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穿越架空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178. 這是異形吧?

178. 這是異形吧?(1 / 2)



推荐阅读:

萬劍飛葉是一個複合型的法術,單從發動速度來看,自然不比焰珠。但是若論及威力的話,那同樣也不是焰珠可比。

青玉在穿過洞府的時候早已做好術法的發動準備,就差將最後的真氣灌入而已。

畢竟,蘇安然之前跟她說的話,她又不是理解不了:蘇安然的意思就是,刀劍宗的弟子很可能在外麵埋伏,由身為修建的他率先出去應敵,給青玉提供一個安全期;而以蘇安然的實力,在穿過洞府出入口的幻障後,驟然遇襲也必然無法立即占據上風的,因此青玉的隨後出現,自然就是為了要幫蘇安然打開局麵。

在這種情況下,哪還有比“萬劍飛葉”更適合強行打開局麵的法術?

所以當真氣湧入青玉早已準備好的“法術模型”時,萬劍飛葉當即應激而發。

聽到青玉的一聲“小心”驚呼,同時也感受到法術力量的湧動,蘇安然當即也毫不猶豫的立即選擇抽身後撤,退回到青玉的麵前,將青玉護在自己身後。

現在在場的,也就三個人。

青玉、蘇安然、西門德勝。

青玉出生提醒,那麼需要小心的到底是誰,自然不言而喻。

蘇安然可不是那種傻乎乎的蠢貨,更何況他和西門德勝的關係,彆說是朋友了,連熟人都算不上,自然也就不會依舊停留在原地協助西門德勝擋下青玉的萬劍飛葉。

“哄——”

烈焰被瞬間點燃的聲音,清晰可聞。

燃木刀法。

西門世家所得意的武技之一,也是《如聞心經》所能夠產生增幅效果的標配之一。

在火焰點燃聲響起的瞬間,西門德勝僅僅隻是一個簡單的揮刀動作,可他的麵前就陡然綻放出數十道星火——那是西門德勝的刀尖與萬劍飛葉在碰撞時所產生的火花。

燃木刀法以其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而著稱,《如聞心經》隻能提升刀法的威力,卻並不能增快刀法的速度。西門德勝能夠讓燃木刀法快得令一般修士完全無法捕捉到他的出刀軌跡,這與西門德勝的多年苦功是分不開的——哪怕以蘇安然在經過唐詩韻和葉瑾萱兩人特訓的提升下,也僅僅隻能勉強捕捉到一點軌跡而已。

這個發現,讓蘇安然的內心有些驚詫。

因為他並非沒有看過西門德勝出手,可是前後不過三天的時間而已,此時再一看卻是發現西門德勝的刀術更加精湛了。

如果不是他之前的出手有所保留的話,那麼就是在紫幽道君的洞府裡,西門德勝也是有所收獲——看著地麵上橫躺著的八名刀劍宗弟子,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驚恐震驚之色,以及那幾乎可以說是支離破碎的屍體,蘇安然更傾向於後者。

“你們在乾什麼?”西門德勝揮刀擋下了萬劍飛葉的攻擊,臉上露出訝異之色,“青玉殿下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是西門德勝啊,可不是刀劍宗的弟子。”

“不……”青玉搖著頭,“你不是。”

蘇安然挑了挑眉頭。

他沒有轉過頭望著青玉,但是對於青玉,他也並非全然不了解。隻是此時,他卻是從青玉的聲音裡聞到了恐懼的味道,這一點讓蘇安然感到異常的驚訝。

這是,就算在幻象神海的時候,哪怕被敖薇逼上了絕路,青玉都沒有散發過的情緒。

蘇安然握緊了手中的屠夫。

“你在說什麼呢?青玉殿下。”西門德勝一臉的奇怪,“蘇道友,青玉殿下是不是在洞府裡受到什麼刺激了?”

蘇安然沒有立即做出回應,沉吟片刻後,他才說道:“我相信青玉的判斷。”

西門德勝的臉上,露出幾分錯愕,似乎顯得有些難以置信,也或許是顯得有幾分受傷的樣子。

蘇安然抿嘴不語。

青玉也同樣不再開口,但是站在她前麵的蘇安然卻能夠感受得到,青玉似乎依舊被他所無法理解的恐懼籠罩著,這讓蘇安然感到萬分不解。

而蘇安然和青玉不再開口,西門德勝露出受傷的表情,卻也讓場麵顯得有些僵持。

“嗬……嗬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氣氛顯得格外凝重的僵局,被西門德勝突然間響起的詭異笑聲打破了。

