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為了大局(1 / 2)



推荐阅读:

抱著青玉衝出了洞府與天元秘境的橋接入口,蘇安然沒有理會身後那些還像無頭蒼蠅一樣的其他修士。

在楊奇一刀得手,開口徹底攪亂局勢後,中州四傻子早已衝出洞府。

蘇嫣然似有猶豫,可在其他仙女宮弟子的裹挾下,也很快就離開了洞府。

緊隨之後的,則是運氣還算不錯的其他第二梯隊修士。

第三梯隊那些人,可以說是幾近全軍覆沒了。

而在蘇安然兩道劍仙令的劍氣發出之後,裂魂魔山蛛勢必會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創傷——是否重創不好說,但絕對是能夠讓裂魂魔山蛛受傷。隻不過眾所周知,凶獸一旦負傷的話,隻會激起對方更加暴虐的凶性,所以那些沒能把握機會逃脫出來的修士,其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此時此刻,衝出洞府之外的修士,不過四十餘人。其中仙女宮弟子、中州王家、中州黃家三方,便占據了二十之多,從這一點上也能夠看得出來,大世家、大宗門的弟子,終究還是要比其他修士更強幾分的。

“青玉!”蘇安然低頭望了一眼青玉。

隻見青玉的身上有一道幾乎可以說是開膛破肚的猙獰創口。

鮮血止不住的湧出,將青玉的衣裳徹底染成一片血紅。

“咳……”青玉似想說些什麼,可是一開口就隻是噴吐出大片的鮮血,臉色蒼白得嚇人,“我……我好像,低估了……”

“彆浪費力氣。”蘇安然從自己身上掏出一顆赤紅色的丹藥,然後給青玉喂下。

這顆靈丹通體赤紅,隱約間還能看到一道淡淡的金線環繞在靈丹上。

丹紋!

丹成一紋,這就意味著這是一顆五品靈丹。

自四品之後的靈丹,從五品開始的靈丹都被稱為高階靈丹,最明顯的特征就是靈丹上開始出現丹紋。

蘇安然給青玉服下的,是五品的大還丹。

這次他來天元秘境,方倩雯一共送了蘇安然五顆大還丹。

並非方倩雯沒有更好的靈丹儲備,而是以蘇安然目前的狀況,最多也就隻能夠承受五品靈丹的藥效,這還必須得是最為中正平和的療傷丹藥。若是其他類型的丹藥,又或者藥效較為猛烈的療傷丹藥,以蘇安然的修為境界根本就沒辦法承受。

玄界之所以給各種靈丹界定品相,就是因為不同境界的修士所能夠承受的藥效是有極限的,並非一味的服用高階靈丹就能夠真正受益。正如有句話叫“虛不受補”,若是貿然服用高階靈丹的話,那麼最大的下場就是爆體而亡。

大還丹一入青玉口中,頓時就徹底消融,化作純正平和的藥效開始在青玉的體內發揮效用。

青玉的臉色,頓時就恢複了些微的紅潤。

隻是那道幾乎將她徹底開膛破肚的創口沒有愈合的話,就算以大還丹所具備的藥效,也絕不可能讓青玉徹底恢複。

於是蘇安然又急忙拿出其他的藥瓶,開始給青玉的傷口撒上藥粉。

玄界的靈丹,並不僅僅隻是“顆粒”,還包含了其他的諸多形狀:如膏狀、液體、粉末等等。隻是這種類型的靈丹,往往藥效沒有“顆粒”的靈丹那般效果顯著,而且往往品階也不會高到哪去——幾乎不會有五品以上。

藥粉剛一落在創口上,頓時就發出“滋滋”的燒灼響聲,青玉直接發出了一聲慘叫。

原本乳白色的藥粉頃刻間就徹底變成了焦黑,而且青玉創口兩側的皮肉也立時冒出了黑色的火焰。

火焰並不大,但是且極為細密,猶如小蟲一般,看得幾乎讓人頭皮發麻。

“沒用!”青玉強忍著痛楚,沉聲說道,“我,會錯意了。”

“什麼!?”蘇安然不解。

青玉望著蘇安然一眼,神色顯得極為疲憊:“這次魂殤之地,倘若不跟著你,必然是十死無生。但若是跟著你,雖說危險極大,但至少……九死一生……隻是天機難測,我……會錯意了。”

“彆說話了!”蘇安然手忙腳亂的從儲物戒裡翻出一大堆瓷瓶。

作為太一穀的小師弟,上麵九位師姐自然相當的寵著他,所以這一次最擅丹藥的大師姐方倩雯肯定是給蘇安然準備了一大堆的靈丹妙藥,以方便他應對各種惡劣情況。

“彆……”青玉伸手按住了蘇安然的手,“你要小心,他……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秘法,沒有被蟲卵吞噬控製神魂,反過來獲得了奇遇,功力有所增進。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了,而是……半妖。那一刀附有撕魂蛛毒,尋常丹藥是壓製不住的。”

蘇安然沒有理會,依舊隻是在尋找著丹藥。

甚至,都已經開始不管不顧,隻要是品階較高的丹藥,不管是丹液,還是藥膏、藥粉,全部都一股腦兒的往青玉的傷口上倒落。同時還給青玉又喂了兩顆大還丹,畢竟這些丹藥倒落在傷口上,都會與傷口邊緣的黑火產生接觸,產生對青玉而言又是一種痛苦折磨的白色煙霧。

“彆……”青玉阻止了蘇安然的動作,“你再這麼折騰下去,就算我沒有死在這些黑火下,也會被你折騰死了。”

說到這裡,青玉突然露出一個虛弱無力的慘白笑容:“你讓我想起了小和尚。”

小和尚妙言,他的治療手法也是同樣的簡單粗暴,據說都給黑犬造成了極為強烈的心理陰影。

“你還有心思開玩笑。”蘇安然咒罵了一聲,“你為什麼那麼傻,要替我擋那一刀!”

“早知道會這樣,我也不會擋的。”青玉眨眨眼,臉色顯得有些無辜,“咳……”

一聲重咳,又是一大口鮮血噴吐而出。

蘇安然又是開始手忙腳亂。

隻不過這一次,蘇安然卻是被青玉的柔荑按住了。

力道並不大,但是堅定的信念卻是透過這手,清晰無比的傳遞給了蘇安然。

“青玉?”

“沒用了。”青玉露出一個笑容,“你忘了我最擅長嗎?……天機感應呀。差不多,到極限了。”

如此說著的同時,青玉的身上居然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熒光。

無數的光點,驟然間開始從她的身上飄散飛出。

猶如被驚飛了的螢火蟲群一般,為這夜色添加了幾分淒美。

“青玉!”

蘇安然一臉的驚慌,急忙伸手抓了幾下,卻未能抓住這些熒光星芒,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從自己的雙手飄飛而過。

“青玉!”

一種難言的梗塞與心慌,一種此前蘇安然從未體驗到的心緒,在他的心頭環繞著。

他知道,那並非情愛。

可他卻說不出,這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情緒。

隻是突然間,視線就變得模糊起來。

“你特麼不是說你能測算天機,趨吉避凶嗎?”蘇安然突然吼了起來,“這算哪門子的趨吉避凶啊!你特麼怎麼就沒算到那一刀不是你能擋的啊!不是說銀光袍能夠扭曲和偏轉攻擊,尤為克製物理手段嗎?怎麼你特麼還會中刀啊!”

可是,他沒能聽到青玉的回答了。

他的視線緩緩下落,望著青玉的那身衣袍。

在破裂的銀白色衣衫下,有一團隆起的部位。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