至還有不少的危險,但是楊奇也的確沒辦法甩掉蘇安然,畢竟他這一路上留下的線索痕跡實在太明顯了,根本就沒有時間來得及清理。

而這一點,也是蘇安然不動用靈梭的原因。

他的靈梭已經破損得非常嚴重了,如果再被獸麵猴襲擊的話,靈梭被摧毀是小事,可要是從半空中摔落的話,那麼傷勢就真的會影響行動了。而且乘坐靈梭趕路的話,就很難發現地麵上楊奇留下的痕跡了,之前他能夠乘坐靈梭追擊西門異形,還是借助了青玉趨吉避凶的天賦感應能力。

但現在……

蘇安然緊了緊縮在懷中托著青玉的左手。

他能夠感覺到,已經被打回原形、一身妖氣儘喪的青玉還有心跳,並未徹底死去。隻是如今這種徹底陷入沉眠的狀態,以及明顯靈智全失徹底變回普通生物的情況,也並非是什麼好事——魂殤之地的陰寒,對於修士而言也僅僅隻是有些冰冷刺骨,但是對於已經變成凡俗野獸的青玉狐狸來說,那就是相當致命的氣候了。

蘇嫣然並不知道,這一路前行,蘇安然其實還是時刻分心消耗真氣給變回野獸的青玉提供抵禦嚴寒的熱量,否則的話隻怕青玉早就從沉眠變成永眠了。

“裂魂魔山蛛已經破界而出了,而且還度過了破界雷劫,現在我們也無法知道它到底去了哪,整個天元秘境的修士都已經陷入危險之中了。”蘇嫣然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儘快和萬事樓取得聯係,然後……”

“關我什麼事?”蘇安然神色淡漠。

望著神色漠然的蘇安然,蘇嫣然此時有些不知該如何開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