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增值(1 / 2)



推荐阅读:

蘇安然和青玉,最終還是沒有選擇安安心心的前往石壁山脈的中心區域。

放著西門異形——蘇安然給西門德勝起的新名字——不管,就算是蘇安然也知道這貨肯定會惹出大亂子來,而且還很有可能是一發不可收拾的那種。所以在沒有釀成大禍之前,能夠解決對這隻異形,蘇安然還是不會拒絕的——並不是什麼為了玄界之類的俠義思想,而是如果真讓西門異形惹出大亂子來……

蘇安然覺得青玉有句話說得很對。

整個玄界肯定都會把這個問題的根源歸結到他身上。

沒為什麼,就因為太一穀實在有太多前例了,所以都快成為整個玄界最好的背鍋俠了。

如果不是有這方麵的顧慮,就算西門異形把整個天元秘境裡的修士都發展成裂魂魔山蛛的儲備糧,蘇安然都不會在意。反正天塌下來,自然會有高個子頂著,就他現在不過通竅四重的修為,連在旁邊搖旗呐喊的資格都沒有。

隻是當蘇安然和青玉聯手追擊時,才發現西門異形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更加麻煩。

接連數天的追擊,雙方的距離並沒有因此而縮短。

西門異形在被寄生後,整個人的能力似乎都得到了某種強化,或者說提升——蘇安然猜測這可能是因為腦域某種限製功能被解除了,所以他開始變得不知疲憊和不知疼痛。這一點,在之前西門異形出手攔截青玉的萬劍飛葉,以及之後的佯攻實退,就都有過充分的體現。

當然,真正導致距離差距無法被快速拉近的原因,還是入夜之後的問題。

魂殤之地的晝夜情況,依舊相當的突兀。

明明上一秒還是豔陽天的情況,下一秒就很可能會直接進入深夜。

而一旦進入夜晚環境,蘇安然和青玉兩人的感知就會受到極大的限製,這一點哪怕是在靈梭裡也無法解決。而且基於這種情況,為了防止靈梭遭到妖物襲擊破壞,因此蘇安然和青玉兩人在夜晚環境下,根本就不敢繼續深入追擊,隻能被迫停留下來等候天色的轉變。

至於為什麼還被沒有西門異形甩掉,同樣也是因為蘇安然手中有一艘靈梭。

夜晚休息,白天的時候就乘坐靈梭進行追擊。

如此追追趕趕,儘管雙方的距離的確有所縮短,可終究很難在短時間內追上西門異形。而且,使用靈梭時對於靈石的消耗也是一個不小的問題,哪怕蘇安然事先已經準備了一些靈石,可如果全用在這方麵的話,也無法維持太久。

“我第一次見到有人可以跑得比靈梭還快,居然追都追不上的。”

入夜時分,蘇安然隻得停下靈梭,一臉晦氣的說著:“再這麼下去,靈石很快就會用完了。”

“他並沒有跑得比靈梭還快,隻是入夜的時候限製了我們的行動,可對他來說似乎並沒有任何限製,所以他擁有比我們更多的活動時間。”青玉搖了搖頭,“不過現在最慶幸的是,我們並沒有遇到暴風雪氣候,不然的話恐怕就會更麻煩了。”

“大概不會再出現暴風雪的氣候了。”

“為什麼?”青玉無法理解。

魂殤之地最大的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入夜後的神識感知壓製,這一點之前他在幻象神海的情況很像,這裡麵肯定是涉及到某位隕落強者的精神威壓。而考慮到紫幽道君是一名道基境的強者,也就僅比蜃妖大聖低了一個境界,所以魂殤之地殘留有紫幽道君的精神威壓的情況也並非不可能。

而第二個問題,則是來自於魂殤之地誰也無法預料的暴風雪氣候。

但是之前在洞府裡感受過裂魂魔山蛛的嘶吼聲後,蘇安然懷疑這兩者之間必然存在某種聯係。

根據蘇安然探聽到的說法,魂殤之地的暴風雪雖然是不定時出現,可實際上一般最長的間隔期是七天,最短則為三天。換句話說,就是每兩次暴風雪氣候的之間的間隔時間,為三到七天。

但是這一次,蘇安然回想了一下,他們追擊西門異形前後也差不多也有七天的時間了——今晚正好是第七天——可卻依舊沒有遇到暴風雪氣候,這種情況在以往是絕不可能出現的。

而如今與以往最大的區彆,則在於紫幽道君的洞府被發現,以及裂魂魔山蛛的封印被解除了。

如果說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的話,蘇安然第一個不相信。

“也……有可能。”聽了蘇安然的想法,青玉想了想,覺得也有幾分道理。

畢竟裂魂魔山蛛的尖嘯也是可以凍結神魂的,這一點和魂殤之地的暴風雪現象非常相似。

“我現在擔心的,反而不是追擊的問題。”蘇安然皺著眉頭,“西門異形所表現出來的智慧程度,已經不遜色於正常人了,如果他利用了自己的身份……”

聽到蘇安然的話,青玉的臉色陡然變得異常難看。

因為,她已經聯想到問題最嚴重的地方了。

……

西門異形……西門德勝,已經恢複了原本的樣子,並不是之前在蘇安然麵前顯露出來那副惡鬼模樣。

他輕輕的吹著口哨,哼著不知從哪來學來的曲調。

旋律悠揚,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是有一種微妙的哀傷感。

“沒事的,這裡是我們人類的地盤,那些妖族怎麼也不敢亂來的。”

一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走到西門德勝麵前,一邊將手中的辟穀丹遞給西門德勝,一邊開口說道:“先吃點東西吧,我想你應該很久沒有進食了。”

“謝謝。”西門德勝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確實……太久沒有進食了。”

把玩著手中那顆相當不起眼的淡黃色丹藥,西門德勝眼裡流露出相當好奇的神色。

辟穀丹,它在宿主的記憶裡的確有搜索到這東西。

當然,通過那些記憶,它也能夠回想起關於辟穀丹的很多東西,例如丹方、味道、效果等等。可是這一切對於它而言,全部都是彆人的經驗,它自己並沒有切身的體驗過,因此對於手上這顆辟穀丹,自然就抱有相當大的好奇心。

或者說,對於它從那個洞府逃脫出來後的一切,都保持著相當大的好奇心。

它實在太想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了。

“不吃嗎?”一個清冷的女聲在西門德勝身邊響起。

“沒。”西門德勝搖了搖頭,然後抬起頭望著這名年輕女子,“隻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覺得有些……感慨?”

“正義必將得到伸張!”這名女子沉聲說道,“就算青玉是九尾大聖的孫女那又怎麼樣,天元試練曆來就是刀劍無眼,她既然敢殺了刀劍宗的弟子和你們西門世家的弟子,那麼她也要做好被圍殺的心理準備。”

“但是,他身邊還有一個劍修。”西門德勝麵露難色,“他的實力相當不凡,我甚至懷疑對方很可能是四大劍修聖地出身。如果單獨隻有一個青玉的話,我還能夠與之周旋,就算無法擊殺對方,也不至於……如此狼狽。”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