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盟友!(1 / 2)



推荐阅读:

“你笑什麼?”有人對於蘇安然露出的笑臉感到極為不滿。

“笑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蘇安然搖了搖頭,“在我們開打之前,我姑且問一句。”

因為蘇安然的態度,導致在場的數名領頭者臉上都露出極端不滿的神色,但是此時這幾人終究還是沒有開口。

畢竟於他們而言,蘇安然說有問題要問他們,於是他們就開口回答,這實在是有些掉價。

“你想問什麼?”

或許並非全部,在一大堆常規個體裡,總有那麼一個是例外。

蘇嫣然依舊保持著笑容,但她內心此時是否在MMP,那就隻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你們應該都和西門……德勝有過接觸了吧?”蘇安然環視了一眼,“那麼你們有沒有服用西門德勝給你們的東西呢?例如丹藥或者其他什麼玩意?”

“你想問什麼?”蘇嫣然皺了皺眉頭,她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的表現實在是太過奇怪了。

因為他實在是太鎮定了。

正如青玉、蘇安然對於這次來參加天元試練的強大宗門世家的弟子大多都有所了解一樣,這些出身不凡的修士們同樣也會對自己的潛在競爭對手或者盟友有所了解。

所以對於青玉所擅長的萬劍飛葉,他們自然也是有所清楚的。

複合型法術,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轉的,哪怕金係的銳利術、木係的飛葉術以及擬形幻術單獨列出來都不算是什麼高階法術,可要把這三者結合在一起施放,其難度可就要比單獨施放這三個法術困難許多——至少,一般修士沒有蘊靈境的話都玩不轉複合型法術。

更不用說,木係的飛葉術是一門依靠真氣灌注量的多寡而決定瞬間成型量的法術,所以尋常修士就算可以在通竅境的時候施展這個複合型法術,凝聚出來的飛葉一般也不會超過一百之數。可青玉呢?瞬間成型量那可是三百起步,如果不顧一切的施展,恐怕數量能夠達到上千。

光憑這一點,萬事樓評價青玉是近千年來天資最佳的五名術修之一,當代術修第一人,一點也不過分。

正因為青玉名聲在外,所以在場的人都沒有輕易動手,畢竟如果青玉毫不顧忌的出手的話,她一個人至少可以拖住兩同修為境界的修士,沒有三個人以上的話根本就拿不下她。

而毫不顧忌的前提,就是在她正式施展法術的時候,有人能夠保護她,為她拖延足夠的時間。

所以在場的人才會認為,蘇安然就是青玉的護衛。

再考慮到青玉這位妖盟小公主的格調,他們認為蘇安然起碼也得具有一個頂倆的水準,才能受到青玉的青睞。因此為了確保穩妥和絕對優勢,原本計劃裡前來圍攻蘇安然和青玉的,足足有七位通竅境四重的修士:三位對付青玉,兩位對付蘇安然,剩下兩位可以從旁掠陣以策支援。

至於那四位通竅境三重的,隻不過是中州四閥的仆從而已。

在整個計劃裡,都沒有蘇嫣然任何事。

隻是,蘇嫣然卻還是跟了過來。

一方麵,她的確有些好奇於之前拒絕加入她組織的這場“聯誼會”的蘇安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另一方麵,則是出自於女性的某種保護心理:她不能改變自己的宗門作風和行為習慣,但是最起碼她能夠決定自己的立場——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些門閥子弟的內心是有多麼的陰暗和肮臟。

在這片不是妖盟主導的試練場上,一位落單的妖盟公主,而且還是以姿色著稱的青丘氏族……

蘇嫣然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一旦青玉落入中州四閥的這四位公子哥的手上,那會是什麼下場了。

所以她才需要在場,這樣最起碼可以確保,如果青玉落敗的話,不會受到任何侮辱。

可是現在。

在親眼見到眼前這位姓蘇的劍修後,蘇嫣然才感到有些不對勁。

對方實在是太鎮定了,甚至從他那輕蔑的眼神來看,他完全沒有將在場的中州四閥放在眼裡。而以一位女性的敏感、細膩來觀察,她甚至發現青玉和蘇安然這兩個人的關係,更像是青玉在依賴蘇安然,而不是蘇安然在依賴著青玉——蘇嫣然不知道如何形容這種直覺,可當她發現這一點時,她甚至覺得有點荒謬。

一位妖盟三大聖之一的孫女,當代妖盟三位公主之一的天才術修,居然反而是依賴者那一方?

