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出路(1 / 2)



推荐阅读:

劍氣如虹,撕碎了前方的一切。

凡是阻擋在這道劍氣之前的事物,不管所阻為何物,都是瞬間儘數化作齏粉——以通竅境修士的肉身,根本就不可能擋得住這道幾乎等同於凝魂境劍修全力一擊的劍氣。

頃刻間,阻攔在蘇安然等人麵前的數百修士,就儘數化作一片血色冰霜。

瑰麗而又詭異可怖。

“吼——”尖銳的嘯聲再度響起。

隻是相比起最初那兩次直接震懾眾人神魂的情況,這一次的尖嘯聲除了能夠聽到飽含其中的憤怒外,卻是喪失了幾分震蕩攻擊神魂的特殊效果。

“走!”蘇安然一聲大吼,身形前衝。

緊隨其後的是青玉、蘇嫣然等人,他們早就已經蓄勢待發了,是以在聽到蘇安然這聲怒吼之後,身體自然而然的就立即就做出了對應,紛紛奔跑而出。黃家與王家的弟子,以及仙女宮的弟子,在看到自家的領隊開始快速奔跑,自然也不會有所遲疑,立即動身跟上。

在之後,則是實力稍遜於大宗門子弟的第二梯隊。

他們多是戰力相對保持得比較完整的通竅境三重修士和部分通竅境二重修士。

這些人哪怕之前實力、眼力、經驗多有不如,可在這種生死氛圍的逼迫壓榨下,也都已經快速成長起來。幾乎可以斷言,隻要這些人今日不死,等離開這個秘境後,他們就會爆發出極為可怕的成長潛力,若是其中氣運夠強,能遇到奇遇磨練的話,未來甚至也可以在同代人裡留下名號。

落在隊伍最後的第三梯隊,才是那些傷員——這類人多是愣頭青、直來直去之人或者有勇無謀之輩,當然其中也不乏運氣不好。但是在玄界,氣運不佳的結果是什麼,舉世皆知,因而這一部分人其實也就等同於是在這場“試練”裡被淘汰的那一部分。假若這些人僥幸逃生,對今日之事有所反省和經驗總結,來日未必不能成為第二梯隊。

但倘若依舊這麼像個鐵頭娃一樣的成長下來,未來的最終歸屬也不過隻是一具無名枯骨罷了。

一支隊伍,三個層次,所有感悟儘數浮現於蘇安然、蘇嫣然、青玉等人心中。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經驗成長了。

“你之前是故意的吧?”蘇嫣然趁他人沒有注意,迅速靠近蘇安然,低聲說道。

傳音入密這等手段,玄界並非沒有,但那得通竅五重開了眉心竅後才能夠掌握,因為其中牽扯到了精神力的引導作用。而在傳音入密之上,還有更為隱秘和特殊的神魂交流手段,隻不過那是屬於凝魂境強者才能夠學習和掌握的特殊手段。

此時,沒有傳音入密的手段,蘇嫣然也隻能壓低聲音——若是施以術法屏蔽,那做法就太過明顯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蘇安然回道。

“尋常地仙境修士可不是道基境大能的對手,但是廣寒劍仙則不同,畢竟她是太一穀傳人。”蘇嫣然繼續開口說道,“傳聞她在凝魂境時就已有威脅到地仙境大能的實力,踏入地仙境後,待境界徹底穩固後未嘗不能與道基境大能一戰。這也是為什麼廣寒劍仙能夠在凝魂境封仙的原因,因為隻要她登臨地仙境,就必然能夠成為第八位絕世劍仙。”

蘇安然有些訝異的望著蘇嫣然。

如果是青玉說出這些話,他還能夠理解。

畢竟青玉是三師姐的腦殘粉,她恨不得連三師姐每天穿戴在身的內衣是什麼顏色、什麼款式都想要了解清楚——當然,蘇安然覺得青玉在這一點上,十足的像個變.態。

見蘇安然沒有說話,蘇嫣然便又繼續開口說道:“你一共有四張廣寒劍仙的劍仙令,還都是她以地仙境修為封存的劍氣,若是機會合適的話,絕對能夠重創那頭實力十不存一的裂魂魔山蛛。……但是我們沒有這樣的機會。再加上那些什麼第三、第四世代的感染者,於裂魂魔山蛛而言都隻不過是食物而已,根本就不值得它付出精力。”

“所以!”蘇嫣然雙眸變得明亮起來,語氣也變得相當的篤定,“你讓我們一起回來救人,就是為了引出被蟲卵寄生的西門德勝。而通過針對西門德勝,你就可以徹底削弱裂魂魔山蛛。……你現在還剩兩張劍仙令,說不定還真的有機會重創那頭裂魂魔山蛛呢!……所以!從一開始你的目標就是那頭裂魂魔山蛛!”

