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92. 傳說中的太一穀神功

192. 傳說中的太一穀神功(1 / 2)



推荐阅读:

西門異形毫不猶豫的激發了土精光幕。

他也知道,以這個隻能抵禦本命境修士全力一擊的護身法寶,必然是沒辦法擋下唐詩韻凝魂境全力施為的一劍,但至少他也不至於被這一劍徹底擊殺,最不濟應該還是有逃生之力。

他不敢寄望於老祖還有實力能夠再來一次隔空交鋒。

一如之前蘇安然抬手捏碎的那枚劍仙令,當第二道唐詩韻的劍氣衝霄而起時,天地間又再一次風雲變色。

隻不過,影響並未有蘇安然之前捏碎的那張劍仙令所形成的異象強大。

但在場諸人卻都能夠理解。

畢竟,之前蘇安然捏碎的那張劍仙令,是唐詩韻於地仙境後才封存的劍氣。

而青玉捏碎的這張,則是唐詩韻於凝魂境時期封存的劍氣,兩者的差距猶如天與地之間的距離。

可就在這時!

又是一聲尖銳呼嘯響起。

這一次,蘇安然身後有大半人手直接噴吐出一口鮮血。

裂魂魔山蛛,本就是以神魂為主食,所以自然會有針對神魂的特殊攻擊技巧。哪怕它此時並非是專門針對神魂發起的攻擊,可是呼嘯聲中夾帶著的附帶效果,依舊讓在場的無數修士都感到神魂震蕩,一些本就傷勢過重的,更是當場就被震死了。

這就是道基境凶獸的威力。

青玉臉色同樣一白,但在神魂受到震蕩之前,就早已用神識鎖定住了西門異形,所以劍氣毫無阻礙的發出。

隻不過,裂魂魔山蛛既已發出尖嘯聲,也就意味著它不可能坐視自己目前唯一的子嗣送死。

五道蛛絲破空而至。

相比起最開始的時候,這一次的蛛絲數量少了兩根。

但是同樣的,青玉捏碎的這張劍仙令也不比蘇安然之前那張。

所以兩相抵擋之下,反倒是劍仙令的威力更受阻攔,差一點就降到蘊靈境的水準。

哪怕眼下,這道劍氣威力也不過隻是堪堪達到初入本命的水準而已——要知道,就算是之前蘇安然那道幾乎等同於尋常本命境修士一擊的劍氣,都未能破開土精光幕的防護,青玉此時激發的這道劍氣也就可想而知。

數道裂痕寥寥,依眾人觀察,隻要西門異形不主動撤去土精光幕,以在場眾人的實力,隻怕就算打到力竭,恐怕也無法破去這道光幕的防護。

一時間,眾人頓時心若死灰。

尤其是那種絕望後又複希望,可又再度感到巨大的絕望感襲來,饒是不少心誌堅定之輩,此時也都一臉頹然。

如果隻有一個西門異形,在場諸人也不會有此感受。

畢竟隻要等他們稍作休息恢複後,集合眾人之力,憑借他們這方有諸多通竅境四重的修士,也必然能夠廝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而去。可看眼下的境況,已然入住這處洞府之內的那頭道基境凶獸,顯然不可能坐視他們安然離去——哪怕這頭凶獸此時不在巔峰狀態,實力十不存一,可也絕非他們這些修為低下之人能夠應對的。

“哈哈哈哈哈!”西門異形再度顯露出一副猖狂嘴臉,“你看,剛才接受我的提議多好,最少你們兩人還能夠安然離開。現在?哼哼,你們就都一起留下陪他們一起死吧!”

青玉銀牙緊咬,臉色鐵青。

“現在什麼提議都沒有了!你們就乖乖成為老祖的食物吧!”西門異形因為心緒激蕩,臉上頓時又暴露出了詭異的黑色紋理,麵容頓時變得扭曲起來,“哦,不過你們幾個可以放心,老祖肯定不會吃了你們的,畢竟你們還有大用。但是!我一定會好好的折磨你們,炮製你們一番之後,再……你們人族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西門異形露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樣。

可是這模樣,委實更加讓人絕望。

“對了!”西門異形雙掌一拍,獰笑道,“棄暗投明!……哈哈哈哈!”

“說完了嗎?”

蘇安然清冷的嗓音,打消了西門異形的自我陶醉,也驚醒了在場所有未被感染的修士。

所有人看到蘇安然一臉冷漠的模樣,皆是心中有所疑惑。

唯有蘇嫣然眼眸中的驚慌絕望之色一掃而空,因為她突然想到一個流傳於玄界的傳說。

太一穀敢於在外行走的傳人多半有“毒”,且此毒並非凡毒。有傳言此“毒”涉及因果,是太一穀黃穀主以莫大神通種於傳人神魂,牽涉到氣運之說,因此才會出現與其為敵者多半暴斃而亡。可但凡氣運之說,天道守恒乃是定律,所以敵人暴斃的下場必然就是自身大多也會走黴運,隻是不知道太一穀黃穀主施展的是什麼神通,竟能夠將此間種種黴運轉嫁到其他同行者身上,以此分攤自身的黴運。

本來這個傳說,蘇嫣然是不信的。

但是此刻,卻由不得她不信。

畢竟自己等人才剛決定與蘇安然同行,營救自己的門人同伴,結果他們就受困於此,還引來了裂魂魔山蛛的連連出手乾預,看起來自己等人似乎已經命不久矣——不管從哪方麵看,這顯然就是自己等人在走黴運的象征。

那麼,既然自己等人幫蘇安然分攤了黴運,那麼作為蘇安然對手的西門異形……

是不是也差不多快要暴斃了呢?

蘇嫣然突然有些期待的望著西門異形。

太一穀之前幾位在外行走的傳人,到底是如何讓對手暴斃的,她修道歲月畢竟年幼,無緣一見。

但是今日不同啦!

太一穀這一代在外行走的傳人可就在自己身邊呢!

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能夠看到傳說中的太一穀神功“當場暴斃”,蘇嫣然就一點都不覺得絕望沮喪,反而還顯得相當興奮。

蘇嫣然這種心緒變化,自然瞞不過其他人。

尤其是離她最近的蘇安然和青玉兩人。

青玉一臉嫌棄的瞥了一眼蘇嫣然,她覺得這個女性人類腦子不太好。

忽而絕望,忽而興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嚇瘋了。

基本上大多數時候都是遵於本能直覺的青玉,此時並沒有察覺到任何危險,所以她當然不會有所擔心。哪怕她曾經已經感受到某種巨大危機的陰影緩緩逼近,那是幾乎壓得她喘不過氣的死亡恐懼,但是她也看都了一絲極為黯淡的光亮——結合此情此景,青玉認為那份危機就是在眼下了。

而那代表著生機的一絲明亮,在青玉看來,也毫無疑問是此時依舊鎮定自若的蘇安然了。

“你……”不管其他人到底什麼想法,西門異形的臉色自然是不可能好看到哪去。

對於蘇安然三番兩次打斷了自己的得意,他心中自然是惱怒異常。

“你這麼想死,那我……”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