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近朱者赤(1 / 2)



推荐阅读:

事實上,中州四閥在知曉了蘇安然的身份後,他們的確不敢找他的麻煩。

因為,他們下意識的就想要遠離這個移動天災。

來自家門長輩的耳提麵命,實在是太過根深蒂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突然間就有些明白,為什麼魂殤之地會出現裂魂魔山蛛這等遠超他們當前實力境界的可怕凶獸,原來是因為有太一穀的弟子在這裡。

曆屆天元試練,隻要有太一穀弟子參與的那一屆,從來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哪怕是太一穀行五王元姬參與的那一次,已經是傷亡最少的那一次,可十九宗的弟子也近乎於全軍覆沒。而且其他宗門弟子之所以沒出什麼事,實在是因為他們跑得快,沒有卷入戰禍之中——據說那一次,天元秘境裡出現了一條蛻變真龍失敗,徹底走火入魔的黑蛟。

根據事後調查的了解,據說黑蛟蛻變真龍的失敗原因,就是王元姬和十九宗的弟子在那附近打了起來,結果劫雲的規模遠超黑蛟的承受能力。所以它沒有死,隻是瘋了而已,然後整個天元秘境的人就遭殃了。

而如今?

畢竟有前科事例在前,所以裂魂魔山蛛的突然出現,現在已經不是那麼讓人震驚。

他們最多也就是咒罵一聲:刀劍宗那群傻子,跟誰一起探索洞府不好,跟號稱夢魘、鬼見愁、移動天災、麻煩製造機、會行走的厄運、心理陰影製造者的太一穀弟子一起探索洞府?而且你特麼還想坑他們?人家從加入你的隊伍那一刻起,就特麼已經坑定你們了,你們居然還在關公麵前耍大刀?

活該你們刀劍宗全員死光光!

論坑人,人家太一穀才是專業的好嗎?

如果楊奇能夠聽到這些話,他肯定會露出相當委屈的表情:誰特麼知道這貨是太一穀弟子?他自己也沒說啊。他要是說了,我還哪敢坑他啊,早就連洞府都不去了。

隻可惜,楊奇不在這裡。

但是他的精神卻是流傳了下來。

這讓中州四閥的人在這一瞬間都明白了,家族長輩還是相當有遠見和經驗的,絕對不能和太一穀的弟子一起冒險,否則的話肯定會出問題。以至於,他們現在望向青玉的眼神,已經不是人類對妖類的警惕、防備、厭惡,而是一種“不愧是妖族,勇於挑戰人類所無法承受之底線”的敬佩。

“……所以,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了。”蘇安然簡單的介紹完了眼下的處境,以及大致推斷了一下西門異形的思維和行事邏輯及目的,“現在你們已經很清楚事情的嚴重性了,我們需要一個人去地宮那邊跟萬事樓的人彙報這裡的情況嚴重性。”

“我去。”姬步莒當即就開口了。

前麵蘇安然到底說了什麼,他不在意,反正他也沒聽。

但是這句具體意思就是“有機會離開太一穀弟子身邊”的話,他聽明白了。

“姬兄,這次是妖孽作亂,你們佛門弟子擁有跟天師差不多的手段,降妖伏魔是你們佛門弟子的手段,你應該留下。”黃屠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沉聲說道,“此行前去地宮,一路危險重重,需要一定的實力。雖然我的實力並不比在座的幾位強,但是我中州黃家畢竟是劍修世家,單論破敵衝陣的能力絕對是在座諸位裡最強的,理應由我前往。”

“此言差矣。”姬步莒搖頭,“佛門擅於降妖伏魔,那也是要看手段的。我姬家並非純正的佛門子弟,而是還俗的,雖說擅佛理,但是實際上也隻是學的世俗武藝,於真正的降妖伏魔,專門針對各類妖物手段並不是特彆精通。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姬家倒是走的武修路子。”