蘇嫣然甚至一度懷疑,這是不是就是俗世所說的真愛?

“我想問,你們當中這些人裡,有誰接觸了西門德勝給你們的東西。”蘇安然開口問道,“我是說,服用之類的接觸。”

“西門公子的確給了不少人一枚靈丹,說是能夠提升他們的實力。”蘇嫣然開口說道,“但是他也說了,這枚靈丹對通竅境四重的修士沒什麼效果,所以我們也就沒有拿。”

實力與境界,在玄界是兩個概念。

前者是代表修為的一部分,主要是一名修士自身的戰鬥力體現;而境界,則隻是單純的境界而已,並不能具體的衡量什麼——空有境界卻沒有對應的實力,這在玄界是屬於比較常見的一種現象,尤其是那些世家子弟出身的修士,大多如此。

“也就是說,在場的四位通竅境三重修士,都拿了?”蘇安然的目光,落在了其他人的身上,“那麼,服用了嗎?”

“你到底想問什麼?”蘇嫣然終於忍不住了。

作為仙女宮出身的人,曆來自然是習慣於被人奉承、吹捧,尤其是蘇嫣然從來就不覺得自己長得難看,要是長得難看的話,怕是這次天元試練也就沒自己的份了——仙女宮就是如此現實的地方,這個宗門對於那些在外行走的門下弟子的實力要求並不是特彆高,但是對於她們的相貌要求卻是相當的高。

這也是為什麼蘇嫣然並不是仙女宮當代弟子裡最強的那位,卻依舊能夠成為領頭人的原因——畢竟在當代弟子裡,她長得太好看了,而且禮儀課和交際課這兩門在仙女宮裡占據了相當重要位置的課程,她也是當代弟子裡唯一一位滿分出師的。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蘇安然說仙女宮都是一**際花,真的沒有冤枉她們。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當蘇嫣然被蘇安然再一再二的無視時,她也終於抑製不了自己的暴脾氣了:老娘長得這麼好看,完全不遜色於你身後那隻狐狸精,尤其是我還是人類!跟你身後那隻妖豔貨色不一樣,你居然都不用正眼看我一眼?你特麼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啊?

蘇安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蘇嫣然。

搞不懂這個女人怎麼就開始發脾氣了,不過反正他也不在意就是了:“那你們還真的應該感到高興。至少,你們現在還能活著,而不是成為某隻凶獸的儲備糧。”

“你什麼意思?”

“你們以為我為什麼要追殺西門異形?”蘇安然冷笑一聲,“就是為了阻止他跟你們這群被‘洞府’兩個字蒙蔽了雙眼的蠢貨有所接觸。不過很可惜,他能夠在黑夜環境暢通無阻,可我和青玉不行,所以速度沒他快,還是讓他和你們產生了接觸。”

說到這裡,蘇安然的嘴角輕揚,臉上的譏諷之色顯得格外的刺眼:“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們這群蠢貨全部都當真了,以為天上真的掉餡餅了。……如果西門異形真的發現了一個洞府,那麼為什麼要宣揚得大家都知道呢?隻跟你們分享這個秘密的話,那不是更符合世家子弟一貫的做派嗎?”

世家與宗門,都是貪婪的。

可如果要在兩者裡分出個高低的話,那麼世家的貪婪程度絕對遠在宗門之上。

但凡隻要還沒到絕路,世家門閥就絕對不會對自己的既得利益做出讓步,而且哪怕迫不得已需要讓步,他們也必然會尋求一個能夠從中獲得最大利益的路徑。畢竟世家不像宗門,宗門門主需要對宗門內的各方勢力都進行一定程度的妥協,以維持整個宗門的繁榮昌盛;而世家門閥隻有一個家主,他的唯一考量就是讓整個家族變得更加強盛。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