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怎麼殺?(1 / 2)



推荐阅读:

西門德勝的好心情持續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被破壞殆儘。

他隻能讓人將部分已經沒什麼價值的“食物”繼續送上山,當然其中少不了那幾個已經被封住修為的通竅境四重修士,他們未來將會成為自己的助力——對於這一點,西門德勝並沒有什麼懷疑的,就像它並不覺得自己需要換名字一樣。

西門德勝,以德取勝。

挺好的。

通過設立於半山腰處的隱秘傳送陣,西門德勝很快就回到了雕像廣場上。

紫幽道君的洞府規模遠比想象中更大,其中更是有不少利用了空間重疊的特殊法理奧秘,除非是紫幽道君本人才能夠來去自如。而其他人想要在這個洞府裡快速抵達其他區域,就隻有通過紫幽道君設立在洞府內的各個傳送陣了。

隻是這些傳送陣,有不少已經破損,而且其中大部分都處於被關閉的狀態。

這一點,大概是當年紫幽道君已經知道自己壽元將儘,無力壓住那頭裂魂魔山蛛,所以就在坐化前將自己洞府內的這些傳送陣全部關閉——傳送陣的啟用,除了必要的能量外,還需要兩個傳送陣都處於工作運行狀態。

西門德勝接管這個洞府並不算久,所以被重新啟用的傳送陣自然不多,也就是通往整個洞府大殿的半山腰處和雕像廣場的這個傳送陣被激活了。另外幾個則是位於東門庭的幾處節點上,這也是西門德勝不斷讓人進逼驅逐那些逃進東門庭修士的原因:除了部分原因的確是想要拿下這些人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他打算激活全部的傳送陣。

至於傳送陣的能量來源,則是位於山頂大殿裡的裂魂魔山蛛。

當年紫幽道君封印裂魂魔山蛛的原因,除了他沒有必勝的把握外,也是存了心思想要徹底壓榨這麼一頭道基境凶獸的價值。

不過,這些都是外言了。

西門德勝借助著傳送陣的傳送,很快就來到了西門庭外。

大量的感染者已經被調集過來堵住了門口,以防止蘇安然等人的衝陣突圍。

現在雙方的力量對比上,自然是感染者一方占優,足有接近三百之數,幾乎是蘇安然一方的三倍。隻不過在高端戰力方麵,倒是西門德勝這邊的感染者部隊有所欠缺——現在隻有他這麼一位通竅境四重的修士,其他都不過隻通竅境二重、三重的修為而已,跟蘇安然這一方麵毫無可比性。

“我們談談吧。”西門德勝站在西門庭外,沉聲喊道。

“哦?現在敢出來麵對我了?”聽到西門德勝的聲音,蘇安然也從西門庭裡冒了頭,“之前你跑什麼呢?”

雖然語氣顯得相當的挑釁和輕蔑,可事實上,蘇安然對於西門異形卻是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之前青玉偽裝成顧雲的時候,從那群感染者打聽到的情報顯示,西門德勝應該是押解了一批人上山。以蘇安然之前對洞府的了解,這一趟路程沒有個兩三天的時間是不可能回得來——他早就知道,一旦他們馳援西門庭的話,肯定會有人給西門德勝報信,到時候西門德勝肯定就會返回主持大局。

可是現在,前後卻不過短短一個多小時,西門德勝就已經回來了,這裡麵必然有著蘇安然所不知道的秘密。

“此一時彼一時。”西門異形笑著搖了搖頭,“來談談吧。……還是說,你打算就這麼跟我談?”

蘇安然和西門異形兩人相距數十步,此時彼此之間的交流雖不說靠吼,但是就音量上而言,還是能夠讓周圍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西門德勝此時言下之意,自然是想與蘇安然來一場秘密交易。

“嗬。”聽聞此話,蘇安然卻是笑了,“看來我之前給你的壓力,卻是反而讓你成長了。”

“隻是原主比較蠢笨,貪圖奢靡享樂而已。”西門異形也笑了,“但不得不說,這具身體的成長資質的確極佳,我相當的滿意呢。……當然,也得謝謝你之前的照顧。”

蘇安然的雙眼微微眯起。

他知道,西門異形對於這具身體的融合越來越好了,恐怕已經是徹底消化完西門德勝這具身體的各種知識、見聞。但是他卻不同於西門德勝本身的性格,似乎源自於西門德勝神魂的自身性格特征和智力行為,並沒有對這位裂魂魔山蛛的子嗣造成太多的影響——當然,部分行為上還是能夠看到一些西門德勝的特征,但也僅僅隻是部分而已。

說起來有些複雜,但卻是可以簡單理解為,西門異形對西門德勝的融合類似於“取其精華,去其糟粕”。

這一點,從眼下西門異形的談吐交流就能夠清楚的表現出來。

若是之前的西門德勝,定然不會說出如此模棱兩可的話語,甚至也不會懂得如何在交談中嘗試占據主動,甚至是試圖通過含糊不清的話語內容進行定向誤導。

就好比現在。

西門異形所謂的“談談”就是在挖坑。

蘇安然相信,隻要自己真的上前與西門異形交談,那麼不管他們雙方交流了什麼,都會讓他的形象徹底破損,他和蘇嫣然、黃屠、姬步莒、陳博、王陽維等人之間必然會產生間隙,對方很可能不會再信任於他。甚至於,在這個過程裡,隻要西門異形再放出一些風聲之類的閒言碎語,那麼就會引發整個隊伍的不和諧。

攻心計,曆來都是最行之有效也是最難防範的手段。

想要徹底擺脫這種手段,唯一的做法就是不給對手任何機會。

從這一點上來看,西門異形的手段就已經從陰謀變成了堂堂正正的陽謀了。

若是一般剛剛離開師門之人,倒是很容易中了這種離間計。

隻可惜,西門異形遇上的可不是一般人。

“照顧?如果你覺得那算是照顧的話,我倒是很樂意再多關照你一下。”蘇安然毫不在意的說著,這倒不是偽裝,而是事實,“你覺得……親眼看著你咽氣,這種照顧如何?”

“嗬嗬。”西門異形笑了一聲,“何必如此無情呢。……我一直覺得,我的提議還是挺不錯的。”

“不管是什麼提議,我都不想聽。”蘇安然懶洋洋的說道。

嘴炮、話術,這幾乎是現代人的必備技能,關鍵隻在於點到多少級而已。

蘇安然不敢說自己所向披靡,但是至少也不是一般人就能牽著鼻子走。

至少,區區一個西門異形就不可能讓蘇安然被對方牽著鼻子走,所以由頭到尾他根本就不去接對方的話。

“在我看來,隻要殺了你,所有的問題就都不是問題了。”蘇安然淡淡的說道。

他大概已經知道西門異形打算玩什麼花樣了,所以已經不打算繼續跟對方磨蹭了。之前是苦於被西門異形逃竄,所以沒辦法將麻煩扼殺於萌芽之中。但是現在,既然西門異形自己暴露在他麵前,那麼蘇安然當然也就沒有必要再和對方客氣了。

“這個距離,你如何殺我?”西門異形不怒反笑,他也已經看出來了,蘇安然簡直就是油鹽不進,不管他說什麼都沒用,“其實我也剛想到一個更好的提議。……把你殺了,我同樣什麼問題也都能夠解決了。”

聽到西門異形的話,蘇嫣然、青玉等人先是看了一眼早就被蘇安然放在身邊的屠夫巨劍,然後又看了一眼西門異形和蘇安然之間不過二十米來的距離,不由得有些發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