“我覺得姬兄和黃兄都不適合。”陳博也加入了話題,“姬家的大通天掌,以及黃家的劍道,都是真正用於破敵殺敵的淩然手段。我們假設現在跟著西門異形一起走的那些修士都已經儘數命喪毒手,那麼接下來一旦爆發戰鬥的話,肯定是需要你們這些雷霆手段的,所以你們二人都不適合前去報信。”

“這麼看來,隻有我最合適了。”一直沉默不語的王陽維突然開口說道,“我修習的正好是我們王家的風神三十六路腿法,這門功法你們也知道的,以速度取勝。所以論奔跑報信的速度……不是我針對你們,但是在座的各位肯定都沒有我快。”

“王兄你這話就不對了,你跑得再快,可如果不慎陷入包圍的話,怎麼辦?”陳博搖頭,“依我看,我覺得還是讓我去比較好。我們陳家的武道路數你們也知道,不怕你們笑話,我們陳家或許在破敵能力上有所不如,但是在防守上麵,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沒有我強。……所以哪怕不幸遭到埋伏襲擊,我也能夠憑此闖出去。”

四個人,在這一瞬間就激烈的爭吵起來,已經大有一種彼此下場較量一番,贏的那個人去報信的趨勢。

蘇安然有些茫然的看著之前還顯得有氣無力的四個人,突然間就變得如此積極認真起來,完全就是一副“為天下蒼生請命,我死不足惜”的慷慨神態。

“這四人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認真了?”蘇安然小聲的問了一句,“總覺得,好像很有違和感呢?”

青玉和蘇嫣然同時翻了個白眼。

她們都不屑於回答這個問題,隻是以輕蔑冷漠的神色斜了一眼那四個爭論起來的男人,以及旁邊三名臉上寫滿了“尷尬”之色,幾乎都要被當成背景板的三位同樣是通竅境四重的修士,冷笑一聲:“嗬,男人。”

“關鍵時刻這男人就是靠不住。”

“沒錯,都是些自以為聰明的蠢貨。”

青玉和蘇嫣然兩人一前一後的小聲嗶嗶,然後下一刻彼此對視了一眼後,卻不知為何又是彼此都翻了個白眼。

蘇安然一臉懵逼的看著這些人,有些搞不懂這兩處突然形成濃烈戰場氛圍的環境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他大概有些明白,中州四蠢貨是想要逃避什麼,所以想要爭這個唯一的“報信人”權益。

但具體是為什麼要這麼拚命的爭這個名額,他就搞不懂了。

同樣的,他也無法理解,為什麼明明彼此似乎都有相當默契的青玉和蘇嫣然,突然又變得敵對起來了?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啊?

“胡說八道!”黃屠冷哼一聲,“你再能抗,有我能打?憑我手中三尺青峰,我就能夠殺出一條血路,劍氣縱橫三千裡乃是我輩劍修命中注定之事!”

“一派胡言!”王陽維臉色鐵青,“你再能打,有我能跑?你們還要殺出一條血路,艱難破陣,而我呢?我絕對可以在被敵人包圍之前就衝出他們的包圍圈。隻要我跑得夠快,敵人就發現不了我,我去地宮報信,絕對比你們更穩妥,也能夠更快完成這項最為艱巨、最為重要的任務。……論跑路,不對,論奔跑速度,我才是專業的!”

全場氣氛陡然一冷。

“他是不是說了跑路?”

“你沒聽錯。”

“是說跑路了呢。”

王陽維:……

場麵似乎陷入了死循環。

……

出於對“跑跑”這個名詞的某種直覺信賴,最終被委派出去當報信人的,還是擅於跑路的王家。

隻是這個人並不是王陽維,而是同樣修習了三十六路風神腿的另一名王家子弟。

當蘇安然指定對方負責此事的時候,他整個人是蒙圈的。

而中州四傻子們,在確定出人選的那一刻,就一副生不如死的垂頭喪氣模樣。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