蘇安然的內心,此時是相當懵逼。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是真的沒有想過這些。

會過來救人,也僅僅隻是出於自身的原則和善心,當然更大的一部分是希望可以扭轉一下太一穀總是被黑的無奈命運。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真的就是一連串的機緣巧合,並非他刻意如此。

蘇安然張了張嘴,正打算解釋一番:“其實,我……”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太一穀弟子。”蘇嫣然神色興奮,聲音不由得略微提高了幾分,“我就知道外界傳聞多有不實。你們太一穀傳人一點也不像外界所說的那樣冷血無情。實際上都是一群真正為玄界著想的高義之士,隻是有時候手法多有激進,所以才會造成一些誤會和訛傳。”

蘇安然目瞪口呆。

他算是看出來了,蘇嫣然跟青玉截然不同。

青玉頂多也就是三師姐唐詩韻的腦殘粉,這蘇嫣然直接就是粉的太一穀。

“對了,你剛才想說什麼?”蘇嫣然開口問道。

“沒什麼。”蘇安然笑了笑,標準國際禮儀笑容,“世人的確對我們太一穀多有誤解,但是我等並不好名,而且幾位師姐性子冷淡,也就懶得做這些無謂的口舌之爭。隻是……若日後有幸遇到了,自然也就難免要手下見真章。”

蘇安然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抬高了身價,蘇嫣然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仙子剛才所言,我若是否認,就顯得我虛偽;而若是承認的話,又顯得我小人得誌,所以我既不否認也不會承認。”蘇安然頓了頓,又再度說道,“隻是希望蘇仙子自如明鏡即可,若是宣揚出去,難免其他人會有一些額外的想法。”

“這些話若是讓四閥公子聽到,怕是會以為你將他們當成誘餌。”蘇嫣然巧笑倩兮,眉眼間的笑容不複任何魅惑之意,倒是真正顯露出幾分清純柔美的驚豔,“嫣然並非沒有分寸之人,自然懂得如何處理。”

“勞仙子費心了。”蘇安然笑了笑。

蘇嫣然笑得異常開心。

她的腳步微一緩,稍微落後幾步,然後就與王陽維、黃屠等人接近。她很清楚,她剛才的表現早已落入這些人眼中,所以他們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打聽自己在和蘇安然說什麼,與其讓他們心生疑竇,還不如自己主動“坦白”,反而能夠換取他們的好感,從而讓對方會錯意。

這一點,正是仙女宮最為擅長的小技巧。

眼角餘光瞥到天才腦補少女蘇嫣然又開始演戲,蘇安然不由得放下心來,然後就看到了青玉神色怪異的望著自己,於是不由得開口問道:“乾什麼?”

“虛偽!”

“嘿,我哪虛偽!”

“我就不說你那一本正經時胡說八道的樣子,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見。”

青玉和蘇安然相處也算是比較久了,哪還不知道蘇安然忽悠人的本事。尤其是當初在幻象神海時,三言兩語就讓神猿山莊和萬劍樓的人打了起來,那一幕在青玉的腦海裡都可謂是曆曆在目。

“可你剛才的樣子真是無恥。”但青玉想要說的,顯然並不是蘇安然胡說八道的忽悠樣子,“暗地裡說人家是綠.茶.婊,現在明麵上就喊人家仙子,你這不是虛偽是什麼?”

“胡說八道。”蘇安然冷哼一聲,“你懂不懂什麼叫市場需求?”

青玉茫然。

“看你樣子就知道你不懂了。”蘇安然一臉淡然,“這是我們人類社會的獨有社交方式,你們妖怪是不懂得。……我給你簡單的舉個例子。一名佛門弟子在一個攤販前買東西,你知道攤主會如何稱呼這位佛門弟子嗎?”

“難道不是大師嗎?”

“錯!”蘇安然開口說道,“是聖僧。”

“聖……聖僧?”青玉目瞪口呆,“這個稱呼,這個稱呼可是連一般的得道高僧都不敢隨意自稱的。”

“所以這就是市場需求。”蘇安然淡淡的說道,“那麼你知道,如果這位佛門弟子和攤主產生關於價值上的分歧,要進行適當的探討協商時,攤主會如何稱呼這位佛門弟子嗎?”

青玉想了想,然後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大師?”

“對。”蘇安然點了點頭,“那麼,要是雙方的協商理念不一直,導致這筆交易失敗時,你知道攤主會如此稱呼這位佛門弟子嗎?”

青玉搖頭。

“禿驢。”

青玉有些傻眼。

“所以這就是市場需求。”蘇安然淡淡的說道,“當攤主對佛門弟子產生需求時自然就會喊聖僧,沒需求時背地裡自然就罵一聲禿驢了。當然,平時麵對麵交流的話一般肯定是喊大師、法師的。”

青玉一臉“我是妖怪,你這個人類可彆騙我”的表情:“你們人類社會就是複雜。”

“所以你懂了吧。”

“懂了。”青玉點了點頭,“你有需求時就喊仙子,沒需求時就喊綠茶。”

“錯。”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