下一秒,西門德勝那還算正常人審美的麵容,頓時變得猙獰扭曲起來,披頭散發的模樣宛如魔怔。

但是最為驚悚的,卻是西門德勝的右眼,眼白部分突然全部變黑,就好像是在一盆水裡倒入了大量的墨水一樣,而原本黑色的眼瞳則是變成了鮮紅色。與此同時,他的軀體也同樣產生了蘇安然無法理解的變化,他的頸脖處浮現出血管的經脈網絡,但卻並不是青綠色或者鮮紅色,而是如墨般的深黑色。

這些黑色的血管,幾乎遍布了他大半個左邊身體,看起來滿是邪妄之氣。

“差一點點。”西門德勝在尖銳的笑聲之後,臉上露出些許遺憾之色,“就差一點點啊。”

聽到西門德勝的話,蘇安然沒來由的感到一陣陰寒。

“這是啥玩意啊!”蘇安然一臉的驚恐,“一個天元試練,特麼都完全刷新了我的三觀了。”

“他已經被……被裂魂魔山蛛的蟲卵寄生了。”青玉沉聲說道,她話語裡的恐懼感稍減,“裂魂,就是撕裂神魂的意思。裂魂魔山蛛的蟲卵一旦寄生到宿主的身上,就會鑽入神海撕裂宿主的神魂,通過吞噬被撕裂的神魂就能夠了解到宿主的記憶,並且掌握宿主的能力。”

“奪舍?!”蘇安然一驚。

“不,比鬼修的奪舍更加可怕。”青玉緊盯著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西門德勝,“鬼修的奪舍實際上也會對自身的神魂造成一定的損傷,哪怕生前神魂再怎麼強大,屍解成鬼修後最多也隻能奪舍三次,絕大多數甚至都隻能奪舍一次。……但是裂魂魔山蛛的蟲卵不同,它能夠通過吸收靈氣繼續分裂出蟲卵,然後繼續不斷的寄生。”

“在食物並不緊缺的情況下,裂魂魔山蛛就把這些被寄生的修士當成儲備糧,一旦需要大量的食物時,就會召喚這些被寄生的修士回到它的身邊,當成自己的下一頓美餐。”青玉的話語內容,讓蘇安然感到遍體生寒,“而且最恐怖的,就是這些蟲卵在擁有了宿主的記憶和能力後,不僅能夠融入各自的圈子裡,甚至還能夠繼續修煉下去。……在沒有真正的暴露前,誰也不知道有哪個修士被寄生了。”

仙俠版的異形!

蘇安然一想到剛才居然距離西門德勝那麼近,不由得就感到更加的驚恐了。

如果不是青玉突然出來並且給他提醒的話,恐怕他還真的會中了其中的門道,成為裂魂魔山蛛蟲卵的第二個寄生體。

“這種可怕的玩意,為什麼還沒有被消滅啊!”蘇安然實在不解。

“玄界裡早就沒有裂魂魔山蛛了。”青玉開口說道,“妖盟絕不可能允許裂魂魔山蛛幸存,甚至就連幽影氏族,一旦發現有人出現返祖現象,根本不需要向上稟報,就會被直接剿滅。”

青玉的心緒已經徹底平靜下來了。

在她的感知裡,之前那股完全揮之不去的死亡威脅已經徹底消散。

蘇安然並不清楚青玉之前的恐懼,是源自於驟然直麵死亡的威脅,還以為是被裂魂魔山蛛給驚嚇到。畢竟就青玉的描述來判斷,蘇安然覺得恐怕她也是因為從未見過這等“仙俠版異形”的存在,所以今日初次遭遇聯想起過去的種種傳說,因此才會如此恐慌不安。

畢竟不管這麼看,裂魂魔山蛛實在是屬於凶名在外的凶獸,其中還牽扯到了妖後一族的起源傳說。

“我隱藏得應該很好,你是怎麼發現我的?”西門德勝,或者說已經被寄生了的西門德勝,此刻有些好奇的問道。

聽到西門德勝的話,蘇安然不僅打了個寒顫。

凶獸,是毫無理智隻會遵從本能的生物。

或許有強大的實力和某些比較特殊的天賦能力,但是它們從來就不懂得思考,也不明白“戰術”是什麼意思。

可是這裂魂魔山蛛所產的蟲卵,一旦寄生到宿主身上後,卻是表現出一種截然不同的情況,如果不是西門德勝此時麵目猙獰,完全流露出不同於人類時的狀態,蘇安然真的無法想象這位西門世家的當代天才居然已經死了——被裂魂魔山蛛的蟲卵寄生感染,根本就不可能活。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